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的探索与实践 钱江奔涌向大洋

李杲、谢晔、陈佳莹、周松华、陈醉、李华

2017年10月09日08:30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钱江奔涌向大洋

2006年5月9日,习近平出席“美国·中国浙江周”活动时在肯恩大学访问。周咏南 摄

接轨上海 借“海”出海

根据长江三角洲地区经济整合的发展趋势和杭州实际,我们要着眼于“主动接轨、全面融入、发挥优势、实现共赢”,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参与长江三角洲地区的经济合作与发展。

——习近平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在习近平首次调研嘉兴、杭州、湖州4个多月后,经过充分调研谋划,习近平“接轨上海,全面融入长三角”的战略谋划付诸行动。这是习近平着眼全国开放大局,深化浙江开放理念的第一个重大举措。

2003年3月21日,习近平率领浙江省党政代表团一行60余人驶向上海,开启了对上海、江苏的学习考察之旅,从此拉开两省一市“峰会”的序幕,长三角区域合作骤然升温。2003年因此被经济学界公认为“长三角元年”。

“在习书记到浙江之前,两省一市也有会晤机制,即2001年共同建立的‘沪苏浙经济合作与发展座谈会’制度,但仅由常务副省(市)长参加。习书记来浙江以后,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定期会晤机制才正式设立,自2005年延续至今,每年由各省市‘一把手’出席。”正如刘亭回忆,正是习近平提议,在现有基础上建立三省市党政主要领导定期会晤机制,长三角一体化由此提速。

嘉善,江浙沪两省一市交汇之地,是习近平眼中浙江接轨上海的“桥头堡”。

时任嘉善县县长何炳荣印象深刻。2004年2月,习近平首次调研嘉善,主题就是接轨上海、积极参与长三角合作交流。“习书记首次来嘉善就面向全省的接轨上海工作提出了‘五个抓’,即抓统筹规划、平台建设、项目合作、完善机制和优化环境。”何炳荣记得,尽管那次调研离省委作出“主动接轨上海,积极参与长三角地区合作与交流”重大决策仅一年,但那时全省接轨上海已全面开花。交通上,两省一市联合出台“11条连接长三角各大板块的轨道交通网建设规划”;旅游上,联合发表《长江三角洲旅游城市合作宣言》;工商管理方面,两省一市在投资准入、市场规范、信用信息等方面推进“一体化”;人才方面,联合发表《长三角人才开发一体化共同宣言》……

“习书记离开浙江后,依然很关心接轨上海的问题。”2008年,已到中央工作的习近平把嘉善确定为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的联系点,当年10月,已是嘉善县委书记的何炳荣曾赴北京中南海向习近平汇报联系点情况。“原本汇报只安排了半小时,最终习书记却和我们交流了两个多小时。”何炳荣记得,在讨论联系点开展活动的主题时,习近平指出嘉善应重视城乡一体化、交通一体化问题,尤其是如何接轨上海。“一个小县要和大上海对接,最重要也最有难度的就是规划设计问题,在随后的交通规划中,习书记更给予嘉善批示指导,为我们接轨上海指明了方向。”

敏锐的浙商观海听涛、迅速响应,引进上海项目,赶赴上海投资,一时风起。自2003年到2006年底,浙江在沪投资的全资或控股、注册资金50万元以上的企业3.5万家,注册资金达1000亿元;仅杭州市便从上海引进项目1042个,协议总金额325亿元。

当年“千军万马抢滩上海”的情景,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南存辉至今历历在目。“我记得省里接轨上海的号召提出来后,我马上组织董事会专题研究,很快就去上海、嘉兴等地寻求‘接轨’的机会。”南存辉回忆,“当时正泰在上海松江投资兴建输配电产业园,同时想在嘉兴一带搞个项目,作为对接大上海的‘桥头堡’,但一时解决不了用地问题。有一次,我当面向习书记提了出来。没过多久,工业用地的事情落实了。”这让他激动不已。

正是习近平的亲切关怀,正泰集团踏上接轨上海的第一块跳板,从此借“海”出海,逐渐成长为国际市场的弄潮儿。

南存辉清晰记得,2007年8月23日,习近平调任上海市委书记不久后,专门考察了正泰电气松江工业园。“当时我汇报说,几年前,省委和您提出让我们主动接轨大上海,融入长三角,那时我们还很难理解您的战略意图,哪有省委书记叫企业到外地去发展的。现在看起来,只有这样,才能把上海的、全国的、全球的优势资源整合进来,把浙江发展得更好。”

