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勇:阿里新零售欢迎更多朋友

季古

2017年08月14日13:47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9月17日是上海财经大学百年校庆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将以校友身份返校。这之前,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刚刚邀请他回老东家,与“盛斗士”们(盛大离职员工)叙叙旧。张勇说,共同的经历让大家重新聚在一起,这是最宝贵的,他正与阿里的5万名员工创造另一种共同经历,将阿里的市值带上4000亿美元,但与之同步发生的是与外界愈发密集的交互与摩擦。当有媒体记者问起,今天阿里该如何看待与外界的关系时,张勇表示:“阿里希望有更多朋友”。

平台不是自由贸易市场

阿里自从2014年秋天上市后,开始向越来越多的领域伸出触角。大,就意味着更高的责任要求。

6月份的阿里投资者日,张勇用英文向境外投资者这样解释阿里,即Amazon+Google+Facebook(数据层面的形象对标)。如今站在4000亿美元市值的高度,用马云的话说,好比珠峰爬到一半的人,他又该怎么向山脚下的人重新解释这家公司呢?

有媒体记者问张勇,阿里一直以平台示人,以前似乎对掌控、自营等字眼避而不谈,但阿里这两年对货的掌控更强了,盒马鲜生更是在白纸上画画,是对整条供应链的强管控。这是否意味着在今后新零售的探索中,这种掌控力会更强?

张勇表示,这恰好是他近期经常在内部讨论的一个核心问题,也是他思考最多的问题。英文不错的张勇用redefine(重新定义)这个词去设计平台,“平台不是自由贸易市场,需要商业规则”。别人谈起平台可能提及最多的是开放,但张勇很少提开放,他喜欢说包容与合作,认为新零售将会创造新的商业模式与就业机会。

制定各方的行为规范,让各方在互利下合作。曾经身处“十月围城”(2011年因修改平台招商规则引发部分淘宝商城卖家反击)风暴眼中的张勇现在对规则与标准的分量看得更重。这也是如今阿里设计业务走向的出发点。

两年来,张勇利用周末回上海喝茶的时间与侯毅(盒马创始人)设计了盒马的规则与标准,现在还有一些业务指标没有达到最初设想的要求,但已经激发了一批京沪白领的新购物热情。“盒马未来一定会走向一个平台。”如果仍站在原有平台理念的圈子中,盒马这种另类的商业形态很难诞生在阿里的业务矩阵里。

一位长期接近阿里的人士称,从外部看,张勇做阿里CEO两年来,整个公司产生了一些明显的转变,比如请以前在传统行业的人来开拓新领域,与国际大牌的合作不断增多,公司部门之间频繁的横向跨界沟通等。

CEO的压力与乐趣

张勇说自己10年前是从没想过会做CEO的,不管是在哪家公司。财经大学的学生找工作普遍比较务实,如果不走仕途或创业,CFO可能是学生们眼中最高的职业诉求了。但种种幸运降临到张勇头上,他接住了。

2007年8月29日,张勇以CFO身份在盛大出完当季财报后,与陈天桥告别,第二天一早赶到杭州入职阿里巴巴。当年习惯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节奏,似乎已经让他忘了什么是劳逸结合。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在杭州抓不到张勇沟通汇报,会等周末去上海找他。

“CEO不能只管战略方向,更多是带领手底下的团队去创新。”如今,已是阿里CEO的张勇这样诠释他对职位的理解。

琢磨盒马,是张勇的兴趣所在。他把这视为焦虑工作中的娱乐精神。眼下看盒马已经很成功,但这个样本仍面临至少两个隐患,一来,快速扩张带来的品控与服务标准问题,已经显露出一些苗头,盒马想基本覆盖上海市区就要开50家店,何况全国;二则,盒马是在白纸上画画,如果是向原有线下业务进行平移改造,结果会怎样?

至少银泰的新零售改造还没走完。张勇说,现在与银泰实现了会员数字化管理,但对商品的数字化还在尝试,暂时做不到单品管理。他觉得新零售的动作还不够快,技术与商业的结合还没理解深入。

同样面对新零售趋势,比阿里动作晚了两年的贝索斯干脆花钱买了一大片试验田。亚马逊137亿美元并购连锁超市WholeFoods尚未交割完成,它面对的首要问题反倒不是业务如何整合,而是怎样融合两家公司背后两种文化间的巨大差异,以及人员去留问题。张勇一手打造的阿里大文娱板块,几乎都是通过外部并购组建,也经历了类似的文化与人员的融合过程。

谈起怎样面对亚马逊等海外竞争对手,张勇表示,不必仰视,也不应矮化,东方文化自有一套因地制宜的方法。

(责编:郭扬、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