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一丹 退休三年再回荧屏聊家常

金力维

2018年02月13日08:34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敬一丹 退休三年再回荧屏聊家常

用文字找到另一种满足

《谢谢你,我的家》是季播节目,集中录像。敬一丹集中十几天采访了50多位嘉宾,平均每天五六位,每位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算上化妆和对台本准备,这份退休后的“返聘”工作绝不轻松。“我妈看完节目说,‘你还那样’。这是夸我还是批评我?是说我没有懈怠,还是没有进步?”敬一丹暗自揣摩,但她坦言这样的工作强度有点超负荷,“让我高兴的是,和每一位嘉宾见面的时候,我还能保持原来那种兴奋。因为我对他们有好奇,尤其是聊家里故事的时候,我特别好奇别人家的日子都是怎么过的。”

退休近三年,敬一丹出版了两本书,从事慈善活动,继续主持每年的《感动中国》特别节目,工作强度保持着退休前的节奏,用她的话说,区别仅在于,退休后时间弹性更大,但还是有一些计划,每件事都有时间表,比如退休倒计时一年时,着手写职业生涯回忆录《我遇到你》。“当我有了目标时,就觉得生活过得特别充实。退休的时候,我是做好充分准备一步步走到那儿,心情特别平静,我已经看到了,有些事情会延续,有些新鲜的东西我会接触。我过去主持新闻类的节目,这次做了一个‘家’的节目,有原来的积累,也有另一面的放大。所以,我不喜欢别人说‘敬大姐完成了一种转身’,我不可能在退休之后再贴上一种以前身上没有的东西”,敬一丹说。

去年年初,敬一丹发动大学同学一起写书,《我:末代工农兵学员》在五四青年节出版。这是一部末代工农兵学员的青春记忆,他们是那个特殊年代艰难而幸运的一拨人。从天南地北把同学们找来,发动大家一起写回忆录,敬一丹颇有成就感。一方面,崔永元做口述历史的启发,既是写自己也是在记述历史,记述下来就不会因时间而淡忘。另一方面,文字表达让她找到镜头之外的另一种满足感,“我们本来就不应该把自己看得那么窄,表达的方式是多样的。原来我习惯在镜头前,说的很多话都是公共话语,现在我写书,说的是我的话语,有一种在镜头前所没有的感受,我喜欢这种状态,更安宁的,更沉淀的,接下来我会把用文字表达当成一种常态”。

(责编:张帆、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