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过后的渴望(金台随感)

何申

2017年09月11日08:3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暑假即将过去那几天,我见不少中小学生反倒轻松——终于可以在家里歇歇了;家长则长出一口气——可以不那么紧张了;老师也眉头舒展——可以好好做顿饭吃了。

我好生奇怪,这是“暑假”本该给他们留下的感受吗?今夏甚热,好容易放假,他们不歇歇,去忙些什么呢?

答案是:忙着上各种各样的“课外班”(补习班、培训班、提高班、游学班等等)。我一老友的孙子上小学五年级,是《中国诗词大会》的发烧友,以“课外班”为题,当即为我作“诗”三首,其一:“学生少闲月,暑假我倍忙。报了五个班,穿梭各课堂”;其二:“家长少闲月,暑假汗流长,花费万八千,开车接送忙”;其三:“老师少闲月,暑假办班忙。苦了他一个,全家喜洋洋。”应该说这小孩很有才气,表达准确且简捷。我好好夸奖一番,他来了劲,说让他想想还能再作一首。

说来学生暑假参加课外班,本是很好的事。有的学生有爱好有专长,如女孩跳舞、弹琴,男孩画画、下棋等等,平时很难有空闲得到系统的辅导和练习,假期正是个好机会。相对于上课时的紧张,也是一种放松。然好事也别做过,如今的家长对孩子期望值太高,把假期当成负重加码的档期,数学要补,语文要提高,英语要上档次,几个课外班车轮大战,一口要吃个胖子。学生又不是机器人,岂有不累的道理。所以,暑假结束面对开学,他们反倒轻松了,起码在学校坐一个教室里听课,不用跑来跑去。

至于家长愿意为孩子成长多花费,本无可厚非,只是有时把自己搞得过于紧张,血压增高,也成笑谈。也是一老友,孙子十岁,暑假“课外班”从国内报到国外。付费不菲,参加去美国的“游学”班。有老师在,人丢不了。飞机安全否,老师管不了。自孙子上飞机后,孩子父母就通过网络或电话咨询,追踪这架班机:途中是否准时在哪国机场落地加油,又几点起飞,以确认行程安全无误,然后再给彻夜不眠守在电话旁的爷爷奶奶报平安。到美国后则几个小时通一次电话,确定人在哪里将去何处。老友跟我笑道:都赶上特务跟踪了。

要说暑假最不容易最受累的,还是老师。毋庸讳言,这些年来,依然有“老师要想富,若不收礼包,只有办班一条路”“要想收入翻几番,就得多办课外班”的调侃。尽管上面三令五申,也难以彻底禁绝此类事情。我听一教师说:再好的猎手,也有斗不过一两只聪明狐狸的时候。假期里,聪明的狐狸一定会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搞间房(租、借房子或以父母、朋友家为教室),把全班学生再分批分拨“补习”一遍。一人一千,架不住人多,六十人,六万到手,家长学生还得说谢谢啊。其实就是做卷子,他就花个复印钱。

不过,干这事也确实紧张。我听学生说老师不光发卷子,还要时时观察窗外,看有没有便衣暗访,并严格规定:不能穿校服背书包,不要三人以上同行。遇见生人打听,就说去公园看电影。如有人跟踪,就进市场钻小巷上厕所,总之是不能暴露办班地点。学生说,叫老师弄得我们有点像地下工作者……

暑假暑假,暑热放假。不光为避暑。暑假时正值大地一片翠绿万物茁壮生长。我想,此时放假的本意,是让学生们走出课堂,亲近大自然、接触社会,而不是将他们从学校课堂转进课外班的教室、人家、窄屋乃至车库、地下室。如果是那样,就没必要放假了,或直接在学校办课外班就是了。反正那些教室闲着也白闲着。

片刻间老友孙子又成诗一首:“学生盼闲月,暑假吾不忙。走进山水间,诗韵更悠长。”这是他的期盼,也是我们的期盼。

《 人民日报 》( 2017年09月11日 24 版)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