婆婆是另一个妈

王丽玮

2017年07月31日17:06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好朋友小芳去年结婚了,本来这是件好事,但我却常常听到她的抱怨,抱怨的对象,就是她的婆婆。

小芳今年29岁,父母是机关干部。大学毕业后,她回到了当地,也成为了一个机关工作人员。

因为长相漂亮,加之家庭条件、工作单位比较好,小芳挑人的眼光也比较高。

挑来挑去,到了28岁还没结婚,看到同龄人一个个结婚抱了娃,家里急了,小芳也开始急了,不知不觉中,她也降低了自己的择偶条件。

又一次相亲,亲戚给她介绍了一位年轻军官,相貌英俊,有婚房,父母也有稳定工作。没多久,俩人就举办了婚礼。

结婚之初,小芳对于婆媳关系也有所耳闻,所以她选择和丈夫刚结婚就搬出来单住。本着“少来往多送礼”的原则,她觉得处理好和婆婆的关系应该没问题。

然而没多久,小芳就发现自己错了。

小芳是家中独子,从小到大,父母就没让她下过厨房,所以小芳一直都不会做饭。结婚后,小两口常常往双方父母家跑,今天在这家吃,明天在那家吃。

每次去婆婆家吃饭,虽然婆婆也很热情,给她做各种爱吃的菜,但每次总有意无意表示要教小芳做饭。有一次,为了学个拍黄瓜,小芳还把手指给切了。

小芳觉得,婆婆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自己儿子,怕她不会做饭把她儿子饿着了。渐渐的,小芳也不常去公婆家了。

因为丈夫在部队服役,常常好几个月才回来一趟,大部分时间,小芳都是自己独住。

或许是觉得小芳太孤单,也或许是想念儿子,小芳的婆婆常三天两头往她家里跑。

一次,半夜十点多,小芳洗完澡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正追她爱看的一部电视剧,忽然听到厨房有动静,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透过卧室门缝,她看到那里有亮光。

因为老公不在家,她蹑手蹑脚摸出床头一把水果刀,猫着腰走了出去。

正在这时,里面的人走了出来。

“妈!”小芳的刀咣掉在了地上。

“啊,小芳啊,你还没睡啊。我想起来前两天给你送烙饼时,把提兜落这里了,里面有我的医保卡。这不明天看牙么,刚想起来。想着这么晚了就没叫你。”

婆婆有钥匙,每次来都不打招呼自行开门,虽然每次都是为了给她带些吃的用的,但小芳并不领情。

没过两年,小芳怀孕了,婆婆十分紧张,自告奋勇要给小芳做饭。

婆婆出身农村,后来成为一家国有企业的一线职工,家里条件一直不富裕,所以格外节省。

每次做饭,她都会把上一顿没吃完的菜汤倒进这顿饭里,混着吃掉。这让小芳十分无法忍受。要知道,小芳是个连平时吃米面都只吃有机粮的人,特别注重健康理念。

没多久,小芳借口娘家离要生产的医院近,回娘家住去了。自此,她也很少见过婆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孩子生下来刚满月没多久,小芳自己的妈妈却在一次晨练时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去世了。

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和一夜白头的父亲,小芳瞬间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孩子太小,在父亲地建议和婆婆地强烈恳求下,小芳住进了公婆家。

半夜里,孩子大哭,小芳困得眼都睁不开,婆婆从床上爬起来烧开水,和奶粉,哄孩子,直到东方出现鱼肚白。

产妇身体虚弱,一向节俭的婆婆却常常从退休金拿出一大部分钱给她买人参鲍鱼,平生第一次踏进那些卖营养品的商场柜台。

怕小芳刚失去母亲心情抑郁,婆婆常陪她唠嗑,讲儿子小时候的趣事,讲自己年轻时的经历,讲到情深处,还一把把小芳搂在怀里。

失去了妈妈的小芳,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母爱,她热泪盈眶。

直到这时,她才终于领悟到,其实,婆婆就是另一个妈。

等孩子大了一点,小芳也回单位上班了。虽然有时到婆婆家吃饭,婆婆照例是把剩菜汤倒进带一顿饭菜里,小芳却吃得格外香。

而那声“妈”,也叫得更亲了。

(责编:王丽玮、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