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举办三届戏剧节,从休闲度假的江南水乡到拥有十个剧场的文化小镇

乌镇已入戏

王珏

2015年10月27日21:2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乌镇随处可见戏剧节元素。
  程晓娴摄

戏剧节期间,巷间表演吸引不少游人。
  北泾 摄(人民视觉)

2015年10月,位于浙江省嘉兴市的桐乡乌镇再一次受到国内外关注。第三届乌镇戏剧节在这里上演。不久后,这里还将迎来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11月开幕的木心美术馆以及明年将举办的首届当代艺术展。从2013年办起戏剧节后,这个江南小镇有了不一样的气质。

10天里,来自12个国家和地区的20台剧目上演,中国与世界、传统与现代,在这里相遇相融

乌镇戏剧节发起人、戏剧导演孟京辉最近忙坏了。除了自己导演的话剧《两只狗的生活意见》连演8场外,他还是本届戏剧节的艺术总监。今年乌镇戏剧节首次采用轮流艺术总监制。作为今明两年的艺术总监,孟京辉不仅要负责为国际特邀单元选戏,还需把握整体的艺术品质,操心具体呈现的细节和效果。“开幕选取了西方和中方话剧《物理学家》《飞向天空的人》作为双开幕,中段有时长7.5小时的话剧《尼伯龙根的指环》,最后是青年竞演决赛和闭幕话剧《惊奇山谷》。”孟京辉说,“整个戏剧节波澜起伏,本身就像一出戏剧”。

从10月15日到24日,在第三届乌镇戏剧节举办的10天时间里,来自世界各国的8大国家级名团,法国、德国、巴西等12个国家和地区的20台剧目共73场演出在乌镇西栅景区的10个剧场上演。

除此之外,数百场嘉年华在西栅景区举行。广场前、桥头边、街道里、屋檐下,任何一个空间都被演员们利用起来。游客们走着走着便能和艺术不期而遇,甚至被邀请加入互动,成为演出的一部分。

一个圆圈、一盏灯、一个吻,能创作一台什么戏?今年的青年竞演单元以这三件道具为命题作文,入选的12组轮流展演,获胜者能够得到20万元奖励,还有机会获得往返国际戏剧节的机票。戏剧节发起人、演员黄磊带着郭涛、徐峥等演员观看了每一场表演。黄磊说,乌镇戏剧节一直致力于鼓励青年人的戏剧创作,希望为年轻人搭建平台。

此外,国内外戏剧人参与的“小镇对话”也吸引了众多观众。在今年新增的“戏剧小课堂”,来自日本的铃木忠志、德国的奥斯特玛雅等国际一流大师还给学员们封闭教课。

“国际特邀”“青年竞演”“古镇嘉年华”“小镇对话”……丰富多彩的内容和形式,让古老的乌镇充满了文化气息。据不完全统计,在戏剧节开始后的那个周末,每天有近3万人进入近3.4平方公里的西栅景区,人们在这里看戏喝酒、聊天畅谈。

3年来,新建扩建了10家剧院,当地人对戏剧流派都能说出一二,乌镇文化底气足了

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陈瑜对密集的游客已经习以为常。“平时人就这么多,只是现在人群构成发生了变化,戏剧节吸引了更多的文化人。”一口吴侬软语、有着多年旅游管理经验的她,目前兼任乌镇戏剧节总执行和北京古北水镇旅游有限公司执行总裁。

1999年,乌镇启动保护开发东栅工程。2001年,东栅景区正式对外开放,以其原汁原味的水乡风貌吸引了八方来客。2003年,乌镇二期工程西栅景区启动。区别于东栅景区还保留了一定数量当地居民的做法,西栅景区采取封闭管理,以人工水系隔离成独立空间,完全企业化运营。“东栅和西栅在开业当年都实现了盈利,游客数量也不断增加,今年预计达到近千万。”陈瑜说。

乌镇探索的不少经验,如修旧如故、管线地埋、地方传统文化挖掘、控制过度商业化等,成为全国古镇保护开发成功运作的典范,被誉为乌镇模式。但在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陈向宏看来,乌镇还是缺点东西,“‘景’和‘境’是不同的,乌镇有很好的‘景’,但有文化才有‘境’。”

从休闲度假的旅游乌镇到文化乌镇,转折发生在2013年。那一年,第一届乌镇戏剧节举办。

首届戏剧节,光新建改造的剧院就有6个,整体花费达5亿元。并不是没有质疑。当年陈向宏面对质疑说了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城里人可以看戏,乡下人为什么不可以?

