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浙江频道

本网记者体验360行之【254】淤泥里“捞金”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王丽玮  2018年01月07日09:15

叶建平拎着水枪向藕地走去。
叶建平拎着水枪向藕地走去。
下一页

体验地点:丽水莲都

体验职业:挖藕工

“藕心呀丝长,羞涩呀水底深藏;不见呀蚕茧,丝多呀蛹在中央……”提起采藕,很多人都会想到朱湘的《采莲曲》。它用美丽轻盈的诗句描述了采莲女在水塘里辛勤采藕情景,抒发了少女的思春情怀。

在丽水莲都碧湖镇,也有一群采藕人。不同于诗句中描述的那样,他们常身穿厚重不透气的防水服,站在齐腰深的淤泥中辛苦挖藕,从早到晚,昼夜不息。

他们是如何挖藕的?又过着怎样一种生活?近日,记者来到镇上,跟随挖藕工叶建平体验他的生活。

看杆找藕

在丽水莲都碧湖镇见到叶建平时,他正站在齐膝深水塘里挖藕。只见他身上穿着几公斤重的防水服,手上提着一把水枪,低头弯腰在水里摸来摸去,旁边,一个大水盆里已经盛满了白白的莲藕。

叶建平今年62岁,皮肤黝黑,身材魁梧。作为莲都区第一个种藕户,他种藕已有十多年历史。目前他的藕地有120多亩,临近年末,冬藕大量上市,他每天一刻也不停的忙乎着。

在河东村记者看到,叶建平的莲田一望无际,隆冬时节,早已没有了“接天莲叶无穷碧”的盛景,水中只剩无数的藕杆在寒风孤零零地竖立着。

成熟的莲藕都深埋在淤泥里,人的肉眼是看不见的。然而记者发现,站在水里的叶建平仿佛拿着地图似的,一挖一个准。不到一会儿功夫,挖出来的藕就把旁边的一个大水盆装满了。

他是怎么找到淤泥里的藕的?看出来记者疑惑,叶建平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笑着解释起来。原来,挖藕人是通过杆子来寻找莲藕的。一般来说,莲藕都生长在藕杆下面,杆子越粗壮,说明下面的藕越大。莲藕成熟时,数一数杆子,就大概知道藕塘产量。

挖藕更有技巧。好卖相的藕要求不能断节破皮,藕节里更不能灌泥。只见叶建平在挖时,将高压水枪先对准藕节旁边淤泥,冲开泥巴后,一只手小心翼翼摸索着藕节的两端。

一般来说,莲藕最多只能生长到七八节,因此挖藕人很容易“顺藤摸瓜”找到藕节两端,轻轻一折,脱离了泥巴的莲藕就会自动浮起。在这期间,挖藕人一定要掌握好力道,一旦用力过大,莲藕就会断裂,就卖不上好价了。

“冰火两重天”

看着叶建平做的十分轻松,记者也要求试一试。穿上笨重的橡胶防水服,扒着岸边的野草,记者小心翼翼地下水了。

很快,水就没过了记者膝盖,寒冷腊月,河水温度低至三四度,在水中没站一会儿的记者便浑身打起了冷战。哆哆索索的把手伸进水里后才发现,莲藕并没那么好摸。

池塘里的淤泥有半米多厚,莲藕都长在最底部。弯下腰后,记者的脸几乎贴着水面,淤泥的臭气直冲鼻孔。忍受着臭味,两只手在泥里来回摸索,摸到一颗,还不能立刻挖出,要顺着藕藤找,稍不小心,只听“嘎吱”一声,藕节就被挖断了。

“辣椒咽谷酒,穷苦人挖藕。别人在烤火,我往塘里走。”民间有一句俗语,描述的就是挖藕人的辛苦。叶建平回忆,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没有橡胶手套和水枪,寒冬里,挖藕人在手上套上双袜子就下水挖了。最冷时,周围零下十度,雪还没有化,挖藕人口中呼出的热气一下子就变成了白雾。

