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浙江频道

一场穿越大山的心灵之约 杭电大学生陪伴青田留守儿童的故事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叶璟、程振伟  2017年12月28日16:10

志愿者在和孩子们视频聊天
志愿者在和孩子们视频聊天
下一页

12月23日下午,位于大山深处的丽水青田北山镇寒风凛冽,但当地北山学校迎来一群远道而来的大朋友。最高兴的其实是学校五年级的16个孩子。

五年级的刘晓芬同学,虽一脸羞涩,但她还是一把抓住人群中一个清秀大男孩,“小雨哥哥,感谢你寄给我的书,《窗边的小豆豆》很好看,我很快就看完了,但还是放在书包里。”

“小蒋姐姐,你比视频中更好看,你这次来能多待几天吗?”张智喧的语气中几乎是祈求,显然他不敢相信,2周前小蒋老师刚在视频中说来看他,突然真的就出现在面前。

五年级班主任蔡君妃老师告诉记者,“杭电学生带来的保温杯、手套、文具,对孩子们来说寄托了特殊情感,他们也不缺这些东西,但从孩子们接到保温杯就去接水,第二天都不约而同戴起了哥哥姐姐们带来的手套就可知道,他们似乎就像亲人,一切都那么自然。”

杭电一群大学生与250公里之外的青田山区孩子,形成了一种近乎亲人的关系,是因为最近两年来,他们“一直在一起”。

“我和青田有个约”

事情还得从2年前杭电人文与法学院周锋老师在青田县挂职团县委副书记谈起。当时,周老师主持了一个叫“青田县留守儿童发展现状与对策研究”的课题。他发现,青田北山镇位于库区,那里的留守儿童很多。北山学校是当地唯一的学校,只有100多名学生。“其实孩子们的家庭经济条件也不算差,学校获得的社会资助也不少,但学校70%孩子都是留守儿童,相比物质条件,他们最缺的还是精神上的陪伴,一些孩子表现出明显的孤独孤僻症状。”

“孩子们需要陪伴,杭电可以做些什么?”周锋把想法告诉了人文与法学院的青协,该组织很快组建了“我和青田有个约”项目小组。

大学生们思路很活络,他们根据这些留守儿童的实际情况,设计了“大伙伴陪小伙伴视频聊天室”“给孩子们手写信”“我荐书你来读”等平台载体。“毕竟两个学校离的太远,经常去看这些孩子不太可能,但视频聊天容易实现,写信更容易传递情感,只要有心,空间距离的阻隔容易克服。”当时的项目小组负责人刘丹青说。

有了思路,项目小组面向全校招募志愿者,报名的有几百人,经过面试遴选,21名“爱心大使”很快到位,组成了“我和青田有个约”特别小分队。两年过去了,“我和青田有个约”陪伴的第一个班21名小学生已经毕业,现在对接的是五年级一个班,共16名学生。现在的视频聊天频率是每两周一次,时间在周五晚上的6:30到9:00,实现1对1聊天。

“我不想吃蛋糕,我要和你聊天”

记者看到北山学校五年级学生信息表,全班16人中有13名写着“留守儿童”,监护人多是“爷爷奶奶”“姑姑姑父”。

“选择留守儿童多的五年级,因为这个班开始时基础比较差特别是语文薄弱、纪律也不太好。”现在的特别小分队负责人俞李笑告诉记者。

“视频聊天接触下来发现,一些孩子调皮但没什么品性问题,他们就是太孤独了,和爷爷奶奶住,而爷爷奶奶往往带好几个孩子不太能顾得上孩子的心思,他们太需要倾诉对象了,有时调皮是为了引起关注。”小分队成员耿博媛说。

