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码头上的老宋:航运事业还有无限可能

2017年10月09日14:36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一辈子只干一件事

9月28日,记者第一次见宋海良时,他靠着窗边的圆桌坐着,手里一支烟,桌上一部手机。侧侧身子,他就能看到对面墙上的屏幕。

等他站起来,才发现他脚上是一双黑色的耐克鞋,穿着牛仔裤、条纹衫,62岁的他这身装扮,看上去还挺潮。

递给记者的名片上,写着嘉兴市华通建材有限公司总经理。但他手里还有一家航运公司,建设码头又用了另一家公司的名字。他的身份很多,但主要是做航运,基本上垄断了嘉兴一带的粉煤灰收购。

他的大半辈子,一直在跟船打交道。

上个世纪80年代初,他和兄弟从父亲手里继承过来的是一条11吨的木船。原本是手摇船,兄弟俩花了不多的钱装了一个发动机,“嘟嘟嘟”地从平湖塘出发,到余杭的瓶窑镇、德清的武康镇拉黄沙运到嘉兴。

当时嘉兴的预制板厂特别多,对黄沙的需求量比较大,他们基本上是4天就要去拉一趟。看好航运的前景,胆子比较大的宋海良又增加了一条29吨的木船,之后还花了3000元买了一条30吨的旧船,“修修也花了这个数,不过赚得还行,拉一船货能赚200元。”在那个年代,一个工人的月工资也就是三四十元,宋海良算是高收入人群了。

卖掉小船购入大船,拆掉老旧木船投资铁船,整个上世纪80年代,宋海良就捣鼓了这件事。一条60吨铁船,一条140吨铁船,他成了屈指可数的“船老大”。

“我开着140吨的货船去杭州拉货,那里的人都嫌弃我船大,不让我靠岸。我就改了航线,跑上海去了。”1992年上海设立浦东新区,宋海良一船船地把水泥运到上海,又从上海拉渣灰等到嘉兴,一个月要来回5趟,“我们运到上海的水泥主要是用来筑路,杨高路、浦三路……都是我们拉的水泥。”

木船、水泥船、挂桨机船、落舱机船……一直到现在的槽罐船,每一次的淘汰与更新,都是宋海良主动出击。

像槽罐船,当时政府部门还没有下发文件鼓励船户来使用,宋海良就把140吨的敞口船改装成了槽罐船。

“当时国家提出发展散装运输,正好嘉兴一家电厂买了一个压力容器,我们两家合作,就把这个压力容器装在了我的140吨的船上,用来运输粉煤灰、水泥等。那时是1996年吧,整个黄浦江上,就只有我这条船是槽罐船。”提起当年改革的勇气,宋海良还蛮自豪。

从2000年至2008年,宋海良基本上每年去船厂造一条槽罐船,一条槽罐船,政府就补助2万至3万元,这让宋海良劲头更足。

船的吨级也在不断升级。现在他的船队,1000吨的货船有3条,850吨的有一条,700吨的有两条,最小的是一条350吨的货船,明年准备淘汰掉。“不知道明年淘汰老旧船舶的补助政策有没有?今年很运气的,250吨的货船补助了不少钱。”宋海良说。

其实,从2000年开始,因市场竞争激烈,很多船户都已经“洗脚上岸”,改做其他的营生。曾经跟宋海良同一个生产队的同事、他的邻居、亲朋好友等,都不再做“船老大”,“看看我周边,坚持下来的只有我和我兄弟。”

对宋海良来讲,靠着早些年跑船的资本积累,他要换一个领域去闯闯也是有底气的,但是他专注地做航运这个营生。“有一个人曾经跟我说过,他说我应该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做,就专心做这一件事,够了。”宋海良听了,也照做了,结果收获不小。这个为他指点方向的高人,是浙江永利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永利。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