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的探索与实践 钱江奔涌向大洋

李杲、谢晔、陈佳莹、周松华、陈醉、李华

2017年10月09日08:30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钱江奔涌向大洋

跳出浙江 发展浙江

“跳出浙江发展浙江”,是浙江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浙江在高起点上实现更大发展的战略选择。

——习近平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市场经济“万类霜天竞自由”。如何看待本地企业远走他乡、墙外开花?这曾是摆在本世纪初浙江发展“十字路口”的一道考题。

“2003年前后,一些民营企业家面对资源瓶颈,选择到外省投资,当时省内有不同看法,甚至有所谓‘去浙江化’的批评,认为这是资本外流、企业外迁。”刘亭回忆,“当时,省内对于要不要‘走出去’,怎么‘走出去’,仍然思想不统一。”

面对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习近平敞开胸怀,登高望远,辩证剖析,拨云见日。

2002年12月2日,习近平在省经贸委调研时明确指出:

——现在有很多民营企业家到外省去,首先我们不能人为地限制他,而且他到外边去也未必是坏事,企业做大做强后都有个扩张的需求,无可厚非;

——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化的,不是说不让人家出去,要看在什么情况下出去,我们在国际上还要“走出去”,外省当然可以去,何况还有帮扶西部地区的政治任务。

同月,他在赴台州调研时就企业外迁再次指出:

——要高度重视企业外迁、资金外流的利弊。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生产要素的优化配置和跨区域流动,是一个必然的规律,无可厚非。但我们应着重从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改进自身工作方面查找原因,勿使出现因我投资环境不佳和工作没有做好而出现的企业外迁和资金外流。

此后,习近平又在多个场合指出:

——民营企业要扩张、要“走出去”,是市场经济规律使然,拦是拦不住的。对此,一方面要乐观其成,为我所用;另一方面要改善我们自身的环境,做到环境留人、政策留人、感情留人、事业留人,留不住也要设法提高“浙江人经济”与浙江经济的关联度;

——短期看,企业走出去,会造成一定程度的资金外流,长远看,企业走出去,是产业结构升级的需要。“腾笼”才能“换鸟”,壮大可以反哺,这更有利于我们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新兴服务业,提高本土经济整体素质和区域竞争力……

正是基于“只有‘跳出去’,才能天高地阔,获取更大发展空间,只有‘走出去’,才能任尔翱翔,激发更为持续的发展动力”的深刻洞察,习近平提出了“立足全局发展浙江,跳出浙江发展浙江”的著名论断,统一了全省开放发展新思想。

“2004年5月13日至23日,习书记率领浙江省党政代表赴四川、重庆、湖北学习考察,深入贯彻党中央关于实施西部大开发的重大战略决策,其间提出了‘跳出浙江发展浙江’的思想。”刘亭回忆。

在结束考察几个月后,2004年10月29日,习近平在全省对口支援和国内合作交流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要“立足全局发展浙江、跳出浙江发展浙江”。随后,在11月3日举行的省委十一届七次扩大会议上,习近平系统阐述了“跳出浙江发展浙江”的战略思想。

由此,“立足全局发展浙江,跳出浙江发展浙江”成为浙江新一轮高水平、全方位对内对外开放发展的中心思想,在向东接轨上海、借“海”出海的同时,向西参与中西部开发,向北参与振兴东北等老工业基地,大批浙商北上西进,“大鹏一日同风起”,在更为广阔的空间内实现更大发展,浙江开放发展呈现“东西双向开放”的崭新格局。

周谷平,浙大中国西部发展研究院院长、时任浙江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对习近平鼓励浙大积极参与西部大开发印象深刻。

2006年10月29日,浙大中国西部发展研究院成立,习近平亲自前往揭牌、奠基,他在致辞中指出:“共建中国西部发展研究院,是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促进东西部合作的重大举措”,勉励浙大中国西部发展研究院“要为西部发展多出成果,多出人才,多做贡献,努力建设成为浙江与西部合作的强大助推器、孵化器”。

在这一理念的感召带动下,西研院牵头整合浙大资源实施了多个东西合作项目,在2007年便开设西部MPA班,至今已培养700多人,2008年以来,陆续将稻田养鱼技术引入贵州、东桑西移至广西地区,更为浙大研发的先进技术带到西部牵线搭桥。

2004年5月16日,让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永生难忘。正率浙江省代表团在中西部考察的习近平,来到娃哈哈四川广元分公司。习近平当场肯定“娃哈哈在帮扶中走出了一条企业运作、市场导向、优势互补、互惠互利的路子”。宗庆后说,娃哈哈的企业实践完全证明了习书记“参与中西部开发,既发展了当地经济,又为浙江经济延伸了产业链,拓展了新空间,实现了浙江与中西部地区的双赢”的论断。从2002年开始,娃哈哈“西进北上”、靠近消费市场就地设厂的战略步伐越迈越大。娃哈哈在西部地区的年销售额从不到7亿元迅速上升到如今的逾百亿元,西部分公司达到21家。

(责编:张帆、吴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