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隐秘地图之:三江渔村东江嘴

袁长渭

2017年11月10日10:05  来源:杭州网
 
原标题:杭州隐秘地图之:三江渔村东江嘴

据袁浦龙池张道先生的《定乡小识》记载,袁浦原来有一条沿江浦,起始位置大概就在现在的东江嘴村和外张村北塘交界处,终点在新浦沿和白鸟的龙潭位置,与现在杭州西湖区政府主张建造的沿江大道位置几乎一致,功能也基本一致。沿江浦在北塘有一个闸,名字叫“东江牐”,牐和闸是同一种意思,发音也相同。沿江浦边居住的百姓人口最多的为袁姓人氏,所以这条浦也叫袁家浦。后来,西边河道加长,连接到白鸟,也就是新开了一段河,所以叫新浦。

沿江浦东江牐边,年长日久,有大片沙地涨成,形成了大片沙渚,当时,还未连成一片,沙地之间还有缺口,像嘴巴一样,所以,此处也叫东江嘴,也就是东江嘴名称的来历。沙地涨起来以后,就有大量的对岸萧山移民来此种田捕鱼,在东江嘴居住了下来,主要的职业是种植水稻、棉麻,捕鱼等等,近几十年全东江嘴村的主产业以挖江沙为主,也有部分百姓以在江面上打野鸭为生。

老一辈东江嘴人全部讲清一色的萧山话,普通话的“嘴”,他们叫“子”,东江嘴,在袁浦都发音成“东刚子”。

他们的主要职业是打野鸭、捕鱼、挖江沙……

打野鸭

杭州钱塘江边多野鸭,东江嘴村就有多位打野鸭的高手,前几天我去采访了其中一位,大家都叫他华阿六,真名叫华强民。阿六出生于1936年,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身体非常健朗,他32岁起打野鸭,直到六十岁,政府保护野鸭禁打为止,整整在钱塘江上摸爬了近三十年。据阿六老人讲,打野鸭需要大船和小船,还需要抬枪,大的抬枪有一百多斤,近三米长,安放在船上。鸟枪的枪膛特别长,从枪管口子上灌装铁砂,在枪托的后部装填火药,点火药用的是炸药包上的引线。春天打到五月一日为止,秋天从十一国庆节开始,炎炎夏日,不打野鸭的,原因就是那时没有冰箱,打死的野鸭要发臭的。

阿六说,多的时候能打到十六七只野鸭,能卖二三十元钱呢。打野鸭非常辛苦,冬天里窝在船上等野鸭,接近野鸭,一动都不能动,有时全身都冻僵了。近处就在村边的三江口,远的上要到桐庐富春江七里泷,下要到萧山新街宁围附近的九号坝,非常艰辛。我亲眼看到过东江嘴老磐头外打野鸭的一幕,就像阿六讲的那样。

现在阿六的日子过得非常好,两个儿子都很有出息,女儿也嫁在本村,转塘街上的“老盘头饭店”还是他小儿子开的呢,不知是否还有圈养的野鸭卖。近二十多年,野生动物保护法出台,钱塘江上的野鸭不允许打了,阿六的年纪也大了,抬枪也早已被收缴了。

捕鱼

这几年我常去东江嘴,去江边拍钱塘日出,观赏那清晨天边的朝霞,江边插着红旗的零星渔船在微波中轻轻摇荡。江中的渔船比二三十年前是进步了许多,已经用上了挂桨柴油机,但还是相对简陋,上面也没有篷子,日晒雨淋的,做个打鱼人也不容易。据东江嘴村书记孔四海说,全村有51条渔船,每条渔船的收入也还相对过得去,大概有十万至二十万元吧,现在,大家都喜欢吃江鱼,江鱼江鲜倒是不愁卖,就是江里的鱼比从前少多了。仅仅靠在三江口附近捕根本不够,渔民们还要去几十里外的下沙近海处,或者去上游的富阳桐庐打鱼。打鱼人完全靠碰运气,俗话说:“十网九网空,一网就成功”,只要坚持,方向正确,就一定会有收获的,打鱼人挣的是一份辛苦钱。

