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闽毗邻三县六乡党员干部共谋乡村振兴

2017年12月27日14:10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12月7日,一个温暖的午后。丽水庆元县党的十九大精神“跨省宣讲”活动在浙闽边界上“唱起了山歌”。

“全国基层理论宣讲先进个人吴永德老师带来《党的十九大精神宣讲》,就在会议中心,快去听!”几通电话下来,宣讲进入了小高潮:小小的岭腰乡4楼会议厅里,里三层、外三层坐满了浙闽两省的党员群众。福建省宁德市寿宁县下党乡副乡长林云义更是驱车3小时,由边界公路自东向西开到宣讲所在地福建省南平市政和县岭腰乡。

“浙闽边界如何更好地开发绿水青山?两省都曾是习近平总书记工作、生活过的地方,浙南闽北的偏远农村同样被习总书记挂念。在这里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探讨‘两山’通道,别有一番现实意义。”吴永德的宣讲深入浅出,结合实际,启迪智慧。

宣讲一结束,浙江省庆元县安南乡、隆宫乡、举水乡、龙溪乡,福建省政和县岭腰乡,寿宁县下党乡的党员干部们摆起圆桌坐成一圈,沿着浙闽边界自西向东的顺序,开始分享“党的十九大精神”在边界乡村的具体实践。

岭腰乡北接安南乡,东联举水乡,拥有政和县最高的森林覆盖率80.1%,目标“一衣带水、乡村振兴”

作为浙闽边界宣讲活动的东道主,岭腰乡党委书记李玉华首先分享。

“岭腰,地如其名,就是一座大峡谷。森林覆盖率政和县第一,福建前列。发展生态农林业、休闲观光业,是以岭腰乡锦屏村为代表的边界村最迫切的‘乡村振兴梦’。”李玉华说。

叶仕荣,锦屏村党支部书记,该村从2010年开始整村立面改造,所有古民居喷刷新漆,修复黄泥墙,农家乐依溪傍山而建,一家挨着一家。

“锦屏村有座锦屏山,山上冰瀑、雾凇、银坑、‘千手观音’柳杉王都是浙闽两省难得一见的生态奇观。”叶仕荣说,冬夏两季是锦屏村的旅游高峰,多以福建客源为主,急需浙江游客“驰援”。

锦屏村地理条件优越,40分钟车程可达庆元月山、安隆景区,与浙江庆元一衣带水,亟待浙商民营资本投资开发。李玉华认为:“党的十九大报告给岭腰乡村振兴指明方向,期待浙闽两省同心协力,共同开发生态边界,共建边界旅游风景线。”

安南乡南通岭腰乡,西邻隆宫乡,拥有庆元县最高森林覆盖率90%,将建设“浙江大花园、边界后花园”

岭腰乡与安南乡只有5分钟车程,安南乡党委书记范修飞说,家住安南乡讲政和话的浙江人,和家住岭腰乡讲庆元话的福建人一样多。

和浙南闽北很多地方一样,安南乡山林面积广阔,最大的发展优势是生态。该乡有6000余亩“凤阳山—百山祖自然保护区”的“飞地”,严格的生态红线让森林里猕猴成群,风景如画。

“恪守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乡村是安南乡实现区域协调发展的好路子。”

范修飞举例说,安南乡安隆村就是遇到了浙江省“大花园”建设的“顶级机遇”:一座安隆村,村头廊桥是由村民筹钱搭成;一池大荷塘,村两委“三改一拆”,整合资源建成;一丘玫瑰园,村集体“五水共治”,剿灭劣V类小微水体,拆了猪栏,整治而出……

“今年全省兴起‘大花园’建设热潮,庆元县要当‘最美花骨朵’。”范修飞说,他已经聘请专业团队打造乡村规划,让游客来了就不走,多住几天;来了还想来,多带朋友。

隆宫乡东联安南乡,地属“浙南竹海”核心区,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倡议“转型发展、串珠成线”

作为两省、三县、六乡最西部的隆宫乡,却是最早实现脱贫致富的工业乡。

上世纪90年代“无工不富”,隆宫乡在边界上最早开发竹海,“家家机器响,户户加工忙”。

莲湖村的出现打破了浙南竹海里的轰鸣声。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让竹木加工业日子不好过,却让莲湖村找到了新乡村建设的密码。

