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农业区域公共品牌撬动乡村振兴

丽水:高山上的“景宁600计划”

沈晶晶

2017年11月21日08:42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高山上的“景宁600计划”

核心提示: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在山区县景宁,一项名为“景宁600计划”的推行,拉开了全县乡村振兴的序幕。这项以打造区域公共品牌为突破口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计划将全县海拔600米以上村庄出产的农产品统一种植技术、统一包装、统一销售,并逐步推动这些村落向“600农场”“600花园”等转变,以更节约、更自然的方式留存农耕记忆的同时,也使县域发展空间得以拓展。

畲乡丽水景宁,九山半水半分田。

海拔600米,在这里不仅是一条自然地理的分界线,也是一条社会学意义的分界线。全县254个村庄,海拔600米以上的有151个,占全县村庄总数一半以上,几乎所有畲族聚居村分布于此。

从这条分界线往上,151个高山村人口密度明显下降,将近70%村庄的70%以上人口外出,常住人口数多的村百人,少的不到10人。由于交通不便、人口分散、农业生产效率相对低下,农民人均收入相对较低。

而随着海拔高度增加,昼夜温差增大,在充足光照和充沛降雨的滋润下,这里的农作物绿意盎然,带着高山上的蓬勃生机和纯净气息。当地11万亩耕地和150多万亩山林资源,蕴含着农业生产的巨大潜力。

如何激活高山村发展的内生动力?今年年初,“景宁600计划”应运而生,除了鼓励海拔600米以上高山村实行产业化、标准化、现代化生产,创立农业区域公共品牌外,还鼓励工商资本进入,培养现代职业农民,引导部分高山村转型成为绿色生产生活空间。

春种、夏忙、秋收、冬藏,在观察高山之变的最佳时节,我们来到景宁,追寻人们在这里的思考和探索。

高山村的思考

更平衡更充分的

发展如何实现

“村子就要这么没了吗?”这个问题,曾时时盘旋在沙湾镇上处垟村村民刘永久心中。这个海拔800米、常住村民只有50多人的村庄里,今年57岁的刘永久是其中最年轻的。

当地村民的大规模外出,也就是这10来年的事。当山下日新月异的面貌通过山路和通达的互联网传入时,周而复始的山区生活开始让人日渐“乏味”。对于山外世界的美好想象,催促着村民们离开。

“远方有更赚钱的工作、更方便的生活、更好的教育,相比之下,大山里面太贫瘠了。”刘永久说,这些年来,每走一个人,就要荒一片地。照这样下去,等到如今的这批村民老去,这个不出名的小村将同那些延续了五六百年的农耕和家族记忆,消逝在群山之间,“像上处垟村一样,缺少资源的山村,怎么找到自己的生存路径呢?”

过去,快速的城市化、工业化进程,几乎是以摧枯拉朽之势改变着世界许多地方的农业社会结构,直到人们开始重新思考乡土,试图打开城乡之间断裂的通道。

“但这条通道是有选择性的。”景宁县副县长毛华庆对此深有体会,“通道一端的乡村要么资源突出,比如德清莫干山,要么政府大力扶持,比如桐庐,要么具有人才返乡的偶然性,比如河南郝堂。对于财政有限的景宁来说,这些都不现实。”

那么,高山村只能由其自然消逝吗?它们是否有留下的价值?

“海拔600米以上的11万亩耕地和100多万亩山林,是畲族农耕文化的起源地。对于本就资源稀缺的山区县来说,既关乎经济发展,也关乎文化传承,是我们构建绿色生产生活方式的基础。”在毛华庆看来,空心化、老龄化的高山村现状,正是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的突出表现,要实现乡村振兴、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当务之急是重新激活农业生产的价值。

今年初,在景宁县委、县政府推动下,高山上的“景宁600计划”悄然开启。计划的第一步,是将全县海拔600米以上村庄里五花八门、产量又不大的农产品,进行统一包装、统一销售,形成品牌;第二步,打造县域技术服务、金融服务平台,实现农产品标准化生产,提升山区农业效率;让农村转化成为绿色空间,形成“一村一品”的生产格局,打造农旅融合大景区,则是终极目标。

“既然乡土的衰落是由于市场挤压,那么它的变革也必须通过市场手段。”毛华庆说。

山区县的探索

推动小农户

和现代农业有机衔接

对于县里的计划,比如怎样推广品牌,怎么建立服务平台,高山村的村民们开始并不太懂,但他们很清楚,“今年比往年好多了”。

茭白,是景宁人深思熟虑后,挑选的第一个“600产品”。

在景宁海拔600米以上的山间,茭白田的面积将近5000亩。每到夏秋时节,大际乡、沙湾镇、景南乡的高山村里,清风拂过纤长的茭白叶,一片绿意绵延。由于夜间的低温能够杀死绝大多数虫子,白天充足的光照又能让植物快速汲取能量,因此,这里的茭白基本不使用农药和化肥,而且味道清甜、脆嫩。

“往年农户要么自己拉到市场售卖,要么等待商贩前来收购,在茭白市场价格波动和商贩打压的双重影响下,每亩收益仅有七八千元。”毛华庆告诉记者,他们曾做过一次测算,若是山区土地产出率能达到每亩1万元,农民的种植热情就会被极大激发出来,产出率持续上升,又能进一步吸引外出人员返乡,“在这个过程中,关键是要健全公共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的有机衔接,这也是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基本要求。”

