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村官何德兴:当初骂得最凶的村民,最后投了他的票

何晟、杨一凡

2017年09月14日08:47  来源:浙江在线
 
原标题:义乌村官何德兴: 当初骂得最凶的村民,最后投了他的票

1992年他已下海经商,物流生意搞得有声有色;自从1997年当上村干部,生意一点点黄了,原来的空心村却变成了集体总资产近8亿的富裕村;村里550户农户有490户都住上了新房,他的家却还是1986年造的老房子;在他的领导下,村子成了全国巾帼示范村、法治示范村,村党委被中组部授予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称号,他也收获了无数荣誉,但今年60岁的他却说,最大的愿望是站好最后一班岗,退下来后好好陪陪85岁的老母亲……

他是何德兴,义乌七一村党委书记。“惟吾德馨”,是他的微信名。

负债空心村20年蜕变

成了资产近8亿的富裕村

这些日子,何德兴基本都待在七一生态园里。

这个占地近500亩的农业生态园,始建于2001年。今年7月1日,投资600万元的二期刚刚开园,游客爆棚。走在生态园的游步道上,何德兴如数家珍地向我们介绍:一期主打农业科技,有机种植的瓜果蔬菜一直都是抢手货;二期是观光园,打造了120亩花海,还有2公里多的游览小火车线路;即将开建的三期,主题是文创和民宿……

最近何德兴之所以整天泡在园里,是在为国庆节开幕的大型灯会做准备。“灯会有两个主题,一个是用十组大型花灯宣传义乌的拨浪鼓精神;二是用我们的观光火车模拟义新欧班列,宣传‘一带一路’。”

集科研生产、生态休闲、游览观光于一体的生态园,已经成了七一村引客进村、引项目进村、引人才进村的聚宝盆。1997年何德兴开始当村干部时,村财务账上是负1.86万元,但去年七一村集体总资产达7.9亿元,村集体收入近500万元,村民人均收入4.8万元。

骂他骂得最凶的村民

改选时还是投了他的票

1992年,何德兴下海从商进入物流行业,从最初的义乌-襄樊线开始,最辉煌的时候,他的企业曾经运营着13条物流路线。

1997年,村里的老书记即将离任。当时义乌的许多村庄集体经济已经搞得有声有色,何德兴看到家乡还是一副破败的模样,身为一名党员的使命感涌上心头,不顾家人反对回村当起了村党支部副书记,并在次年当选村党支部书记。

当上村支书,何德兴干的第一件大事,是决定把村里延续了七八十年的马路菜场,改造成钢架大棚的农贸市场。原先在路边出租摊位、经营获利的村民骂声一片。好不容易做通工作,市场规划完成,又遇到了问题——没钱。

村集体资金近乎为零,市场怎么造?何德兴和村两委干部讨论后,决定把市场沿街的50间商铺拿来招投标选位,好位置价高者得。

第一批竞拍产生了260万元收益,又有不少人要求这笔款子全村平分。但何德兴抵制住了压力,坚持要“养鸡生蛋”,用这笔款子造起了市场。新市场从建成的那天起,就开始源源不断地“下蛋”。去年仅市场租金,村里就获得了近300万元的收益。今年,村里还要对市场进行提升,改建成二层的综合市场。

如滚雪球一般,村集体资产从少到多,从多到富,而何德兴自己的物流生意却因为无暇照顾逐渐萧条,最后的两条线路,也在2014年停办。

“总是有得有失吧,但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组织上给了我这么高的荣誉,尤其每次换届选举的时候,村民信任我,几乎都是全票当选,这是对我最大的回报。我还能再要求什么呢?”

何德兴坦言,多年干部当下来,在村里得罪了不少人。但他自己也奇怪,当初骂得最凶的人,最后还是投了他的票。“我也去问过他,他说如果其他人上来,村里的事可能弄不好,‘我意见是有,但心里是服气的’”。

答应让父母告别“赤膊屋”

至今仍未圆梦

亏了自己的生意,何德兴没有抱怨;但是对家人的亏欠,却无法让年已花甲的他释然。

过去,七一村里的房屋新旧穿插,参差不齐,多是一二层的砖木结构坡顶房,许多已年久失修。2001年起,村两委启动旧村改造,为了打消村民顾虑,何德兴带着村两委干部承诺:等全村90%以上村民都住上了新房,再安排村干部建新房。

何德兴的父母身体不好,一直住着两间“赤膊屋”,他们一直盼望着何德兴能让他们圆上住新房的梦。而2003年,第一批村民搬进别墅时,他的老父亲却住进了医院。

接到病危通知,何德兴赶到医院,医生说老人最多也就一个礼拜了。病床上,父亲含泪问他,家里新房怎么样了?何德兴强作笑颜:爸,房子分来了,位置很好,已经在装修了。您安心养病,回家住别墅。

五天后,父亲就去世了。“从此每年的清明和冬至,我妈一定要骂我:当初我知道你是在骗你爸,我没拆穿你。没想到你说接你爸住新房,最后把他接到了山上的公墓里。”

说起这段往事,何德兴依然忍不住落泪。可是等情绪稳定下来,他却说:“自己承诺过的,就必须做到。作为党的干部,要顾全大局,无法两头兼顾时,只能先顾大家。”

让我们由衷高兴的是,今年村里最后一批旧村改造工程即将动工,何德兴和村干部们,终于也能住上新房了。

最近,我除了忙着准备生态园的“十一”灯会,另一件大事就是为十九大提案做调研。已经跑了五个镇街、23个村庄,除了义乌,还去了兰溪、浦江。下一步,我还打算走出金华,多跑几个地区。

我是农民的代表,农村的问题始终是我最关注的。我最关心农村的三大问题,一是农村的基层组织建设,二是失地农民的养老保障,三是农村的文化建设。

在我们七一村,远程宣教活动是设在广场上的,不光1200名本村村民,6000多名外来务工人员也能来参加学习;村里早就组建了青年篮球队、腰鼓队、秧歌队和锣鼓班;老年合唱团从最初的20多人发展到如今的103人,经常外出比赛、演出,远近闻名。

2000年,村里曾经有9家麻将馆、7家网吧。也是这一年,村里建了电子阅览室,配了24台电脑,从此麻将馆和网吧一年比一年少,现在分别只剩下1家了。

我们农民口袋富了,但是脑袋还没有富。脑袋要富,就得靠文化建设。明年村里要主抓这一项,口号我都想好了,就叫“村民素质高一分,新农村建设快十分”。

何德兴:义乌城西街道七一村党委书记,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全国十大杰出村官,浙江省首届金牛奖获得者,党的十九大代表。

代表心声:我说不出太大的道理,但我深深认同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任振鹤同志总结的“三个一”,这是农村工作的真谛:“一头羊”——基层组织带头人要当好领头羊,领着群众撸袖干;“一把米”——发展好村集体经济,带着群众奔小康;“一份情”——党员干部要怀着对群众的深厚感情,富有激情地干事。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