昔日的“光棍村”盖起“洋楼”当民宿,养起珍禽办公园,种养结合,农旅融合,绿色发展,使浙闽两省的“亲子游”“农耕游”有了新去处。去年,全村37位大龄剩男都娶上了媳妇,“光棍村”成功“脱了帽”。

“不可否认,我们正在‘退二进三’。隆宫乡以AAA级景区莲湖村为代表的张地、根竹山等边界旅游村,正打造全隆宫的旅游‘小环线’。”

隆宫乡乡长吴善臻说,“鸡多不下蛋”,如何让浙闽边界串珠成线,把每个边界村都发展好?隆宫提议,串珠成线,抱团发展,既差异营销,又统一走“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之路。

举水乡东联岭腰乡,南通龙溪乡,是为月山村晚发源地,打造“文旅融合、生态文明”

生态文明建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乡政府所在地月山村,比举水乡更有名。月山村最有名的是一年一度“月山村晚”,是比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更早的“农村春晚”。农民把生活演进了“村晚”,城市人到月山体验“年味”。

但游客住在月山民宿,不只为了年末的一台戏,更为了这里的地山梯田、高山草甸、冰臼奇观和海丰菊花园。

春游草甸、夏游冰臼、秋游梯田赏菊花、冬游月山看村晚……在举水乡,越来越多的旅游资源整合提升,越来越多的浙闽游客慕名而来,放飞心灵。

在庆元全域旅游板块中,西部乡镇有莲湖,东部乡镇有月山,两村恰好都在浙闽边界线上,且“山水林田湖草”,一样都不少,每种资源都发挥“绿水青山”的生态文明价值。

龙溪乡北接举水乡,南通下党乡,好水产好茶,振兴“茶香小镇、传统村落”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在这点上,龙溪乡山好,水好,茶更好。

作为庆元最早引进福建红茶炒茶技术和松阳绿茶种植技术的边界乡,龙溪一直在发展自己的茶园经济,建设特色小镇,保护传统村落。

这个庆元县的特色“茶香小镇”有着种植高山茶的鱼川村、修复30多幢老屋的转水村、制茶工坊所在的西溪村,都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中和传统村落保护中破旧立新、传承文化。

龙溪乡党委副书记吴至飞认为,通读《十九大报告》,更觉得特色小镇一端连着城市,一端连着乡村,是践行“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要支点。

下党乡北接龙溪乡,习总书记牵挂的“下乡味道”,崛起“扶贫产业、生态富民”

党的十九大报告“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声音还在耳畔回响,福建省宁德市寿宁县下党乡作为“明星乡”“旅游乡”“扶贫乡”,早就声名远播。

“明星乡”,因为这里曾是“山穷水困真无路”。当年,时任宁德地委书记的习近平第一次调研下党,徒步爬山进乡,老乡党委书记拿着柴刀开路。自此,下党以“苦和穷”出了名,成为宁德穷乡僻壤中的“明星乡”。

“旅游乡”,也因为习总书记离开宁德近30年,仍在多个场合提及当年“三下下党”、扶贫帮困的故事。见贤思齐,浙闽两省老百姓纷至沓来旅游观光,只为了解下党的“昨天和今天”。

如今,路通了,中小学、医院、汽车站建起来了,下党乡通过习总书记留下的扶贫产业——茶叶和旅游,富起来了。下党乡政府还给自己的农产品区域品牌取了一个生动的名字“下乡的味道”,源自《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的一篇习总书记“三下下党”故事。

林云义是参加“分享会”最年轻的乡镇干部,赴任下党乡也才刚满8个月,但他已经能把习总书记“三下下党”的故事讲得栩栩如生,分外动人。

有故事的乡村,分布在生态优越的浙南闽北。两省、三县、六乡共商全域旅游,是对党的十九大精神的最好注脚:曾经穷困的边界都在“掘金”绿水青山,你还在等什么?

“两省六乡,八仙过海,各有特色。”庆元县“跨省宣讲”的组织者更是希望,对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分享,能为浙南闽北策划出沿着边界的美丽交通走廊、特色旅游线和乡村绿色发展联盟。(叶浩博、陈传敏、吴明标)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