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的探索与实践:永远的征程

程为民、谭伟东、何苏鸣、丁谨之、金春华

2017年10月13日08:16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永远的征程

三个“基层”

党的执政之基、力量之源

执政重在基层、工作倾斜基层、关爱传给基层。

——习近平

“今天是什么日子?”

2004年12月26日,习近平专程到瑞安看望基层干部,调研基层党组织建设。在飞云镇,他拍着时任潘岱街道党工委书记陈连丰的肩膀发问。看陈连丰一时发愣,他又自问自答:“今天是毛泽东同志的诞辰。”

在随后召开的基层干部座谈会上,陈连丰懂得了这个问题背后的深意。习近平在会上说:我们共产党可以说是全世界最重视基层的党。当年,毛泽东同志领导秋收起义,在三湾进行部队改编时,首创“支部建在连上”。从那时起,我们党不仅确立了党指挥枪的重要原则,也奠定了基层组织建设的组织制度。

党的基层组织是党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习近平始终强调,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是一项长期的任务,必须“围绕主题、解决问题”。在浙江期间的下基层调研,习近平都尽量安排时间到农村、社区,与当地的党员干部交流,了解基层组织建设的情况。

2003年3月,浙江在全国率先部署农村基层组织“先锋工程”建设,力求通过5年努力,使全省1万个村党组织和500个乡镇党委,成为经济发展健康快速、“五好”“六好”成效明显、村镇管理科学规范、精神文明协调共进、农民群众拥护满意的基层党组织。

2005年12月,习近平来到绍兴县由4个行政村搬迁聚居而成的新农村社区——新未庄社区考察。

“党支部威信高吗?党员们能起好表率作用吗?”在老党员周星福家,听说因为历史积留问题,社区党群、干群关系一度紧张,习近平频频发问。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周星福竖起了大拇指,“现在我们有了好班子,党员事事带头,大家越来越有奔头了。”习近平十分高兴。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口碑。”在参观社区党员活动室时,习近平叮嘱社区干部,“一定要继续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让村民的生活越过越好。”现任新未庄社区党委书记的薛忠兴,当时是文书,他把习近平这番话牢牢记在了心里。10年之后,全国农村基层党建工作座谈会在浙江召开,新未庄社区作为一个现场考察点,接受来自全国各地基层党建工作者的检阅。

浙江是改革开放先发地区,也是先富起来的地区,2004年,浙江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已连续第19年位列全国省区第一。长期在基层走访调研的习近平,却敏锐关注到基层党组织阵地建设的短板。

“公章别在裤腰带,开会开在支书家,这怎么行?”在一次调研结束后,习近平将省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召集在一起,“村级党组织没有固定活动场所,会严重影响基层执政能力建设,必须把这个问题解决好!”

时任浙江省委组织部组织处处长杨立平说,在习近平亲自关心下,一场关于村级党组织活动场所的摸底式排查就此展开。而调查结果令人震动:在浙江这样的“富省”,竟然有8040个村党组织或多或少存在“无处办公”的问题,比例接近四分之一。

浙江迅速行动,立整立改。2005年6月,省委出台《关于认真解决集体经济薄弱村村级组织办公场所问题的意见》,力争在2006年年底前使全省所有没有办公场所的村级组织基本上都有约100平方米的办公场所。不到一年时间,各级各部门先后投入资金14.3亿元,实现了全省3万多个行政村村级党组织活动场所的全覆盖。

武义县俞源乡新九龙山村是个下山脱贫村,也是个典型的“无处办公”的行政村。武义县将其列入首批经济薄弱村村级办公场所建设计划,通过省里补助一点、县里帮助一点、部门捐助一点、乡里解决一点、村里筹集一点的办法,建起一幢3层6间的办公楼。

“新楼一开工,党员干部争先恐后地参加义务劳动,挑砂、抬石头,一天天看着办公楼建起来。”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田华平至今记忆犹新,办公楼投入使用那天,村里放起了鞭炮,男女老幼都赶来看,一些老党员摩挲着党员活动室里崭新的桌椅,脸上笑开了花。这之后,办公楼派上了大用场,不但村党支部活动正常了,村民议事、学习也有了地方,“党员电教室”更是常年对村民开放。

“村办公场所的建成,圆了我们的梦!”2005年11月8日,田华平代表全村党员,满怀感激之心给习近平写信报喜,“第三批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即将开始,我们可以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场所里进行了。”

2006年,这项诞生于浙江的经验推向全国,党的旗帜在基层阵地高高飘扬。

迅猛发展的非公有制经济,是浙江的特色和优势,也给浙江带来了一系列“成长的烦恼”,党的建设同样面临很多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对此,习近平展示了高度的政治自觉和深邃思考:“只要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的新领域都要建立党的组织、推动新领域党建工作。”

2002年12月23日,习近平在温州考察调研,对当地在非公有制企业、新社团组织等新领域党建工作的探索和创新作出肯定。他说,今后要进一步完善新领域党组织的工作制度,更好地发挥制度的作用,不断扩大党的工作覆盖面。