然而,最令叶建平难忘的还是夏天。夏季,浙南温度达四十多度。晚上九点多,别人吃过晚饭围坐在屋内看电视,挖藕人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他们头戴着矿灯,手提着水枪,在水里忙整个通宵。橡胶衣密不透风,挖藕人的汗水淌成了小河。熬过了半夜十二点,克服了瞌睡,还要提防水里的毒蛇,半夜正是毒蛇外出觅食时候。

忍受了夏季酷暑,却还要时刻提防着台风。台风可能吹落莲叶,没了叶子,藕田就不长藕了。2004年台风“凤凰”过境浙江,叶建平的藕田减产了三分之一。台风过后,老叶看着满塘七零八落的藕叶,欲哭无泪。

不敌“外地货”

叶建平从小与水打交道,对莲藕有特殊的感情。高中毕业后的他回到农村,种过菱角、茭白,都有不错收成。1993年,他看到电视上介绍莲藕,非常感兴趣。那时,整个莲都区还没有藕田,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叶建平从外地引进了藕苗,对照书上进行了种植。第一年,六分藕田产了一千多斤藕,赚了上千块钱。随后,叶建平不断扩大种植规模,一度达到三百多亩。

叶建平介绍,藕的品种很多,大致分为早熟藕、中熟藕、晚熟藕,藕苗每年年初种下去,一年到头都可以采摘。早熟藕白嫩、水分多、脆甜,清明前后上市,一斤收购价达到六七块。晚熟藕收购价比早熟藕低,一般批发价两三块一斤,但晚熟藕淀粉多,营养价值高,炖排骨正合适。

叶建平藕地规模大,莲藕品质好,丽水周边县市经销商都会打电话跟他订货。每年年前晚藕销售旺季,叶建平忙不过来,就会雇本地的挖藕工一起挖。这些人平均年龄四五十岁,富有挖藕经验。早前,一名挖藕工工钱是挖一斤藕两毛钱,最多时一天可赚一千多块钱。随着劳动力成本增加,挖藕工工资已涨到一斤一块钱。

然而,今年又到销售旺季,叶建平却没有再雇挖藕工。聊起来,才发现,今年本地藕遇到了滞销。叶建平一脸愁苦的告诉记者,这些年看到莲藕收入高,外地藕农不断扩大种植规模,不少原外地批发市场卖藕经销商也承包起了藕田。今年光照好,莲藕大丰收,藕价一下子跌进了历史最低水平。

据他了解,在金华批发市场莲藕卖到一公斤2.03元,杭州良渚市场的莲藕价更低,一公斤才1.6元。这些低价藕大量倾销进丽水市场,本地藕失去了竞争力。往年,叶建平的晚藕到12月底应该早已销售一空,现在还有三分之二没卖出。

看着塘里还没挖出的莲藕,叶建平痛惜之余也在动脑筋。前几天,他上网查了许多制作藕粉的方法,自己捣鼓起藕粉来。在他的农家小院里,记者看到大圆桌子上晾晒了不少刚榨出来的藕粉浆。据介绍,一百斤鲜藕可加工藕粉十斤左右,一斤纯藕粉贵可卖到上百元。

记者手记:解开“丰收的魔咒”

生姜滞销、柿子烂在树上、西瓜青菜用来喂猪……电视上,时不时就会爆出这样的新闻。农产品滞销,农民损失惨重。

作为经济中的重要一环,农业产品价格也受市场供求影响,供不应求则价高,供过于求则价跌。涨涨跌跌,让不少农户为之纠结。

采访中,叶建平看到莲藕滞销,就立刻转变了思路,做起了藕粉。采访当天,他还联系上了区农业局,希望借助“丽水山耕”品牌力量,推广自己的农家藕粉。他的行动令人赞赏。

近年来,浙江为了解决农产品卖难问题出台了不少举措,比如建设农业品牌,开办农博会,成立农合联、开办农民学校等。政府部门不当甩手掌柜,并不意味着做“不放手”掌柜。

解决农户营销“大事”,还需要农户多想些“大事”。只有农户自己发挥主观能动性,多考察市场、对接市场,多了解些供销信息,想些应变措施,丰产并不丰收的魔咒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决。

【1】【2】【3】【4】【5】【6】【7】【8】【9】【10】

(责编:王丽玮、吴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