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禾城春节即景

欧福泰

2018年02月13日09:07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旧时禾城春节即景

随着丁酉鸡年离我们渐行渐远,戊戌狗年正向我们走来。嘉兴自古以来,“土膏沃饶,农桑耕织;风俗淳秀,人物文贤(清《搢绅录》)。”那么,一年一度的传统佳日自然不会是很简单的。在清代嘉兴学者项映薇所著的《古禾杂识》(后王补楼、吴受福续补)、清《嘉兴府志》和其他的一些史料中,对清代、民初的禾城春节民俗作了生动翔实的描写,让我们欣赏到一百多年前禾城居民是如何欢度春节的盛况。

大年初一,是春节热闹的最高潮。黎明,禾城四处的爆竹声不绝于耳,特别是东城、南城和北城是商业的集聚地,商家为了祈盼来年的生意兴隆,于是拼命地放起了象征吉祥如意的开门炮仗。许多富贵人家还敲起了欢庆锣鼓,邀请民间乐队齐奏“太平乐”。当时的百姓十分相信神灵,大年初一先去跪拜家中摆放的佛像,然后再跪拜列祖列宗;有些条件较好的,则在家庙举行跪拜仪式。然后,全家人集体向家中长者跪拜或是鞠躬致礼。最后,全家人围坐一起,吃着象征团圆和谐的汤团、小圆子,或是吃长寿面。“元旦(指大年初一)夙兴声爆竹启户,主人肃衣冠,悬祖像于中堂,群子姓旅拜毕,以次称贺(据《嘉兴府志》)。用完早餐后,然后齐集到城隍庙(位于今勤俭西路原嘉兴镇政府内)、玄妙观(位于今勤俭东路原纺织大楼)等庙观烧香拜佛。城内的集街、县南街、集庆街等和城外的月河街、中基路、宣公坊、甪里街、澄海门一带,到处都是人山人海,挤挤挨挨,“填塞街巷,城隍庙为最闹(清项映薇《古禾杂识》)。”从正月初一开始的城隍庙,“百物俱集;星卜杂流,诳语欺人;歌吹之声,不绝于耳;茶坊酒家,至不能容膝。”禾城四边集市,有捏糖人的、卖长生果(花生)的、卖雪梨膏的、摆象棋摊赌输赢的、唱戏的,舞龙灯、耍狮子、打莲湘、荡湖船……碗担、糖担、蛋担之类,无所不包,乃至引得小孩迈不了步,“儿童环立注视焉,”非要父母掏银子买下不可。当然,正月初一(还有正月初三)这一天,按俗在路边可点起香烛,但家中是万万不能扫地的。因为生怕一扫地,就将钱财扫出了门;还有就是生怕扫地扬起的灰尘,会触怒神佛老爷。“(大年初一)焚道路香,禁扫地,邻里亲知相过贺岁,曰,拜节(据《嘉兴府志》)。”

