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浙江频道

砥砺奋进“浙”五年 触摸获得感(7)

青年越剧演员张琳:“文化体制改革”助我摘“梅花”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郭扬  2017年08月04日08:23

越剧《一钱太守》
越剧《一钱太守》
下一页

夏日炎炎,当记者走进绍兴小百花越剧团的排练室里时,十来位年轻演员已经挥汗如雨了,张琳就是其中的一位,即使是在40度的高温天,她的朗朗唱腔和翩翩身段也能让人找到一丝清净。

“80后”的张琳虽然年龄不大,但已经收获多项荣誉:2012年浙江省“新松计划”演员一等奖,2014年获得“青春领袖·十大浙江最美人”称号,就在今年5月,她更是凭借参评越剧《一钱太守》中刘宠一角,摘得中国戏剧最高奖项——梅花奖。

在她看来,盆满钵满的荣誉绝非手到擒来,更不只是仅仅靠她一人就能获得的,舞台上光鲜亮丽的背后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排练和剧团每一位演员和员工共同的努力。

“用自己的热情和汗水提高自己,来满足观众日渐提高的欣赏水平,在向前辈看齐,又立下超越前辈们的目标,并为之努力。”来自越剧之乡嵊州的水灵姑娘的张琳为了能真正走进一个角色,每天茶不思饭不想地读剧本,练身段,感受角色的腔调,甚至连睡觉的时候也会情不自禁地模仿起角色的笑容。

“传统的越剧角色相对比较好演,而我们自己排的新编剧难度就比较大。”张琳说,就拿之前《一钱太守》中刘宠一角来说,为了能将这位清廉太守的形象最写实地般到舞台上,她还去了图书馆,专门查阅刘宠太守在会稽任职时的事迹;为了能将刘太守的形象刻画的更加细致,她几乎每天都有自己加练。“每一次排练和演出后,我都会重新反思自己的表演。对我来说,每一次舞台上的实践都会产生对人物情感的新认识,反过来也就为下一次的表演提供了基础。”

今年是张琳从艺的第二十五个年头,无论是当时青涩的学徒,还是现在舞台上英姿飒爽的当红小生,她对自己的要求从来没有改变过。现在她自己也带徒弟了,每当小姑娘们围绕着她讨教成功诀窍时,她总会把对自己的要求告诉他们:“唱越剧可难可简单,用梅兰芳大师的话来说就是‘每段唱都能用心投入地练习一千遍的话,在舞台上上一定会得心应手。”

当然,名角也离不开好戏,戏为“一剧之本”,创作出精品剧目成了绍兴小百花越剧团近一段时间的发力点,《一钱太守》《鉴水吟》《屈原》等一系列既叫好又叫卖的“抢手戏”。

“新编剧具时代感,是新生代剧迷的‘刚需’,也是越剧能在这一百多个年头的发展历程中长盛不衰的原因之一。”绍兴市小百花越剧团团长陈锦高说,从反映清廉为官的《一钱太守》,到会稽太守马臻的治水故事,这些贴合当下大主题、大方向的新编剧不仅让越剧迷们眼前一亮,更让观众在观戏的过程中产生共鸣。

但是,创作剧本是大工程,需要耗费大量人力。“越剧不复是需要抢救的剧种,但政府扶持仍然是必不可少的。”在陈锦高看来,创作精品剧如果只是剧团单独发力,注定独木难支。

记者手记:观众的“挑剔”倒逼越剧发展

越剧诞生于浙江,繁盛于上海,流行于全国大部分地区,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剧种之一。在现代媒体竞争激烈和艺术表现形式不断推陈出新的年代,作为一支以地方方言演唱的戏曲形式,越剧如今不仅在“文化体制改革”的大潮里走出了一条基于传统又取材于今的发展道路。

去年,绍兴出台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实施意见,其中就提到了注重精品创作和强化剧本创作两大方面。在保障创作经费的基础上,支持国有戏曲艺术表演团每两年创排一台契合现实生活、富有时代特征的原创剧目;同时加大力度培养本土中青年编剧扶持力度,通过“送出去”“请进来”等办法培养绍兴本土编剧人才,孵化本土原创剧本。

到了今天,越剧更是融入了旅游和城市发展的布局中。2016年5月,由方亚芬、王滨梅、李敏等9位越剧名家联手打造的“越剧名家绍兴艺术工作室”也正式落户;今年1月,投资四十亿的越剧小镇在绍兴嵊州动工,届时,梅香园、越剧生态村、游客服务中心、早期越剧博物馆、越剧研习中心、越剧追梦小筑、苍岩明清风情街、丽湖越剧文创产业园等一系列设施将与大家见面。

“以前,一走进戏院,台下是一片白花花的,现在年轻人已经占了半壁江山了。”采访时,陈锦高曾跟记者说,最近几年,越剧受众已经越来越年轻化了,不少学生和白领工作者成了越剧院的常客。虽说,越剧观众的年轻化很是喜人,但这些新时代的戏迷们却比老一辈的越剧迷挑剔不少。新戏迷的挑剔正是对越剧逐渐挣脱“政府怀抱”,走向市场的一种倒逼,在倒逼剧团不断推陈出新的同时,也为新时期越剧的发展推波助澜。

【1】【2】【3】【4】【5】

(责编:张帆、吴楠)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