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海上治理新模式

舟山:打造“海上枫桥”升级版(社会治理新实践系列报道③)

方敏、徐博龙

2018年01月03日08:1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眼下,正值冬汛捕捞旺季。浙江舟山最大的渔港——普陀区沈家门渔港,百余艘大小渔船鸣笛进出,秩序井然。码头上,渔民们正忙着卸鱼货、补给养,忙碌却不杂乱。

“早几年的这个时候,各地的几千艘渔船在渔场作业,争抢捕捞桁地、网具损毁、船舶碰撞等纠纷可没少见,近几年明显少了。”码头的一边,忙着往船上补充给养的浙普渔64110“船老大”周日戴感叹。

下海捕了20多年鱼的周日戴是沈家门街道带头“船老大”,也是普陀区海事渔事义务调解员,他有个特别头衔——“海上老娘舅”。

50多年前,浙江诸暨枫桥镇干部群众创造出“依靠和发动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的“枫桥经验”。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如今,浙江舟山创造性地将“枫桥经验”嫁接到海上,闯出了一条极具海岛特色的“海上枫桥”之路。

形成海、陆、空立体快速处警网络

喊话、打缆、靠泊等一系列常规动作完成后,海警李继跟战友登上了一艘渔船,开始对船员逐个进行身份对照,并仔细检查船上的渔网是否合规。

李继是浙江海警第二支队二大队民警,平时打交道的多是渔民。渔民发生纠纷,他负责调解;渔民违规作业,他前往制止;渔民上法院,他提供咨询。

近年来,由于“船多鱼少”的矛盾日益突出,每到冬汛捕捞旺季,浙北渔场集聚了来自各地的渔船3600余艘,不时发生因争夺捕捞区域、渔船碰撞等引发的治安事件。

2017年9月30日,一件跨地区群体性渔事纠纷事件就发生了。“一得到消息,我们就与公安、海事、渔业等涉海执法单位组建联合应急处置小组,第一时间赶赴事发海区,劝阻渔民保持理智。经过一昼夜的努力,双方同意回港后协商解决渔事纠纷。”海警二支队二大队负责人胡海建回忆。

这起渔事纠纷事件的成功化解,得益于当地首创的“3+4”海上治安管理机制。普陀区委政法委副书记李朝晖说,过去,海上执法各自为政,影响了执法合力的形成。为此,当地建立了海上“一警一员一艇、联席、联勤、联调、联同”的“3+4”治安管控工作机制,以区海洋与渔业局为龙头,以公安、海警、边防、港航、海事等涉海执法部门为主力,组成海上联合执法船队,加强重点港岙口、航道锚泊点、纠纷多发海域、治安乱点部位等的巡查,形成了海、陆、空一体化的立体快速处警网络。

沈家门渔港共有大小码头27座,长期停泊有各类船只2000余艘。一到休渔季,进港停泊渔船近万艘,因停泊问题引发的矛盾纠纷频发。2014年,普陀区探索实施“海上停车场”式船舶管理模式,边防、海事、渔政、港航等职能部门联动,借鉴陆上划车位的管理模式,在渔港里划分区域,对船舶停靠方向调整。模式实施以来,沈家门港区因抢船位引发的矛盾纠纷同比下降达70%。

(责编:张帆、翁迪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