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务监督新追求 再访诞生新中国首个村务监督委员会的后陈村

谭伟东、吴妙丽、李攀、徐晓恩

2017年09月18日08:17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村务监督新追求

后陈村小名气大。

金华市武义县城郊的这个村子,2004年诞生了新中国第一个村务监督委员会。2010年,这一制度创新被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从一项“治村之计”上升到国家法治层面的“治国之策”。

13年来,后陈创造了村干部“零违纪”、村民上访“零记录”、工程“零投诉”、不合规支出“零入账”的“四零”记录,成为村风和谐、村容洁美、村民富裕的“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

13年来,全国各地到后陈调研、参观、取经的络绎不绝。以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为核心的“后陈经验”在全国推广,深深地影响了中国农村基层民主自治的进程。

建立村务监督委员会,在当时还有争议。村监委运行一周年之际,习近平同志赴后陈实地考察调研,他高瞻远瞩地指出:“总的来讲,这项工作是积极的,有意义的,符合基层民主管理的大方向,符合当前村务改革的要求。”这一论断,为浙江农民的首创正了名,鼓了劲,明了方向。

在浙江工作期间,习近平同志对“后陈经验”多次作出重要批示,要求不断总结完善和推广。到中央工作后,他依然牵挂这个小村。

循着习近平总书记的足迹和目光,最近,本报记者蹲点后陈,探究后陈的发展变化,感受“后陈经验”的历久弥新。

一问后陈:

村监委是个得罪人的活,为啥还争着干?

从今年5月上任后陈新一届村监委主任起,陈玉球就清楚,“这活不好干。”

记者来到后陈那天,村监委正开每月例会,村文书陈金茂汇报着近期29笔开支,单笔金额最小的不到15元,村监委3个人一张张审验发票、收据。

“这张上有9个名字,怎么一人代签?”一张居家养老人员买米补贴清单被挑出了“刺”。“这张单子我们不能通过。”村监委不签字,意味着补贴无法报销入账。

此前,今年6月,有名村干部让家人给自己顶班,误工费照报,陈玉球接到反映,核实后当即把这事给否了。

“一触碰到具体利益,就要得罪人。”后陈首任村监委主任张舍南向记者掏心窝。13年来,村监委主任从未出现过连任。陈玉球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打破“纪录”。

不过,后陈村党支部书记陈忠武说,每一届村监委选举,村民们都踊跃参与,特别是村监委主任一职,还抢着干。

为啥?

“村监委选举是选自己的‘看门人’,我们不做谁来做?”村监委委员陈岳明告诉记者。

村级权力缺乏监督,后陈人吃过苦头,真是怕了。

本世纪初,后陈因被征地,村集体一下收入1900余万元征地款。这本是件好事,可因为村干部贪腐,村民上访不断,干群关系紧张。

2003年,时任白洋街道工办副主任的胡文法临危受命,到后陈兼任村支书,全村经过近一个月讨论,创造性地提出成立村民财务村务监督小组,作为“第三方”独立行使村务监督权。

在武义县委、白洋街道党委等多方合力推动下,监督小组升格为村监委。2004年6月18日,后陈挂上了新中国第一块村务监督委员会的牌子。机构的设立和制度的完善,保障村监委对村务全程监督。

效果立竿见影。村监委运行仅10天,后陈就增收节支30多万元。

2005年6月17日,习近平同志深入后陈进行调研,他的一席话一下子抓住了干部群众的心:“没有监督的权利,肯定会趋向腐败,这不是人的问题,而是制度的问题。这里,确实有不断完善农村基层组织监督机制的问题。”

习近平同志勉励后陈要继续深化和完善这一做法,为全省提供有益的经验。“当时听了这话,就像吃了定心丸。”张舍南说。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