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铜钱的旧事

李建华

2018年01月12日09:20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父亲和铜钱的旧事

  读小学时,我有十多枚铜钱。那是我父亲玩剩下的。据他说,他小时候不但有好多铜钱,还有铜板。这些铜板,不仅有紫铜的,还有黄铜的。他与一帮儿时的伙伴,就凭着这些铜板做游戏,什么“抛抛儿”(铜板有正反两面,正面是条龙,反面是字,抛上去掉下来是龙就赢,不是龙就输)、“旋旋儿”(用手旋转铜板,看谁旋转时间长),乐此不疲;用铜钱做毽子的事,他是不干的,用他的话说:“那是女孩子的玩意儿。”如果实在找不到人玩,就一个人伏在桌子上,用一只手的拇指与另一只手的食指夹住铜钱或铜板,使劲一拧,那铜钱或铜板便滴溜溜转个不停。那时,我们家铜钱、铜板有好多枚。“大跃进”时炼铁、炼铜,有一部分交给国家,建设社会主义,进了熔炉;“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时又丢失了一些,到我手中,只剩下这十几枚铜钱了。

  父亲会玩铜板游戏,更会收集铜钱。他按字典后面的中国历代纪元表对照,最早的是“万历通宝”,以后都是清朝的。可要收全一个朝代的铜钱品种也不容易。父亲决定收全清朝的铜钱品种。“康熙通宝”“顺治通宝”“乾隆通宝”都一一对上了号,到了最后,就差两枚,一枚是“咸丰通宝”,一枚是“雍正通宝”。当时,父亲急着找这两枚铜钱,连晚上做梦都在想铜钱。白天,他去古玩店找看,晚上到朋友家寻访,工夫不负有心人,在朋友那儿得到了一枚“雍正通宝”,父亲也回赠朋友一枚“宽永通宝”。

  可“咸丰通宝”又去哪儿找呢?一天,父亲听说不知道从哪儿来了四五个摊子,有卖铜钱的,有卖邮票的,于是就去摊子那儿看。每个摊子前面都围了一大群人,父亲费了好大的劲才挤了进去。只见一个穿草绿色衣服的人,正拿着几串铜钱与买者讨价还价。父亲蹲下身来,到处翻看,终于,找到了一枚“咸丰通宝”。虽然,这铜钱在那时要卖三元钱,可父亲顾不得贵了,买到手后就兴高采烈地回家了,因为清朝的铜钱收齐了。父亲把它们排列好,放在一个精致的盒子内,有空就拿出来瞧瞧。

  别看这小小的铜钱,其中的学问还真不少。比如说“康熙通宝”吧,就有两种,一种铜钱上的“熙”字与今天的熙字是一样的,还有一种却写成了“熈”。父亲说曾有一篇文章中提过传说,有一种“康熙通宝”制时,曾放进一尊金罗汉,故称此钱为“罗汉钱”。铜钱上的“熙”字没一竖的,才是罗汉钱。

  清朝是满族人统治天下,所以清朝的铜钱与明朝的不相同。铜钱反面多了两个奇怪的文字,后来才知道是满文“宝泉”。当时,人们背着钱出去买东西做生意,把一千个铜钱串成一串才是一贯钱,所以铜钱不能太大,太重。清朝铜钱中,最大的是“顺治通宝”,可能因为顺治是满人入关后的第一个皇帝吧。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