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路”的38年春运路

【查看原图】
伍晓刚在列车中售货。
伍晓刚在列车中售货。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2018年02月09日21:32

人民网杭州2月9日电 (张丽玮、张帆)在杭州驶向呼和浩特的K656列车上,伍晓刚推着售货车在各个车厢里来回售货,就像过去的38年一样。而与之前不同的是,今年三月,伍晓刚就将退休,离开工作了一辈子的铁路。

春运时售货员工作环境如何?核载118人的坐铺车厢里,算上购买站票的旅客,超员了近50%,过道上,车厢连接的地方站满了人、放满了行李。伍晓刚推车前行时一直不停地向周围的旅客说到,“不好意思,麻烦您让一下。”不仅是人“挡道”,不少旅客的行李箱也摆在了过道上,路上遇到行李时,伍晓刚总是先轻声向旅客问到:“不好意思,我动一下您的行李,过一下售货车可以吗?”在征得允许后,伍晓刚才轻轻提起行李放在售货车后,等车通过了,再将行李放回至原处。就这样,一节25米的硬座车厢,伍晓刚硬是走上了半个小时才走完,而伍晓刚却说:“这还不算特别挤,80年代初我刚工作的时候,一节车厢多的时候有近250人,连厕所里都要挤上四五个。”

随着列车慢慢驶向终点,列车上的人也少了许多,伍晓刚的行进轻松了不少,人群散去后的车厢中,却很少看到有随处乱扔的垃圾。“这是让人工作时最舒心的变化之一了。”伍晓刚告诉记者,80年代初,改革开放刚开始没多久,人们刚刚走出家门外出打工,那时候人们的素质还不够高,垃圾随处乱扔的现象时有发生,通常一晚醒来,列车快要到站时,人不剩多少,垃圾倒是一堆。而38年后的今天,第二代务工者外出打工,素质很明显有了提升。“虽然垃圾的量还是很多,但是都已经投放至了座位上常备的垃圾袋或是车厢中的垃圾箱里,随处乱扔的现象已经很少了。”伍晓刚说,看着整洁的地板,不仅车推起来更方便,自己工作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80年代初的春运里,还有个有意思的现象。伍晓刚说,最初自己在杭州驶向北京的列车上工作,后来才转至驶向呼和浩特的列车。那时候,春运刚开始时,驶向北京的列车里总会有一群操着浙江口音的本地人反向而行,他们的行李里装着各种各样的小商品。过年前,这群“浙商”要带着家乡的特产去北方做一笔买卖,赚到钱才回乡过年。“他们通常是夫妻档,这样一是带的行李能多些,二是一个人走开的时候,一个人还能帮忙看行李。”伍晓刚说,“那时候我还帮忙补票,其他回家的人补票是因为没买到票,而‘浙商’夫妻们补的却是行李票——因为按规定一个人只能携带20公斤的行李,超过了就要补票。那时候一张车票才二三十块,而‘浙商’们补行李票就要补上十块左右。”而现在,随着网上购物和物流的越来越方便,这群“浙商”们再也不用长途跋涉去外地兜售特产,春运的列车上也几乎见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每年春运都是铁路运输最繁忙的时候,为了能让在外的游子回到家乡,回到父母子女身边,铁路工作者总是加班加点的忙碌着。在伍晓刚的心里,一直也有着一个遗憾。父亲90岁那年,因为很久没有和儿子一起在家过过年了,便想让伍晓刚请假一天,陪陪自己,伍晓刚却说,春运时大家都在加班加点,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请假呢?自那次拒绝了父亲以后,父亲衰老的身体并没能再撑过一年,伍晓再也没法和父亲一起过年了。

明年开始,伍晓刚终于能在家里过年,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了。回望自己过去的38年,伍晓刚说,自己虽有遗憾,但从不后悔——“虽然自己没能和家人团聚,但是让千千万万人能够安全回到家。”伍晓刚说,每当看到旅客们下车时激动的心情,自己也跟着感到了温暖。

分享到:
(责编:张帆、吴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