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急症”

赵彤

2017年12月07日08: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急症复杂、急事繁多、急切情绪这“三急”,是诸多“急诊室”题材影视作品的通识。聚合于医院这些“急”元素,连接着患者、医生护士和亲属,牵涉范围广、密度大、程度深。如何表现好这样的题材,显示着创作者关切现实的情怀。《急诊科医生》叙事选择,确有不同以往的特点。

医疗题材作品自电影《李时珍》《白求恩大夫》《春苗》《红雨》《人到中年》,到电视剧《帕米尔医生》《暖医》乃至微纪录作品《儿科医生的一天》和《医》,自有视域、焦点和景深。在我们民族的文化精神中,关于医,也自有辨证施治、标本兼治、上医医国的精义。若仅以格式化的眼光,将这部剧放进“医疗剧”的类型中来考察,参照《急诊室的故事》《实习医生格蕾》或《白色巨塔》等国外作品来品味它,怕是削足适履。

《急诊科医生》不仅有渊源、有借鉴,更重要的在于它与这个时代有共振。它所讲述的故事、塑造的角色、寄托的文化价值,对我们告别“急”症,大有裨益。

在《急诊科医生》的戏码配比中,治病与疗心的情节大致均等。在疾患病例中,又有相当病症诸如“吞猫疑虑”“预防性切除”“恐婚自杀”等等,都导源于心态失衡。《急诊科医生》的叙事重心,与其说是在于治身病,不如说是在于理心疾。正是在这一点上,《急诊科医生》超越了此前国产医疗题材电视剧的叙事蕴含。更为可贵的是,疗心的对象不仅仅是病患及其家属,还有为晋升、为前途而心浮气躁的医护人员本身。借助急诊室众生相,这部作品致力于调整世道人心。

在本剧中,久被奉为收视法宝的“重口味”冲突方式被放弃了,代之以弹性的处理、幽默的化解和温馨的自省。尖锐的医患纠纷多次发生,对立双方有较劲但不死磕。创作者深切意识到并深情呼唤着每个人内心存在或沉睡的善良与理性。所以,“医闹”们被幽默地瓦解,江晓琪宽恕了殴打她的赵大海,梁主任接纳了刘慧敏的女儿。关于矛盾,创作者不是没有犀利的眼,但可贵的是他们更有柔软的心,是在用心运笔。正如剧中晖卫制药公司总裁郑岚所说:不只科学和资本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其实,道德也是一只看不见的手。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我们还要有“中国襟怀”,民族复兴需要健康的国民心态。

《急诊科医生》塑造医护人员美好形象的方式,不是“席勒式”而是“莎士比亚化”的。阳光才俊海洋也有抄袭论文的经历,何建一与刘慧敏为了当行政主任也互有攻守,技艺精湛的江晓琪也没能保住患者的小肠……他们不是通体光辉,也不在人间烟火之外,他们有血有肉有短有长,因而可信,可爱,可学。他们立住了,他们所负载的主旋律才悦耳,所传递的正能量才强大。《急诊科医生》作为一个案例,或可对我们的电视剧创作者有所启示。

上医医国,好剧养心。

(作者为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理论研究部主任)

《 人民日报 》( 2017年12月07日 24 版)

(责编:王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