2003年2月,他来到绍兴诸暨的海亮集团,生产车间流水线上“党员先锋岗”的铭牌引起了他的兴趣。他详细了解公司的党建情况,叮嘱公司党委书记冯亚丽:“要充分发挥党员职工的先锋模范作用,争创一流。”

“把支部建到流水线上!”“不留死角,不留盲区!”截至2007年6月底,浙江24080家从业人员在50名以上,且年营业收入500万元以上和从业人员在100名以上的规模企业,已建党组织的达23986家,占99.6%,基本实现规模以上非公企业党组织全覆盖的目标,得到中央充分肯定。

2012年3月,在全国非公有制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再次指出:“非公有制企业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力量。非公有制企业的数量和作用决定了非公有制企业党建工作在整个党建工作中越来越重要,必须以更大的工作力度扎扎实实抓好。”

“这一重要讲话,集团全体党员进行了学习,进一步给了我们巨大的鼓舞和动力。”冯亚丽说,从1989年成立的小企业到如今拥有上万员工的企业集团,海亮的发展离不开党建,“我们的目标,就是打造党建名企,铸就百年海亮。”

“我们党一贯最重视基层建设,这个传统任何时候都不能丢弃,基层建设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基层基础作用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习近平高度重视基层组织建设,他曾多次指出,“乡镇一级是我们最基层的政权,真正有远见、有眼光的领导,应该把精兵强将放在乡镇,守土一方。”

换届是不是大换血?年过50岁的“老乡镇”是不是该把“舞台”让给年轻人?

2006年8月,正是浙江乡镇大规模换届之时,习近平来到仙居县白塔镇,面对面与该镇及邻近部分乡镇、街道的干部作了交流。

“同志们好!”28日下午3时左右,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习近平微笑着向乡镇干部招手问候。见大家都站起身来,他边示意大家坐下边说:“咱们坐近些,别拘束,敞开谈。”

“习书记满脸笑容,大家紧挨着他围坐一圈。”时任上张乡党委书记陈尧虎回忆,座谈会的气氛非常活跃,大家结合基层实践,纷纷提建议、说想法、抛问题,“习书记边听边记,对我们的发言非常重视。”

对基层干部普遍存在的疑问,习近平在讲话中给出了答案。“要注意领导班子年龄结构层次,不是说到了乡镇一级就越年轻越好了,要讲老中青结合,不要搞一刀切。”

为了帮助大家理解,习近平打了一个比喻。他把乡镇比作“阵地”,“基层干部不能光在这里学习学习,‘付学费’,不能让阵地‘失守’。处理群体性突发事件、抗台防洪等突发性问题,特别需要经验,如果一茬把人都换走了,下回台风来了,还得重新‘付学费’。”

“习书记的话说到了我们心坎上,没想到省委书记这么了解基层情况。”陈尧虎告诉记者,此后的乡镇换届中,仙居一直坚持老中青结合的干部结构。去年换届中,又有4名50岁以上的干部出任乡镇(街道)“一把手”。

在习近平的倡导下,浙江各级对长期在艰苦地方工作的干部高看一眼,也千方百计创造机会让干部深入基层、深入实际、深入群众,在改革发展的主战场、维护稳定的第一线、服务群众的最前沿砥砺品质、提高本领。

2003年初,浙江创新推出科技特派员制度。第二年,又推出农村指导员制度,从各级机关挑选一批高素质的党员干部,为每个行政村派驻一位农村工作指导员,切实担当起农村政策宣传、民情民意调研、矛盾纠纷调解、富民强村服务、民主制度监督和组织建设督导的职责。这两项制度,浙江一直坚持至今。

2005年6月,浙江省委出台《关于认真落实“三真”要求,切实加强基层干部队伍建设的意见》。这份文件,是习近平倡导制定的,提出了切实加强对基层干部的培养锻炼、加大对优秀基层干部的选拔力度等十条措施,每一条都言之有物,每一条都解决问题。

“我也是个老基层。我对基层工作非常牵挂。”习近平对基层干部一直有着深厚的感情,他经常对各地领导干部说,“要注意保护和调动基层干部的积极性;要深入了解广大基层干部的所思、所想、所盼,对他们的工作要多理解、多支持,对他们的生活要多关心、多帮助。特别是他们在工作中遇到困难和问题时,不要一味责怪,要多鼓劲打气,要加强指导,与他们一起分析原因,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白塔镇开完座谈会的第二天,习近平又搭乘海警船近两个小时,来到台州椒江区大陈岛。工作调研之余,他还专门了解基层干部的工作条件、生活保障等情况。听说岛上正在翻修办公楼,他一定要去看一下。

站在办公楼的脚手架前,习近平问时任大陈岛开发建设管委会主任、大陈镇党委书记孙尚权,“办公室条件怎么样?几个人一间?够不够用?”听说岛上办公条件有了一定改善,但干部宿舍条件仍旧很艰苦,他特意叮嘱,“要加快宿舍改造,今后如果碰到困难,尽管找我。”

对基层的重视,对基层干部的关爱,让浙江的干部队伍焕发勃勃生机。

“习书记任上,一大批优秀的干部充实到基层,夯实了基层基础;也有一大批干部从基层走上了各级领导岗位,极大激发了全省党员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时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胡坚说。

(责编:张丽玮、戴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