3年来,戏剧节又扩建了4个剧院。不仅运作机制更常态化、节庆氛围更为专业,而且也正改变着当地人的生活。当地老百姓从不知道什么是戏剧,到逐渐接受并熟悉各种艺术形式。在西栅景区开车的王师傅在景区工作,一年有六七万元的收入,戏剧节期间每个员工有一张福利票,“每年戏剧节我都会带着家人看看戏。”王师傅说。在陈向宏看来,戏剧节最明显的变化,是给当地带来的文化自信。“办过戏剧节的乌镇有不一样的气质,再加上如今戏剧节在国际上有了一定影响力,我希望让乌镇的人们为它骄傲。”

西方戏剧和中国小镇,西方先锋潮流和中国传统文化,两者的反差是孟京辉所看重的。“希望在戏剧节呈现一种张力,这种张力可以让我们思索生存状态,感受戏剧带来的想象力和给予的生活能量。”

不仅如此,戏剧节也培育了当地创作、策划、宣传等方面的人才。做旅游管理的成为戏剧节的项目管理、做酒店配给的负责舞台的搭台装台,乌镇戏剧节的团队如今已能独立完成项目落地、与剧组的对接,越来越多像陈瑜这样的当地人成为业界的人才,与国际接轨。

黄磊说,艺术可以起到普及教育的作用,希望用戏剧影响更多的人,这也是他们做戏剧节的初衷。

戏剧节、互联网大会、当代艺术展……古老乌镇正在注入更多的新文化元素

拥挤的人群、繁忙的办节流程中,陈向宏悠闲地倒上一杯茶。这个乌镇戏剧节发起人将自己隐于人后。“戏剧节举办3年了,运转进入了轨道,我可以比较超脱。”

事实上,除了戏剧节,“文化乌镇”还推出了青年艺术家驻地以及乌镇戏剧孵化基地项目,加大对青年艺术家的扶植力度和投入。2015年,“文化乌镇”首部投资话剧《大先生》将进行全国公演。

“乌镇在做‘小镇+’”,陈向宏说:“小镇加戏剧,有了戏剧节;小镇加互联网,有了互联网大会;小镇加当代艺术,有了当代艺术展。”

在城镇化发展中,如何发展新型城镇?陈向宏分享了自己的经验:一是要注重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二是要注重加入新文化元素,在开发商业和发展文化中找到平衡,敢于创新和尝试。“古镇的修复不仅是挂个红灯笼,不能符号化,而是修一个旧壳,装新的东西。”

“要抢占新一轮小镇文化发展的高地,文化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能够提升地域的品牌。”陈向宏说,现在很多年轻人不再冲着一个景点去旅游,而是希望感受当地的自然风貌、文化和风土人情,“要把文化的独特性提供给游客。”

因此,陈向宏并不急着给公司旗下的旅游项目做规划。古北水镇自去年开业以来,今年的游客已近百万,10月底还将迎来铃木忠志的戏剧《酒神俄狄浦斯》。但陈向宏并不想在古北水镇照搬“乌镇模式”。不克隆复制、不千篇一律,是他始终坚持的。

在国际上,去小镇看戏是一种潮流。完善的硬件条件加上文化内涵的注入,乌镇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人们对小镇的想象。

陈向宏说,70多年前,离乌镇5公里以外的南浔设有专门的剧场,那个时候,江南小镇的文化就已可以和大城市接轨。而现在,到了文化繁荣的关键点。陈向宏记得,同样身为乌镇人的文学家木心在世的时候,曾经跟他说,要重视文化,那是对生命的兴趣、对生活的兴趣、对人的兴趣。

“如果木心从小接触不到这些东西,说不定就没有木心了。我希望今后,镇上的年轻人可以在美术馆看世界级的作品,在戏剧节看国际性的戏剧,说不定能出现第二个木心、茅盾。”陈向宏说。

《 人民日报 》( 2015年10月27日 12 版)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