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的探索与实践 钱江奔涌向大洋

李杲、谢晔、陈佳莹、周松华、陈醉、李华

2017年10月09日08:30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钱江奔涌向大洋

2006年7月28日,习近平在丽水莲都区考察。周咏南 摄

经略海洋 港通天下

海洋经济是开放经济。自古以来,海洋就是开放的象征,人类的开放历程,就是人类利用海洋、征服海洋的历程。

——习近平

海洋资源是开放资源,经略海洋就是扩大开放。

2003年1月,习近平第一次到舟山调研时就深刻指出,“海洋是浙江的一大优势”,要求“做好海洋经济大文章”。他说:“大力发展海洋经济,有利于杭州扩大开放,积极参与长江三角洲地区经济合作与发展,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增强国际竞争力。”

2003年5月13日至16日,习近平又连续渡海登岛,赴舟山、宁波、台州集中考察调研海洋经济。他强调,我们一定要增强紧迫感和责任感,把加快海洋经济发展作为经济强省建设的重大举措抓紧抓实抓好。

3个月后,在全省海洋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进一步系统地阐述了发展海洋经济对扩大开放的重要意义,他指出:“海洋是长三角经济圈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长三角二省一市走向世界的共同通道。加快海洋经济发展,保护和开发海洋资源,不仅是实现长三角地区经济一体化的重要内容,也是长三角地区融入国际经济的重要途径。”

之后不久,省委出台了《关于建设海洋经济强省的若干意见》,浙江经略海洋宏图由此开启崭新一页。

时任舟山市委常委、秘书长钟达回忆,当时,舟山发展步履艰难,陆域小、资源少,经济发展困难重重。“可习书记第一次到舟山,就指出了舟山丰富的海洋资源,突出的战略地位和区位优势。”他回忆说,“习书记指出,舟山地处沿海南北航线与长江黄金水道的交汇要冲,是我国对外开放的海上门户之一,也是杭州接轨上海、参与长江三角洲地区经济合作与交流,发展开放型经济的一条重要‘蓝色通道’。”

2004年9月,习近平在舟山调研时进一步明确指示,“最重要的还是要把舟山放在国际上、放在全中国、放在浙江省这样的位置上去考虑。越这么考虑,舟山的地位越不可限量。”钟达回忆说,“习书记的这些发展思路让舟山干部群众耳目一新,备感振奋。”

舟山群岛孤悬海外,没有便捷的交通,黄金岸线只能待字闺中。1999年,舟山人民世代梦想的“大陆连岛”工程上马。可起初建设规模较小。钟达说:“当时,对于建不建后续工程,很多人有不同看法,认为投资百亿元,就解决几座海岛交通不便的问题,不太值得。”

习近平却洞察发展大势,深刻地指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是一个区域开放的基础,更是海洋经济与海岛发展的“牛鼻子”,发展海洋经济,首先要加强海洋基础设施建设。

早在2003年1月,习近平顶着凛冽寒风首赴舟山调研时就强调:“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工程,连岛大桥如果建起来了,对舟山的发展是一个根本性的推动,对全省的布局也会起到一个积极的调整作用。无论从长三角经济发展推动方面,还是我们生产力布局调整方面,都会有积极的变化。”

设施联通,后来成为习近平开放发展思想中“五通”的重要内容。

仅4个月后,习近平再次登岛调研,最让他牵挂的是跨海大桥。他专程到金塘岛,察看了跨海大桥的选址,听取汇报。他叮嘱舟山干部群众:“舟山是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的桥头堡,舟山连岛工程不能单纯从解决舟山交通不便的角度来看待,而是海岛与内陆的重要纽带,是宁波—舟山港一体化的重要纽带。”

习近平一一过问舟山连岛工程的建设情况,并明确安排了由省交投、舟山和宁波三方共同担当工程的投资主体,解决资金难题。

2004年9月,习近平三赴舟山、再问大桥,明确要求连岛工程快马加鞭,争取早日建成。

东海明珠一线串,千里“江陵”一日还。2009年12月26日,在习近平殷殷关切、朝督暮促下,历经十年建设,总投资超过130亿元,绵延近50公里的舟山大陆连岛工程全线通车,从舟山本岛启程,跨越里钓、富翅、册子、金塘四岛,于宁波镇海登陆,全程仅一小时。舟山从此正式融入国家高速路网。

凭借连江达海的区位优势、水深港阔的黄金岸线,舟山挥动长袖、登台起舞。2011年,全国首个以海洋经济为主题的国家级新区舟山群岛新区设立;2016年,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落地;今年4月1日,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舟山乃至浙江,开放发展水平再迈新台阶。

舟山金塘岛,一个现代化的大型集装箱集散枢纽——宁波舟山港大浦口码头雄踞杭州湾南岸、甬江入海口之间,离宁波北仑仅一箭之遥。今年1月至7月,集装箱吞吐量达65.98万标准箱,同比增长34.2%。去年签约的中澳现代产业园项目正如火如荼、大干快上。金塘岛,一个以国际集装箱中转、储运和增值服务为主,兼顾海洋装备制造、大宗商品中转储运加工的“国际物流岛”初展雄姿。

舟山衢山岛,一座超级码头——宁波舟山港鼠浪湖矿石中转码头,一艘艘超大型矿砂船频繁靠泊,来自全球各地的铁矿在此汇聚,而后搭载不同吨位的散货船,水水中转,深入长江经济带腹地。仅今年上半年,鼠浪湖矿石中转码头接靠40万吨级矿船11艘次,完成铁矿石吞吐量1334万吨,引领着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迈入“超级巨轮”时代。