实际上,打鱼是东江嘴村的传统行业,我记忆中,东江嘴村有许多打鱼人,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东江嘴有个人打网的,也有在江中撒游丝网的,还有大家集体合作的圈网。东江嘴人知道鱼汛,知道在哪里撒网会丰收,三江口,一叶扁舟,一把渔网往江中撒,夕阳下,真是一道美景。那打鱼人撒网的弧形动作撒出一朵花形,真是妙不可言。

圈网,实际上就是撒网围捕,撒下一张大网,慢慢合拢,最后看到了鲜活蹦跳的各色江鱼,大家欢声一片,但是长年站在水中围网,对渔民的身体不是很有利,现在已经基本不用了。

“一堤芦花半岛月,三江烟色满渔舟”,钱塘江里有各色的鱼,东江嘴人也能够打到多种江鱼,有步鱼、刀鱼、鲥鱼、鲈鱼、银鱼丝等等,以鲥鱼最为贵重。鲥鱼生在富春江的淡水里,长在钱塘江下游的咸水里,每年春天都要游到富春江七里泷产卵,再游回大海,因此,此时的鲥鱼最为鲜美。还有钱塘江的江鳗、黄鳝、江虾、江蟹、黄蚬等等,小时候,傍晚家里来客人,袁浦街上因无夜市,就急急忙忙地骑着脚踏车去东江嘴老磐头,或吴家磐头,买点江鲜招待客人。

挖江沙

挖江沙,对东江嘴人来说,或者说对泗乡人和钱塘江流域的百姓来说,都是在一个阶段的新兴产业。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我们这里还都是草舍和普通的瓦屋,造房子的基本建材就是石头做地基和墙脚,砖瓦或者是黄泥起墙,上面用木头、木板和瓦片,外墙用石灰和稻草筋糊的,很少用得到沙泥。近三十多年,百姓的生活水平在提高,城市建设的步伐在加快,老百姓自己的房屋也在翻建,建材基本改用了水泥、石子、沙泥、砖头和钢筋了,叫钢混结构。城市建设需要大量的沙泥,泗乡的挖沙和运沙行业应运而生,以东江嘴为最。

据东江嘴村书记孔四海讲,十五年前最鼎盛时,全村有近三百只运沙船和十六台沙机,平均每只船的运力为三百多吨,也就是,东江嘴村的船只全部出动,一次可以运十万吨江沙。

东江嘴村的挖沙和运沙也有个从无到有,到兴旺,最后被限制和禁止,有近四十年的过程。四十年前,用十吨左右的小船,几个壮劳力,用一只泥笪前面钉一块铁皮,泥笪上绑一根竹竿,泥笪能盛沙漏水,一泥笪一泥笪地捞沙,多么辛苦,大家挣的还是工分。三十年前,改用小型的泥泵吸沙,船也改用三四十吨的水泥船了,靠人工挑上岸。

后来大型的挖沙机引进,大型的三五百吨的船,袁浦的许多船厂都能打造,三个月就可以打造一条五百吨的大船,真的是成了造船之乡,挖沙、运沙之乡。

2002年左右那几年,哪里挖的是沙,挖的就是金子。那时的挖沙和运沙就是产业,就是民生,东江嘴村大部分人家都有沙船,可以自己单独买,也可以股份合作制购买,实在没有钱的人,就到邻居的沙船上打工,工资也高达五六千元,比我们教师高得多,一个产业带活了一个村,富了一方百姓。

近十多年,为了保护钱塘江母亲河,从限制采沙到禁止采沙,钱塘江沿岸的沙石码头几乎都取消了,政府都给了相应的环保补贴,杭州城的沙泥反而从上海等外地运进来了,泗乡地面用的都是矿砂。东江嘴人灵光,产业进行了相应的转型升级,有的办起了混凝土搅拌厂,有的把挖沙船和沙场开到外省去了,上海滩上开设沙石码头的有许多袁浦人,不乏东江嘴人。挖沙人积累了资金后,还进入了现代信息技术行业、现代金融业和先进制造业,在多个行业做贡献。许多人还投资买了挖掘机,从事着建筑行业。

(责编:金童(实习生)、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