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动的河流

杨沐

2017年11月13日08:46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律动的河流

沁河流到沁源县城边,算是从太岳山麓第一次跌入较为平坦的地势,水流在疾走的同时,漫漶出一些湿地,此时,大片低矮的芦苇金白,顶着手绢似的芦花。雪白的芦花,穗头都朝往一个方向,波普状排列,随着一阵风,向一个方向低垂;随着紧接的又一阵风,一起向一个方向压伏;它们顺和着前一阵风和后一阵风,此起彼伏,从我坐的奔跑的汽车里看出去,仿佛大地一直在波浪般律动。

湿地旁边,更广阔的,是沿着公路奔跑的玉米地。玉米穗已经收走了,一根根蜀秸秆儿还站在地里;整齐地站在沙黄色的地里,成方成块地站着,完全枯黄了,但并不倒伏;这像老奶奶,儿孙们都走了,一个人站在生育的地方,没有倒伏。同样被割去穗头的谷子,也把秸秆儿站成一个个消息,她们涌在公路边,被风吹着,仿佛在空中弹拨着送信的琴弦,把秋意传到更远的地方。

在芦花招手、秸秆孤立的旁边,从我们正奔跑的公路能望到的地方,碧清的沁河水正在下河床,她们翘着脚,快跑着迎着我们。

逆着河水,我们在土陶色的山坳里穿行。金蒙蒙的太阳时不时地,从灰金色的雾中跳出来又隐回去,好似在太岳山区,他是能在山顶和树梢间随心所欲、来回蹦跳的。同样不停甩摆的是哗哗沁河,她有一会儿逃脱我的视线,一会儿又扭扭嗒嗒傍依过来。相对于山下快脚的少妇,这时的沁河水就是青葱少女:窄窄的河床,迅疾地滚动着、因羞涩和年轻而跑得更快的流水;她们像大多数年轻姑娘,不屑于看我们第二眼,也没功夫抬头仰望岸边的大树,斑斓的山崖,以及向阳的山坡上枉自美好着的白白的白桦林——她们向山下跑着,就像民歌里的山西姑娘,跑着去婆家。

蹦跳的日头跑着的山溪,围绕着太岳山。阔叶树叶子都掉光的山,想必比夏天时干瘦许多,老人一样庄重而忧伤。偏西的太阳把铜黄色涂抹在这面坡和那面坡,白桦林镜子般接应这种红,那般黄,山顶上,像是正在大合唱。两山加持的山坳间,有参天古树安详挺立,树叶已经落光,根根灰白的树枝,像骨头凸显在冷的空气中;空气也因此鼓了起来,薄冰似的蓝天也由此鼓了起来,像是那一方天是那棵古树和他们庞大的枝丫撑起来的,好似那里的金色阳光,是这些和善的树邀请来的,好似我们也是他们邀请来的;他们向下仁慈地看着我们,沁河水从他们脚下经过,就像日光当然地来临!

(责编:张帆、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