于是,这个夏天,景宁县政府与中国邮政电商平台“邮乐购”,以及畲深山物流公司达成合作意向,打造统一销售平台。他们将高山茭白重新命名为“冷水雪茭”,并为“景宁600”产品设计了新标识:一轮红日从海拔600米的山间冉冉升起的图案,预示着所有人的期待。

进入初秋,贴着“景宁600”标识的货车蜿蜒而上,驶向山间,又满载着新鲜的茭白,回到山下仓库,经过检测、分拣、包装后,再随一辆辆物流车走向城市。

上线短短1个月,“冷水雪茭”网上销售量超过1万单,总量达10万余千克,每千克价格超过10元。“按照一般亩产1500千克计算,每亩地的收益将近1.5万元。”畲深山物流公司经理沈甘霖算了一笔账,“这还仅是第一年的试水,如果我们的平台更大、农产品更加丰富呢?”

“畲深山”的发展印证着他的想法。从物流行业转型做农业不久的公司,目前已经发展了1000余名固定会员,销售额达到800余万元,占地18亩的新园区项目获批。

带着更坚定的信心,沈甘霖开着车翻山越岭,几乎走遍了151个高山村。进一个村,他先找到最年轻的村民,坐下来聊种地的生活,谈城市居民对绿色无公害产品的需求,计算房前屋后土地的价值。若有意愿,他便拿出准备好的合同,发展他们成为经纪人,“目前已有30多人签订协议,我们计划到明年要让每一个高山村都有一个经纪人。”

刘永久和同村的周德华欣然当上了农业经纪人。每天清晨,他们挨家挨户收集农产品,乘坐城乡公交下山。身边的竹筐里,有带露珠的小青菜,有晒干的豇豆,也有老人们刚刚腌制好的辣椒酱。根据季节变换,他们还要将统一发放的种子交到邻里乡亲手中,指导生态育种、杀虫和培肥,让小农生产的每一步都连接城市居民绿色消费的新需求。

上处垟村里,茭白田里纤长的叶子渐渐转黄,几片荒废的土地重新开垦,撒上了萝卜和小白菜种子。刘永久知道,冬去春来,这里就会勃发出新的生命。

景宁人的期待

形成农旅融合的

绿色生产生活空间

成立茭农联合协会,制定标准化生产、销售流程,推广“茭鱼共生”模式,发动村干部带头养殖蜜蜂……这一年来,景宁高山上的“600计划”顺利进行着,努力拓宽原有产品的市场,也不断种植和尝试新作物。

当冷水雪茭、深山野蜜、月子大米、过年冬笋等带着“景宁600”标识的农产品被摆上杭州、上海等城市家庭餐桌,农业也正在成为高山村最有希望的时尚产业。

而景宁人的志向不止于此。

“与丽水山耕、三门青蟹等农业区域公共品牌不同,‘景宁600’从一开始设计,就既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计划,也是一项乡村振兴的计划。之后,哪些地方适合纯农业生产,成为绿色农场、牧场,哪些地方有独特产品,能走‘一村一品’道路,哪些地方能发展乡村旅游,我们就会逐渐清晰,进而制成一张全域发展蓝图。”毛华庆说,未来的高山村将是突破传统行政区划,按照产业模式兴起的新型聚居空间,“这是一个温火慢炖的过程,需要时间,也取决于我们能否吸引更多人回归。”

一路向上,到达海拔1000余米的景南乡,毛华庆期待的绿色生产生活空间雏形已在这里显现。东垟村、西垟村、上标垟村3个村庄居于中间,向下百米是水库,向上则是望东垟湿地。

温州人项光泽在景宁县农业局推荐下来到这里,看过一眼便不想离开了。

东垟是一个古村,建于清朝末年的20余幢老房子至今保存完好,石板路、黄泥墙,村民家院子里的柿子树正红。

西垟村的风貌新老交替,房子依山而建,村民们在房前屋后的田地里种植水稻和茭白,春天放养到水田里的鲤鱼和泥鳅也已慢慢长成。

上标垟则是个新村,现代砖瓦房沿着公路铺开,因为紧邻水库,村里陆陆续续开出了10来家农家乐,田里的鱼、地上的鸡鸭端上餐桌,让城里游客食指大动。

项光泽在东垟村往里、海拔1200米处,流转了近300亩土地,投资1000余万元,聘请20多位当地村民,建起了“畲耕公社”。如今,长1.2公里的农场小路两旁,整齐排列着一个个大棚,西红柿、玉米、茄子、草莓正在旺盛生长。不久之后,这些用草木灰、菌棒等有机肥培育的高山蔬菜瓜果,也将贴上“景宁600”的标识,运往全国各地。

眼下,乡里也正在规划建设一条沿溪绿道,连通湿地、村庄、农场和水库。景南乡党委书记金锋期待着,这个全县最为偏远的高山乡,能够走入更多人的视野,每一位村民都能融入新的生产生活体系,“我们的理想图景,正是一个农旅融合的‘600花园’”。

(责编:郭扬、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