谁又能想到这两块生机勃勃的创业热土,当年均是弹丸渔村?这是习近平独具慧眼、亲自选定的两块“宝地”。

往事历历在目。钟达清晰记得,2003年5月14日,习近平从嵊泗坐船回舟山本岛,在船上听取跨海大桥的汇报,第二天,习近平专程来到金塘调研,亲自察看金塘大桥选址,仔细听取了金塘大桥的两套选址方案汇报。当得知金塘岛弹丸之地竟有27公里深达15米以上的岸线后,习近平来到金塘大浦口岸段考察,叮嘱周围的干部:“这是一块宝地,是很好的天然良港,开发的前景广阔。”

无独有偶。2005年6月13日,习近平登上岱山衢山岛再次考察舟山深水岸线资源。他指出:“随着大小洋山和宁波舟山港建设的加快,六横岛、金塘岛、衢山岛作为尚未开发的宝地,资源优势日益显现,嵊泗、岱山的区位优势也日益凸现,舟山的发展前景不可限量。”

习近平深谋远虑的擘画,历届省委与甬舟人民谨记在心,一任接着一任干,一锤接着一锤敲。

2005年5月,金塘大浦口集装箱码头动工兴建,2010年7月,1号、2号深水泊位投入试生产。今天,大浦口码头运营的国际集装箱班轮航线已达13条。

2009年,衢山镇鼠浪湖岛上2000多名原住居民完成了整岛搬迁,随即开始“移山填海”的庞大港区建设工程,前后开山达580万立方米,填海面积达90万平方米。2013年宁波—舟山港衢山港区鼠浪湖矿石中转码头正式开工。今天,鼠浪湖矿石中转码头已成为全国最大的矿石中转码头。

2015年5月,一个舟山人民阔别已久的熟悉身影“千里来寻故地”,习近平总书记第十四次跨海登岛、重访舟山。当年“要把舟山放在国际上、放在全中国、放在浙江省这样的位置上去考虑”的开放发展宏图,正在舟山走下蓝图、化作实景。习近平总书记欣慰地说:“舟山这几年发展变化很大,现在的样子已完全认不出了。”

桥起大洋,港通天下。连岛工程告捷,另一盘习近平念兹在兹的开放发展“大棋”密集落子、全盘皆活。

港口,开放发展的门户,在习近平开放发展布局中举足轻重。

2002年12月,习近平首次调研宁波时指出:“如果说港口是宁波最大的资源,那么,开放应当是宁波最大的优势,只有把最大资源和最大优势这两个作用都发挥到极致,才能实现效益的最大化。”

2003年8月18日,在全省海洋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进一步指出:“要发挥杭州的区位优势和港口资源优势,大力发展‘大进大出’经济,在更高层次上实现两头在外,推动开放型经济再上新台阶。”

可彼时浙江,囿于体制束缚,沿海港口“各自为战”,低价争揽货源时有发生。宁波、舟山两港,虽处同一海域,使用同一航道,坐拥同一经济腹地,但港口的规划、建设、营运、管理却相互分割,岸线资源难以优化配置。2004年,宁波港年集装箱吞吐量仅400万标箱,在大陆港口也排不进前三,而舟山港年货物吞吐量也仅7200多万吨,居我国大陆第九位。

百川归海,有容乃大。习近平认为,发展海洋经济,必须遵循资源共享的开放属性,当务之急是“加快宁波—舟山港一体化进程,加快开发大港口、建设大通道、发展大物流,形成以宁波—舟山深水港为枢纽,温州、嘉兴、台州港为骨干,各类中小港口为基础的沿海港口体系和现代物流系统。”

2005年12月20日,在习近平果断决策下,宁波—舟山港管理委员会挂牌成立,他亲自前往揭牌。时任宁波港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李令红仍然记得习近平在揭牌仪式上的铿锵话语:“港口兴,则城市兴;港口兴,则经济兴。打破行政区划限制,整合宁波港和舟山港资源,实现宁波—舟山港一体化,是面向未来的必然趋势!”

2006年1月1日,“宁波—舟山港”名称正式启用,按照“统一规划、统一品牌、统一建设、统一管理”的原则继续深度整合,一个崭新的东方大港雄姿初露。

驰而不息,久久为功。习近平对两港一体化始终紧抓不放。2006年5月,他专程带着李令红在内的浙江代表团赴美考察全球著名的组合港——纽约—新泽西港,语重心长地嘱咐李令红,“宁波—舟山港有着优越的深水岸线条件,潜力很大,一定要加快推进一体化进程,建设世界一流港口。”

天造地设的黄金组合,两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2006年12月27日,宁波—舟山港挂牌仅一年,集装箱年吞吐量首次达到700万标准箱,习近平亲赴码头,按下了第700万标箱的起吊按钮。2008年11月,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年吞吐量首次突破1000万标准箱!李令红向已到中央工作的习近平写信报喜。习近平特地让秘书打电话祝贺,“希望宁波—舟山港继续做大做强,走在前列。”

习近平的殷切嘱托成为浙江港口发展奋斗的目标。2015年9月,省海港委设立,省海港集团成立,宁波舟山港集团有限公司隆重揭牌,两港真正实现了以资本为纽带的实质性一体化。2016年,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突破了9亿吨,连续8年居全球第一;集装箱吞吐量2156万标准箱,位列全球第四,成为衔接服务中西部广大腹地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战略支点。

(责编:张帆、吴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