耿博媛的结对子对象是一个叫小强的同学,这个学生据说“经常欺负同班同学”。耿博媛和小强对接是因为“大家认为耿博媛性格温柔,可以感化有些霸道的小强”。几次聊天下来发现,原来小强的童年很不幸,母亲来自云南,生了小强后跑掉了,父亲再婚又有了一个孩子,他由爷爷奶奶抚养。曾经被爷爷奶奶遗弃在几公里远的一个地方,自己找了回来。因为这种不幸的遭遇,性格上有一点暴力倾向。据班主任蔡君妃说,耿博媛和小强几次聊下来,小强不再欺负别的同学了,也开始关注学习了,“其实,他需要的关注得到了回应,也不再觉得自己有多不幸了。”耿博媛说。

小分队成员李洁在聊天过程中,深深感受到了“自己被强烈需要”。一次视频聊天中,她发现和她对接的刘娉娉背后,老师在给一个同学过生日,同学们都在吃蛋糕,她问刘娉娉怎么不去吃蛋糕。“我不想吃蛋糕,我想和姐姐聊天。”这句话让李洁心里一颤,“每次聊天的时间不长,但对孩子们却意味着很多,他们太需要心灵沟通了。我们做的事其实也不是小事。”

“我不能资助你,但我能陪伴你长大”

“我与青田有个约”特别小分队中,有一个特殊志愿者,她就是研一学生陈嘉仪。陈嘉仪读的是在职研究生。平常周一到周五上班,周末在杭电上课,不管有多忙,她没有落下过一次和青田孩子的视频聊天。“我把周五晚上的聊天写进周工作计划中,这个事不能耽误,我不能辜负等着和我交心的小伙伴的信任”。说起为何这么忙还要参加志愿者行动,陈嘉仪说,“总得有人去做,对留守儿童而言,相比物质匮乏,他们的精神需求一样不能忽视,我们现在做的一点小事,关系到他们将来怎么认知社会,关系到能否以温暖对待世界。”

陈嘉仪对接的小伙伴小捷,就有着深深的“失落感”。在聊天中她发现,这个乡村孩子不知自己的生日,据他说常年在外打工的父母也不知他的生日(可能因为家里孩子太多吧)。其实这个孩子是很想像别的孩子一样过生日的。

这次小分队去北山镇看望孩子们,陈嘉仪因为临时急事没有去成,她还是郑重其事写了一封信,并捎了一本和小捷约好的书过去。陈嘉仪在信中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不能成行,请求他的谅解,她在信中说“如果你无法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那就自己想个喜欢的日子,下次姐姐会过来陪你一起过生日”。

记者在和杭电特别小分队志愿者聊天中发现,其中一些学生自己当年就是农村或城市留守儿童,或者自己小时候受过父母离异困扰。“我小时候爸妈常年在外省做生意,但爸妈每两天都给我电话,即便如此,我还是有时候感受到孤独,正因为当时身边朋友和邻居的关心,我才能保持乐观,这也让我知道陪伴有多么不可或缺,”志愿者小李说,她要把当年别人给予自己的精神陪伴,传递给青田的留守儿童。

小分队负责任人俞李笑说:“虽然平常就是和留守儿童们视频聊天,互通互信,有时直接去看看他们,但越做越发现这不是一件小事,杭电学生一届又一届,我们要把陪伴关心传承下去,和北山学校的一届届学生结对交心,让孤独的留守儿童们感受到,来自社会的陪伴、关心一直都在。”

小分队志愿者安振宁在朋友圈分享的一句话代表了这些“心灵陪伴者”的心声:“如果我们的能力不足以给小朋友们的未来推开一扇门,那么现在就尽力为他们打开一条缝,让阳光照进来。但是通过这个平台我们要明白,现在我们的学习不是为了自己,肩膀上还多了一份责任”

俞李笑在采访中恳请记者,呼吁更多的大学生参加到“陪伴留守儿童的行动中来”,“我们虽然不能在物质上资助他们,但能陪伴他们一起长大,做他们灵魂伙伴,将爱传承下去。”

据了解,杭电目前正在从物资体系等方面给予支持,让“我与青田有个约”行动辐射到更多留守儿童身上.

(考虑到隐私和个人意愿,本文中出现的部分人员用的是化名。)

【1】【2】【3】【4】【5】

(责编:王丽玮、吴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