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龙桥

双溪

2017年09月07日09:14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会龙桥

早年,嘉兴桐乡东栅镇的市河双溪上除了西端的双溪桥外,还有东市的会龙桥。这两座石拱桥,都建于明代,它们像一双巨大的手臂,把小镇的上街下塘搂在了一起。东栅大街区区七百五十来米长,相距五六百米间建有两座气势恢宏的石桥,可以想象古代小镇的繁华。

会龙桥始建于明嘉靖甲辰(1544),比双溪桥晚建五六十年。“五龙水会双溪水,龙会桥成壮百川。闻有达官施宝带,便令驱石效神鞭。星攀牛斗吴中地,气吐虹霓海上天。题柱欲援司马笔,载书先泊米家船。”明代平湖人赵汉的《嘉兴会龙桥夜泊》,记述了会龙桥的兴建和壮观。

屠应竣(嘉靖丙戌进士)《会龙桥铭》记:“会龙桥乃万户张侯征材鸠工,经营伟构”;“张侯名淮,字达之,别号东汇,世居双溪里(东栅)”;“是役也费几千金”;“郭公(郭应堂,嘉靖嘉兴知府)名之曰会龙桥”。

范言在《会龙桥成赠张挥使》诗中赞道:“行人怀念德,歌颂满江隈。”470多年前,东栅人张淮的善举,才有了“碧蝀连天起,苍龙驾海回”的会龙桥。

那时,站在高高的会龙桥顶,如临水上仙阁。东眺会龙山漾,碧波白帆,似水墨丹青,风光无限。双溪(汉塘、魏塘)清流,似白涟直泻,像燕尾分叉,各奔前程。塘堤的两岸,十里桑园,伴水尽艳,如绿阴铺地。西街外的东塔,七层琼阁,直破青天,显隋唐风韵。

会龙桥既是双溪入城的第一桥,又是东栅“水会”的第一好看台。“水会”时,各式彩船鱼贯而过,船跃水腾,会龙桥与百姓同欢乐。更有“水会”中“钢叉船”上壮汉飞叉过桥顶的绝技表演,令人惊叹。

“菖浦泾上泊鸣桡,共酌菖浦酒兴豪。醉后回塘看竞渡,龙舟飞过会龙桥。”清代张燕昌《和鸳鸯湖棹歌》中描绘端午会龙桥头看龙舟的诗句,抒发了多少迁客骚人对会龙桥和桥畔风光的留恋。

挺拔古朴的会龙桥,几经战乱,损而重修,数百年的风风雨雨,陪伴小镇走进了我辈的童年。自小我等就深感镇上乡下的人们对会龙桥的热爱。只要你走上会龙桥,它给你呈现一道道秀美景色,让你久久回味。

三官小庙,在桥身东侧,依阶筑庙,别开生面地供奉“福禄寿”三神,一年四季香火不断,护佑行人一路走好。桥顶垂灯,旧时晚间,桥堍市闹,桥顶悬挂九连灯,与水面相映成趣,寓意水乡福星高照。古藤常青,桥栏两侧,青藤缠绕,迎风摇曳的叶蔓,装点石桥灵秀的倩姿。东栅人把它的果实叫做“蓬胖”,夏天采来可做清暑的凉粉。桥影泳场,桥拱倒影,别具风采,烈日下,虚实各半的圆孔间,伴随穿梭过往的船只,孩子们避阴游泳。初学者有同伴护驾,以游过桥孔间距为“毕业”。一时间,人跃水腾,欢声四起

会龙桥位于小镇闹市,桥堍商号栉比,人声嘈杂的茶馆是它风雨岁月的伙伴。每天清晨,桥南乡间的茶客,手提竹篮,穿过田埂,“啪哒啪哒”踏上桥阶时,沉默的石桥迎来了新一天第一双带着露水、黏着泥土腿脚的问候。

暮色中,会龙桥慢慢融进了朦胧的水乡画卷。一弯新月撒下的银辉,似纱似雾地笼罩着小镇。河面恬静清纯,两岸静影沉璧。桥堍东栅书场里传来了“叮咚叮咚”琵琶三弦伴奏的评弹唱词:“窈窕风流杜十娘……”幽婉的曲调,浓浓的吴音,与轻轻泛起的粼粼波光,一起飘向宁静的夜空。此刻,伫立桥头,会龙桥一定会挽留你一起沉入遐想……

为拓宽河道,1972年11月的一天,会龙桥送走了最后一位行人,“轰——”的一声巨响,拱顶方方正正的龙门石轰然倒下,相伴水乡几个世纪的古桥被拆除了。半年后,这里建起了一座双曲拱型水泥平桥。时在“文革”,“龙”被批判,桥名改称“东栅桥”。可是,东栅人依然固执地呼它会龙桥。

2012年夏,会龙桥被铁驳大船撞损拱梁。次年1月23日,此危桥被拆除。同日的本土报纸上作了专题报道,并称:“原址将建人行步道桥”;“绕行太远,人行步道桥正设计” ……

四年多过去了,那人行步道桥还没见影子。明代便民的会龙桥,成了老一辈东栅人过河绕道时声声叹息中的记忆。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