被习近平称为“敢为天下先、特别能创业”的浙商,向来有直取制高点的雄心。上海的制高点就是人才和科技,捷足者“早有蜻蜓立上头”。上世纪七十年代,德清的华莹电子便辗转向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攀高亲”,双方达成筹建科研生产联合体的合作意向,依托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的技术支撑,成功试制出合格的晶体材料,可谓“接轨上海”的先锋。这种“产学研”一体化模式正是习近平在浙江所大力倡导的。

2005年8月15日,习近平来到中电科技德清华莹电子有限公司调研。“就在习书记到访企业前两年,我们完成了与央企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的合作,将大企业和科研院所的科研资源、人才资源为我所用,补上了地方科技型企业的人才和科研成果短板,延续了‘产学研’结合的‘德清模式’。当时我也就此向习书记作了汇报,他对此很肯定。”时任中电科技德清华莹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怀烈告诉记者。

借助上海、北京、南京等发展前沿地区的科研和人才资源,华莹电子成功创建省级重点企业研究院、省级院士专家工作站、省级博士后工作站,主持参与了多项国家标准的制定,企业年销售额和利润不断攀升。去年,企业销售额实现两位数增长,利润则翻番。iPhone、华为、中兴等大牌手机中的关键基础材料——六英寸声表面波级黑化铌酸锂单晶片,华莹电子排在供应商前列。

隔着浅浅的杭州湾,东方明珠上海与东海明珠宁波遥遥相望,上海港与宁波港宛如长江经济带的一双“龙眼”。两座文化同根、人缘相亲的江南都会,两个处在长江经济带与“一带一路”T字型交汇口关键节点的大港,望穿秋水,天各一方。2008年,杭州湾跨海大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这座曾经震惊世界的当年全球最长跨海大桥,不啻浙江海洋经济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进程的一座里程碑。

“2003年至2008年间,习书记曾六次视察大桥工程,包括他到上海和中央工作后。可以说,对杭州湾跨海大桥,习书记充满了感情。”时任大桥建设总指挥、原宁波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勇动情地如数家珍:

2003年5月27日,习近平视察了杭州湾跨海大桥南岸桥址,指出“我们即将迎来大桥经济、大桥时代,开工建设杭州湾跨海大桥,对全省经济和社会发展举足轻重”;同年6月8日,他亲自出席了大桥工程奠基仪式;2006年7月12日和9月13日,他又两次视察杭州湾跨海大桥工程;2007年7月22日和2008年10月30日,先后已在上海和中央工作的习近平,又一再视察了杭州湾跨海大桥工程和通车情况。

尤其让王勇难以忘怀的是,2005年,工程遇到了资金困难,举步维艰。习近平不仅亲自过问,协调部门解决问题,还在同年4月的全省重点建设暨“五大百亿”工程工作会议上,专门就此发表重要讲话,“他明确表态,‘杭州湾跨海大桥是省委省政府确定的重中之重项目。社会经济效益有目共睹,是有战略眼光的项目,省委省政府积极支持杭州湾跨海大桥建设,希望民营企业各个股东积极配合支持大桥投资建设’。”

在习近平身体力行、持续关心下,2008年5月1日,总投资134.54亿元、全长36公里的杭州湾跨海大桥建成通车,将上海、宁波两城的陆上距离拉近了100余公里,形成了“2小时交通圈”。短短几年间,大桥南岸的宁波杭州湾新区精彩蝶变,在一片滩涂上崛起了拥有大众、吉利、方太等领军企业的先进制造业集聚区,承接着沪浙两地科技、人才资源的开放融合效应。

宁波舟山港与上海港,一个全球货物吞吐量第一的大港,一个全球集装箱吞吐量第一的大港,一桥飞架,直取对岸。各自依托港阔水深的黄金岸线、开放前沿的金融高地,优势互补,共同注资成立企业,从竞争走向竞合,联手担负起国家战略使命,携手掘金国际航运市场。与此同时,沪甬合作迅猛提速,“上海·宁波周”连续举办,签约大单迭创新高。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当下,一条意义非凡的黄金铁道——沪甬跨海铁路正在紧锣密鼓筹划上马。习近平10余年前明见万里的“大桥时代”开放发展壮美画卷,正在徐徐展开。

(责编:张帆、吴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