大年初一的走亲戚朋友或上司家里去互致拜年是免不了的习俗。一般人家走动一下,寒喧冷暖即可。而禾城的许多富家大户,则将此事看得极为隆重。这里要说明一下的是,清咸丰十年(1860),太平军进攻嘉兴,清军与太平军在禾城打了一仗,禾城蒙受了一场战乱,百姓死伤无数,史称“庚申乱难”。此后,禾城的治安形势一直不好,盗抢案件增多。自清同治、光绪年以后,禾城的大户人家平时只开边门,有事则开大门。然而在正月初一至正月初三(亦有至正月初五),大门洞开。富家大户早就在门厅准备好了笔砚及大红拜年簿。大年初一,亲戚朋友前来拜年时,必会在拜年簿上留下诸如“福星高照”、“五子登科”、“富贵有余”、“升官发财”等吉祥语,一天要留下数十人的祝福墨宝。此拜年簿一直要摆放到大年初五才可收去。拜年客来时,定会向主人献上一只漆盒子,内里装有桂圆干、荔枝干、燕窝等高档果品或高档茶叶,还有一些糯米团子、枣子糕、莲子羹等,图的也是“合家团圆”、“早生贵子”、“五谷丰登”之吉利之意。还有一些大户人家,将拜年祝福写在梅红纸上,底下署上自己的姓名、字号,以及自己的官职或店号,命仆人挨家挨户去投送,此片称“名剌”,也称“京片”。百姓在街巷中如相遇,则口中称“新年好”,并互相拱手作揖即可。还有一些人称“老赌棍”者,正好趁春节期间,人们休闲在家,街上游人如织,于是鼓动众多赌徒,胁裹不明真相的人前来聚赌。因是春节,官员看见也视而不见,“曰年兴,官不之禁。”当时月河街、中基路、县前街等赌馆内,每天赌客众多,吆喝鼎沸,谓之“年头博戏”。只可怜那些看到别人几圈麻将下来,就能赚到数百两乃至数千两银子(当时一名织工年薪十多两银子)也手痒痒的不谙赌博深浅之人,几圈麻将下来,就输了个精光,有些甚至输到仅穿着单薄裤褂而出门。“然此风盛极,竟有从此败家者,可不戒哉。”

大年初四,午后,禾城百姓开始“接灶”。因为在上年的腊月廿四,百姓为了“灶神”要上天奏事,也就是“灶神”要到天老爷那里去叙说人间境况。为甜甜“灶神”的嘴,让他在天老爷那里多说些人间好话,禾城百姓已进行了“送灶”、“祭灶”仪式。如今要去接“灶神”回家。还有一说,为准备迎接大年初五来到人间的“财神”。这天晚上,无论大家小户,家门前左右需各悬红灯笼两盏,在中堂案桌上摆放了水果、粉团、大鱼大肉等物;厨房灶头上必定要贴着灶神像,迎接灶神回家。还有贴着“财神”像的。上半夜的大门是不好关的,否则“灶神”跑不进门;也有生怕“财神”跑不进门,转而跑到别人家里去了。此谓“接路头”。有些还设置了“路头饭”、“路头汤”,给风尘仆仆刚从天老爷处汇报回来的“灶神”点点饥。也有一说为迎接“财神”而置,给“财神”用餐,让他来到自己家。

正月初五,传说中的财神生日。早在初四晚上,禾城有些商家老板就急不可耐地张灯结彩,一派喜色,准备迎接五路财神。起先,“迎财神”仪式一般在祈求发财的商家举行,后来逐渐扩大到官宦家庭、平民百姓中,可见为利者趋不是虚言。正月初五这天,禾城的商店及街巷自是一番热闹景象,“市肆及贸迁人家,缘是群趋若鹜。”人们祈盼迎接的五路财神,也就是取东西南北中之意:东路招财;西路进宝;南路利市;北路财神;中路玄坛。其中的赵玄坛又是五路中的大元帅。这天,许多禾城商民蜂拥穿过北门(望吴门),来到门外的月河中基路“财神堂”,朝着其内供奉的赵玄坛元帅倒头便拜。当时中基路上的各类摊肆达到百余家,为求生意兴隆,街上的商人每逢财神生日,必定前来拜祭。月河中基路“财神堂”也就成了商家祈求迎福纳祥、招财利市的拜祭场所。清末民初,有些市井无赖之人,趁机发些不义之财。他们将自做或买来的“金元宝”,假冒这些“金元宝”是从“财神堂”或其他庙中请回的,挨家挨户地分送“财神金元宝”,当然是要收钱的。有些店家在自家店中举行祭祀“财神”仪式,“邀请”店员、伙计参与,颇为隆重。这个仪式可说是有喜有悲,因为关乎全体店员、伙计一年的去留。如果老板让这名店员来拜财神的,即为继续雇用;不唤他拜财神的,即意味着卷铺盖回家。

旧时禾城春节的热闹场景,一直要到正月十五闹完元宵才告结束,一切恢复正常。

(责编:金童(实习生)、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