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合作办学如何提质增效(教育眼)

记者 张烁

2017年12月07日08: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加强中外人文交流。教育是国家发展进步的重要推动力,也是促进各国人民交流合作的重要纽带。因此,中外合作办学从诞生之日起,就被赋予了加强中外人文交流的重要使命。

《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印发一年多来,我国中外合作办学在加强顶层设计、制度创新、过程监管、党的建设、理论支撑等方面取得长足进步,但一些问题也日渐凸显,如布局之困、教学之忧、师资之难。日前,第八届全国中外合作办学年会在福建举行,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就中外合作办学提质增效展开了深入思考。

办学布局怎么避免“一窝蜂”?

9月,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开学典礼在悠扬的《喀秋莎》乐曲中拉开帷幕。这是历史上第一所中俄合作大学。

如今,我国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有2572个,在校生规模近60万人。从区域分布上看,中西部地区高校获批的本科及以上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每年均占总数的50%以上,渐趋合理,但其他方面的“布局”问题仍令人担忧。

厦门大学中外合作办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中外合作办学研究会理事长林金辉介绍,截至2016年底,在学科专业布局方面,本科及以上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中,工学约占37%,管理学约占26%,两者合计约占63%,而法学、历史学均在2%以下;在层次布局方面,研究生层次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占本科及以上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的20%,其中大部分是硕士层次项目,博士层次项目不到20个。

“中外合作办学要加强顶层设计。”林金辉建议,未来中外合作办学应科学谋划学科专业布局,重点加强国家急需的自然科学与工程科学类专业建设,进一步严控商科、管理学科、国家控制布点学科的中外合作办学,避免出现新的专业扎堆现象。同时,应进一步开展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生层次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

在中外合作办学中,最需要引起重视的,还有“引进来”与“走出去”的不均衡。2011年成立的老挝苏州大学、赴马来西亚办分校的厦门大学都曾引起高度关注,但更多高校的境外办学以项目模式为主。有专家强调,今后应统筹设计“引进来”与“走出去”,在管理体制机制、质量评价体系、学历学位颁发及认证等方面做好顶层设计。

“我们应该逐步提升自身面向国际教育的供给能力,特别是在输出上有所作为。”上海大学副校长龚思怡认为。当前,上海大学已有悉尼工商学院、巴黎国际时装艺术专修学院等中外合作办学的二级学院,接下来学校计划到悉尼办学。

(责编:王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