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上虞重视解决支出型贫困家庭现实困难 兜底“夹心层”,保障更全面

施佳琦

2017年11月15日08:21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兜底“夹心层” 保障更全面

立冬时节,绍兴上虞区崧厦镇时华村路边待收割的晚稻一片金黄。

进村的小路蜿蜒曲折,但村文书顾慧萍走得熟稔。今年5月初《上虞区支出型贫困家庭基本生活救助办法》(下称《办法》)出台后,她就频繁往村民们家里跑,宣传政策、收集材料、辅助申请……7月中旬,村民沈娟美一家终于拿到了支出型贫困救助金。

2016年浙江省试点支出型贫困家庭救助以来,各地陆续出台和落实相关政策,为特殊家庭保障兜底,直面这个群体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上虞区的做法就是典型一例。

“夹心层”的现实困境

跟着顾慧萍来到沈娟美家,推开门前低矮的木围栏,记者看到,老房一楼只有一张旧桌子和一些塑料凳,沾着泥土的番薯、土豆堆了一地。

每个月补助金发放前后,顾慧萍总会去找沈娟美聊聊家常,问问有什么新需求。

24年前,沈娟美的丈夫动了一场大肠切除手术,“从那时起,反复看病吃药,让家里欠下了不少债。”51岁的沈娟美告诉记者,20多年来,丈夫一直在家养病,每半个月还要到杭州就医,全家的生计都靠她在镇上工厂做临时工来补贴,她每月的工资不到3000元。

沈娟美家的困难,顾慧萍和其他村镇干部看在眼里,却也无能为力。按照此前的低保政策,沈娟美家的人均收入水平,已经超过本地的最低生活保障线,没法纳入低保范畴。“但实际上,她家每个月的医药费支出就要2000多元,实际可支配的收入已经远远低于低保线。”顾慧萍知道,借钱看病已经成了沈娟美家的常态。

同在上虞崧厦镇的郭军林,因患尿毒症每月医药费支出7000多元,农医保报销后仍需自付2000多元。“两个女儿都在读小学,我一个人打工每月也就2000多元收入。”妻子崔祝香告诉记者,丈夫的医药费,导致家里经常入不敷出。

在郭家一楼的两间屋子里,一间垒满了做腹膜透析用的一箱箱药品,另一间则成了郭军林65岁母亲加工伞架的“工作室”。母亲谢兰珍除了要接送两个孙女上下学,还要加班加点做伞架固定缝制,“多少补贴点家用”,这两年来她时常被手痛的顽疾困扰。

“人均收入高于最低生活保障线,但因家庭成员出现重大疾病等,刚性支出已超出家庭承受能力,成为事实上的贫困家庭,这个群体已经成为此前社会救助制度无法顾及的‘夹心层’。”上虞区民政局社会救助福利科科长王志元说,根据今年的统计,全区患大病困难家庭有343户,“这些家庭,极有可能成为这样的‘夹心层’。”

(责编:王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