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记者体验360行之【248】相机“医生”

郭扬

2017年11月30日14:07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本网记者体验360行之【248】相机“医生”

体验地点:湖州某相机维修店

体验职业:相机维修师

相机维修并不简单,从判断相机出现什么问题,到用什么方法修复都有讲究。而修理师也和医生一样,要望闻问切,才能诊断病因。近日记者就走进了一位相机“医生”,跟随他的脚步一起为相机“问诊”。

把兴趣做成了职业

“愣是把兴趣做成了职业。”在湖州一家数码城,记者见到了吴崇高,挺拔的个头和洋溢着的灿烂笑容让这个刚过半百的中年人显出了一股子年轻人的朝气。

“相机维修师,十个有九个人都是摄影发烧友,都是玩着玩着就成了相机‘医生’。”湖州数码城一楼一家一二十平米的工作室里,吴崇高正在清洗一个镜头,手戴着白布手套,拿着专用的清洗巾,小心地拭擦着,还真活像一位医生。

“相机可算是我的命根子,小时候就特别向往有一台自己相机,可是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允许,工作以后依然念念不忘,后来进了企业,条件好了,也就一往无前地去追逐自己的摄影梦啦。”清洗好了这台镜头,吴崇高在旁边坐了下来,跟我聊起了自己和相机的故事,“玩相机总归会遇到一些故障,或是镜头或是主板和电路,如何找到值得信任的维修工就成了难题。”说起自己入行的原因,蔡吴崇高有些自豪,对拆解东西有着无比热情的他,几岁时就会在家里把闹钟、小玩意拆得七零八落,又自己琢磨着拼装起来。后来有了自己的相机后也经常琢磨相机的内置和维修。经过一两年的学习和操练,颇有天赋的他竟也成了一位熟练的相机“医生”。

“相机维修并不简单,从判断相机出现什么问题,到用什么方法修复都有讲究。而修理师也和医生一样,要望闻问切,才能诊断病因。”当一名相机修理工程师并不容易,吴崇高比任何人都清楚。“拆解一个最普通的镜头,里面大大小小的零件最少也有70个,而高端的单反镜头里面的零件可达200多个,最小的可能只有几毫米,少一个零件,镜头就可能报废。”所以坐在修理台的时候,吴崇高会格外认真。

“对症下药”才是真手艺

正聊着,一位顾客找上了门,“老板,这相机有些跑焦了,您帮我看看。”

吴崇高熟门熟路地接过了机器,先仔细查看了镜头外表,又用手盘弄了下。“是镜头里面螺丝松了。”随即娴熟地拧下顾客刚送来的相机长镜头,拆开机身,指着复杂的电路说就是这块的螺丝有点松,然后把它拧了拧。“用的时间长了,有点积灰,我再帮你清下灰。”说着吴崇高又用医用棉花蘸点酒精,仔细擦拭主板上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玻璃状零件。“这下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了。”吴崇高对自己的技术还是很有自信,和不少中年摄影爱好者结成好朋友,在湖州的摄影圈也是小有名气的相机“医生”。

“说到底,相机维修是个‘水分’很大的行业,怎么修,要花多少钱,顾客心理并没有底。”吴崇高说,就拿佳能、尼康这些主流品牌来说,他们的售后维修团队从来不提供零部件维修服务,要换就是一整套的换,用户大多承受不了这种“天价”,“所以说,我们这些个体维修商也就成了客户们主要选择的维修方式。”

“不是有媒体曾经曝光车辆维修行业内幕,如果把轿车的零件全部换一遍,维修费相当于12辆原装新车的价格。”吴崇高告诉记者,相机也是如此,大部分故障可以修好,如果动不动换零件,维修就失去了意义。“‘对症下药’,才是真正的手艺。”

相机维修最难的肯定是研判问题,熟练的老师傅“三下五除二”就能判断出问题所在,无论是主板损坏,快门线圈故障还是单纯的软件故障,只要找准了问题,就可以对症下药。和相机打了十几年交道的吴崇高就是行家。“其实就是孰能生巧,每年过我手的相机怎么也有一千台,看多了,什么部件故障会导致什么问题心中都有数。”

眼睛尖,心也要厚道

“除了眼睛尖,心也要厚道,这甚至比技术更重要。”对于吴崇高来说,职业操守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

“只有时时刻刻站在顾客的角度思考问题,才能真正做一个合格的相机‘医生’。”在吴崇高看来,作为一个维修师,也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修理技法很重要,但服务却更重要。“比如说,经常有客户来我这儿说快门按不下去了,但实际上只是设置问题。如果只是为了赚钱,我大可以装模作样一番,然后风风光光地解决了问题,这样顾客又开心,我又赚到了钱!”在吴崇高看来,作一名相机“医生”,“医德”比技术更加重要,与其去赚一笔黑心钱,还不如耐心地跟顾客分析问题,把出现问题的缘由解释清楚。

“大多数顾客现在都是朋友了,工作做的到位顾客朋友们也都看得到,大家朋友圈里也会互相推荐一下。”如今,吴崇高的铺子已经在圈里小有名气了,除了摄影发烧友之外,湖州地区的许多影楼和网店都成了吴崇高的铁杆客户。

“做生意嘛,其实就是过一种生活,赚钱的同时也与人方便不正是跟摄影本身的真谛很近似嘛?”吴崇高说,无论是工作也好,生活也好,他从不走“捷径”。

因为工作忙碌,吴崇高虽然也喜欢摄影,但常常没有时间去户外拍摄,“因为修理一台相机,光是拆解镜头、组装镜头就要3个小时,为了防止镜头在这段时间进灰,所以手脚也要很麻利。就算这样,一天下来修理的机子最多也就三四台,每天基本上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6点都要待在修理台。”

可即使再忙碌,吴崇高也会在下班之后掏出自己的宝贝相机,一遍又一遍的清洗和护理着。

记者手记:相机维修,“医德”很重要

今天,大家的生活环境都有了比较大的提升,摄影发烧友越来越多,特别是中老年的摄影爱好者数量甚至呈现出“井喷式”的增长。

毫无疑问,维修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盲区,几乎没有基础知识的他们一度成了黑心维修工心目中的“待宰羔羊”。但市场也在不断规范,特别是如同吴崇高一般的良心维修师,占据了群体中的多数。

正如吴崇高在采访中说的,要当一名合格的相机“医生”除了日复一日的操练之外,也要把握好自己的底线。也就是说,既要有“医术”又要有“医德”。

其实,无论是什么行业,如果能做到这两点,便以足矣。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