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爽媚人

李昆华

2017年10月10日09:43  来源:扬子晚报
 

在白露与寒露的两“露”之间,亦即秋分前后的一个来月,正当仲秋时节,是整个秋季最为美好的时段。

这时段,炎蒸初退而霜雪未至,木叶虽老而未凋,芳菲渐稀而尤艳。比清明时节还要清明的大气里,更多了几分丰熟与安恬。一切既清爽又明媚,正是秋爽媚人。

犹记漫漫长夏尤其刚刚过去的三伏,炎曦与暑气交攻,高温同高湿合谋,人间有如蒸锅。镇日是洗不尽的桑拿,拭不尽的黏滞,逼得多少人躲进空调斗室而昼夜蛰伏。

终于捱过了处暑,捱过了白露,忽然一场西风、一场凉雨,似有庞然而隐形的清洁车一路洒扫而过……迨至放晴,世界仿佛一下子被擦亮了!那积攒了一夏的灰霾、尘垢连同闷浊之气,统统一扫而光!洒扫一新的还有人的心境。于是衣履不再累人,椅席不复炙手,四体泠然而觉清爽沁骨。这时再欣然步出户外,但见日朗气清,天高云淡,乾坤如同重塑。

若谓此前的大自然像一位久困溽暑、容饰不修的慵倦美人,如今却被秋爽一朝唤醒而重新打起精神,略一扮靓便尽显妩媚。苹果、石榴上的晕红,是她甜美的笑靥;那香逾春芳的丹桂的幽馨,是她散发的清芬;而烟光俱净的明山秀水,是她的青鬟翠黛、盈盈眼波。

还有田野里流金的稻穗,吐银的棉桃,乐开怀的棒子,笑弯眉的豆荚……都是她结实饱满的形影与气韵,传递着丰收的信息。

难怪古人有云:若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则秋宵价之昂贵,宜增十倍!

这样的时节岂可辜负?正宜抽暇远足,饱览山容水态;抑或出门会友,共话明月清风;又或还乡小住,欢叙亲情天伦。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