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开利们

姜琍敏

2017年08月11日09:17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感恩开利们

夏天真是太能折磨人了!刚刚淫雨如注,转眼又蒸云煮海、连旬酷暑。更兼那知了声声,无情地锯着人的神经!

不过,除了时而为那些个感觉上还不太可能有高效避暑方法的人摇头叹息一下外,我对这高温倒不太怵。原因无它,车里、家里、单位和大多数公共场所都有着变暑为秋的空调在呢。每天里再热你也有个盼头,有个喘口气、睡好觉的机会。而且我还照样保持日行万步的节奏,以让自己出点汗来保健。

苦就苦在那些至今连夜晚也无法享受空调之人了。如那些挥汗如雨、吃不下、睡不好却毫无喘息指望的民工和保洁员们,总得有人来关心一下吧?而那些据说为省电而坚持不开空调之人,我则要为之困惑:您省下的那点电费钱,买冷饮只会让你更热,吃西瓜顶多管用五分钟。不要说降温与健康甚至小命息息相关,便是受那片刻煎熬与烦躁,我也不愿意忍受半分钟放着空调不开的滋味!

有时我还会呼吁写作者要有真情实感。原因之一就是某种怀旧文章,常会感叹那家家外出纳凉甚至睡在露天的日子有多美好。我不怀疑他们情感的某种合理性,却无法认同其真实性。那样的日子在我印象中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即:“天下苦夏久矣”;那种境遇下,岂复有丁点诗情画意可言!室内如烤,人们不得不在门外、街巷上泼些冷水,靠着竹榻、躺椅苟延残喘,还要忍受蚊虫骚扰。至于孩童,冲完凉刚搽上的爽身粉,不一会就被汗水冲得一道一道。好容易夜深稍凉,呵欠连天地进屋睡觉,屋内却依旧烘烘如炉,汗濡席粘的滋味也不好受。我只好端几盆凉水放在床下,换取丁点心理安慰。或将湿毛巾搭在肩上,吞几粒仁丹让胸口生点凉意。

新婚那年,我咬牙花36元买了台比玩具稍大的三脚台扇来吹,夜来却老大歉疚,因为隔壁的父母犹在苦苦地摇着蒲扇——由是我从不喜欢夏日,盖因你冬天再冷,总可往身上加衣被。酷暑中你把皮扒了又能如何?

你想那科学昌盛之前,皇帝老儿也只能靠几个宫娥,在身后摇那两把并不值得羡慕的大扇子!

由是我更会感念威利斯·开利。“大庇天下苦夏之人俱欢颜”的空调,实在是人类最为伟大而至善的发明!开利的创举较任何其它发明尤其是军火发明之类强上百倍。它不仅不会害人,而且已活人无算。它不仅使人类摆脱某种绝望,还极大促进全世界的效率,甚至体现了一把人定胜天的可能。

如果我知道开利的墓地在哪里,我愿去献上一束全天下最美的鲜花!

(责编:张帆、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