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羔美酒

清宸

2018年03月06日09:29  来源:宁波日报
 
原标题:羊羔美酒

我爱听戏,很多唱段耳熟能详,比如马连良先生《空城计》中那段“西皮二六”——“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这段太经典了,很多票友能不打磕绊地完整哼唱下来。可会唱不代表真懂。如果笔者就此段唱词问个问题,恐怕不是每个戏迷都能正确解答的。

《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的“空城计”,说的是街亭失守后,司马懿大军直逼西城。当时诸葛亮手头无兵可以御敌,然而他却大胆利用对手多疑的性格弱点,故意城门洞开。自己披鹤氅,戴纶巾,手摇羽扇,极为高调地引了两个小童,在城楼前焚香操琴。司马懿乃是信奉兵不厌诈之人,见此光景,自然疑窦丛生,担心“空城”之内设有埋伏。想那诸葛孔明素来狡黠,莫非是想请君入瓮?思来想去,司马懿纵是老奸巨猾,也不敢冒险,最后还是下令退兵了。这出戏中,诸葛亮曾潇洒唱吟:“西城的街道打扫净,准备着司马好屯兵。诸葛亮并无有别的敬,早预备下羊羔美酒,犒赏你的三军……”这最后一句中“羊羔美酒”四字,笔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想当然地认为是:就着羊肉喝美酒。因为在我的想象中,“智圣”诸葛亮再怎么风流儒雅,也是军中人物。所以论到喝酒,自要备下好肉才行。他城内虽无一兵一卒,但在敌人面前,戏必须做足。于是不仅盛情邀请司马懿进城,还表示自己打算以羊肉、美酒,作为劳军之用。

然而在看了一些古代通俗小说后,我发现,《儒林外史》《醒世姻缘传》中都提到过“羊羔美酒”或“羊酒”。连电影《逃亡》中,田汉先生作词的那首插曲中也唱道:“有钱人家团团坐,羊羔美酒笑颜开。”

我国对传统美酒的命名方式多种多样,有的点明种类,有的展示品牌,有的以地域为名,有的在酒名中介绍原材料。羊羔美酒就属于最后那种类型。这一美酒在晋代时就有了,唐宋时更是流行。据史料记载,杨贵妃过二十岁生日时,唐玄宗从诸多贡酒中特别选出羊羔酒,为其祝贺。所以论起来,该酒绝对属于高档品。根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当时东京的高级酒肆中出售羊羔酒,“要卖到八十一文钱”。而美食大家苏东坡也曾在自己的诗作中说:“试开云梦羔儿酒,快泄钱塘药玉船。”可见,这是一种品质相当不错的贵族酒。因是奢侈品,便也用于礼尚往来。像《金瓶梅》第三十回,西门庆给当朝太师蔡京送礼。和那“黄灿灿金壶玉盏”及“锦绣蟒衣”同时送出的就是“汤羊美酒”。蔡京乃高官显宦,自然晓得各种酒的品级。饶是如此,他看到羊羔美酒,也一面说着“这礼物绝不好受”,一边赶紧给了西门庆一个副提督的五品官衔作为回馈。西门庆这礼送得还是相当值的。

此外,还有一则相关轶事,也颇有意思。说是雍正帝曾亲手给年羹尧写过张纸条,上书:“在宁夏灵州出一羊羔酒,当年进过,有二十年宁夏不进了,朕甚爱饮,寻些来,不必多进,不足用时再发旨意,不要过百瓶,密谕。”若此事为真,可看出雍正帝也颇有酒徒资质。可身为帝王,他不好意思为了一己私欲而大张旗鼓下旨要求进贡,只好写个小纸条将自己的心思知会给抚远大将军年羹尧,当然这其中也有笼络之意。

羊羔酒真的那么好吗?笔者没喝过,不好妄论,只知: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和清代学者李汝珍都赞誉过该酒,想来味道不会差!

照理说,这是一种用羊肉酿造的酒。而酒最怕遇油,偏这“羊羔美酒”还真就是纯正地道的“肉酒”——中国人在美食上的创造力和巧妙心思真不可小觑。至于这酒的制作方法,不妨参考一下专业记载。现今能寻到的古籍中,相对靠谱的是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该书是如此记载的:“用米一石,如常浸浆,嫩肥羊肉七斤,麴十四两,杏仁一斤,同煮烂,连汁拌末,入木香一两同酿,勿犯水,十日熟,极干滑。”这是古人之法,不知今天是否依然沿袭。

(责编:张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