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影垂垂若有思

《古今名媛百花诗史》“庞龙德抄本”

赵青

2018年03月08日08:44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顾影垂垂若有思

※嘉兴才女

中国古代女子由于受到封建礼教的束缚,以“三从四德”为生活准则,只有极少数的女子能够读书识字,若想著书立说,或者拥有一部自己的作品,难乎其难。但是,明末清初时期,嘉兴却有一位极具才情的女诗人归淑芬,不仅有自己的诗集,还编纂了两部以历代女子咏花为主题的诗歌总集《古今名媛百花诗史》与《古今名媛百花诗馀》,开创了嘉兴女子编纂诗歌总集的先例。当时,可与之相提并论者唯有山阴王端淑的《名媛诗纬初编》、泰兴季娴的《闺秀集》等,实属凤毛麟角。

归淑芬(?—1685后),字素英,嘉兴人。文学高阳继妻。工诗擅画,《槜李诗系》三十四云:“兼工书画,然笔墨珍惜,购之不多得也。”著有《云和阁静斋诗馀》,一作《云和阁诗集诗馀》,同里王方伯庭、曹侍郎溶为之序;并辑有《名闺诗选》、《古今名媛百花诗史》、《古今名媛百花诗馀》。

归姓在嘉兴属于小姓,历史上鲜有名人,就目前而言归淑芬家世可考证的资料甚少。即使在与之同时期的文人王庭、女诗人徐灿及其夫君高阳所作序中皆未见有提及归淑芬家族及其家人情况,只记载其为同邑高阳继妻。应该育有一女,有词一首《踏莎行·春日永丰村庄访女》为证,永丰村或许即今日之曹庄乡。归淑芬的文学才华或是源于家教,或是婚后受其夫君高阳之影响。但是根据嘉兴文人王庭为归淑芬《〈云和阁〉序》中所言,高阳与归淑芬婚后即过着隐居生活,以唱酬为乐,疑归氏在嫁与高阳之前即已工诗,否则不会如王庭之言:“予观高子久于文社知名,揣摩所成尚未一遇。自得孺人,遂谢嚣城市,就僻苎村,水远林深,偕欢吟咏。”

归淑芬夫君高阳是嘉兴世家子,字葵庵,鄜县知县高登第孙。诸生。“性狷介。善画,有倪瓒之僻。非其人,不轻易作其诗。”著有《颜子疏解》、《山南草堂集》。

王庭在《〈云和阁〉序》中对归淑芬高阳夫妇二人评价颇高:“维高子不以井臼烦孺人,而孺人亦终不以声华荣利之意俗高子。”将其比之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谢安与刘氏夫人,“昔谢安后寂寂东山,为刘夫人捉鼻,孺人之志趣斯大过之矣。”并赞叹归淑芬“其词句多英新而出之,宕逸云行,自如泉涌不竭,有才士之风。”

志趣高雅且又性情澹泊的归淑芬,在婚后跟随夫君高阳隐居于近嘉兴南堰探花湾的花园村,此处不仅以盛产花卉而著称。又因为这里是城乡结合部,风景绮丽,且野趣横生,故每逢花季,往来赏花者络绎不绝,并成为历代文人雅士隐居之所,如明中后期文人周履靖便携其妻桑贞白居于此。

寓居于此的归淑芬高阳夫妇经常“与村人较晴量雨,暇则细访种植之法。”并且“按时察谱,听月评花,其间荣悴之先后,盛衰之异同,几历春秋,确有明验矣!”他们如同神仙眷侣一般日夜沉浸在四季花香的氤氲中,过着莳花弄草的美丽日子。归淑芬自序中亦言:“余不妨与花相亲,故当淑景良辰,芳菲满径,红紫争妍,亦如解语,尽能消恨。爰取其种异而品贵,香艳而娇媚者,随时检点,莫不留题。所以匠心绘影,刻意摹神,于花为近似焉?”

由于这段美好的生活经历,使得归淑芬萌发了“曷不纪诸诗,以为后世劵?”之雅兴,因此为我们留下《古今名媛百花诗史》与《古今名媛百花诗馀》。诗集中不仅保存了大量的女性诗人资料,同样也使我们随着花序变化而欣赏到不同时节的百花芬芳,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可谓贡献匪浅。

至2016年之前,我们所能看到的归淑芬著作只有一部藏于上海图书馆的《古今名媛百花诗馀》,是集共四卷二册,为归淑芬与嘉善麟湖沈栗、嘉兴申蕙、孙蕙媛合辑,清康熙廿三年(1684)出版,前有嘉兴女诗人孙蕙媛序,后有嘉善麟湖女诗人沈栗题识,索书号为线普长383726-27。《古今名媛百花诗馀》按照春夏秋冬四季十二个月的花序排列,计有孟春、仲春、季春、孟夏、仲夏、季夏、孟秋、仲秋、季秋、孟冬、仲冬、季冬,嵬集自宋至清初诸多女诗人作品,其中宋十七人,元五人,明二十六人,清四十五人。集中有数位嘉兴地区女诗人为仅见,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文史资料!2008年由南京大学收录在《全清词·顺康卷补编》中出版。

因归淑芬为主编者,故其作品有六十四首之多,其词颇为纤巧俏丽,具有江南女子特有的风姿,如《望梅花·绣球花》:

非雪非琼非绣。四面梅花围就。

剪剪春风堪细透。恐把天机轻漏。

心巧何忧怀恁事,未老冰姿先绉。

从孙蕙媛序中可知归淑芬编纂诗史在先,诗馀在后,“纂辑花史,续以诗馀。四时分列,百花备举。”而真正具有神秘性的正是《古今名媛百花诗史》,由于数百年间的社会动荡,几经沧海桑田,文化遗产多遭毁坏。至2016年夏,有幸在嘉兴市图书馆范笑我君“听讼楼”处终于见到期盼已久的《古今名媛百花诗史》,可谓幸哉!

此集为江苏吴江芦墟庞龙德于嘉庆年间所抄,故称之为“庞龙德抄本”。关于庞龙德情况不甚明了,根据其五世孙庞本关书于《古今名媛百花诗史》抄本前言所云庞龙德为清乾、嘉年间人,居住于梅湾,“龙德公好学,晚年双目失明。又能写对。”庞龙德自有题识“嘉庆二十有二年(1817)岁次丁丑孟夏月濣,前年所闻得牌田梅宅有《古今名媛百花诗》全部,吾亦欲得受,故在灯光前,夜夜抄录。”非常感谢这位先贤的“亦欲得受”与辛勤抄录,为我们留下了一部弥足珍贵的诗歌总集。《古今名媛百花诗史》因是抄本,共一册,百馀页,前有高阳、归淑芬、徐灿三序,收录自晋至明末清初诸多女诗人咏花之作,亦按春夏秋冬十二个月排序。其中晋一人,梁一人,隋一人,唐六人,宋七人,元七人,明四十七人,清五十一人。此集为归淑芬单独编纂,其诗亦有七十六首,亦居于众闺秀之冠。

《古今名媛百花诗史》与《古今名媛百花诗馀》珠联璧合、相得益彰,成为嘉兴文史乃至中国文史中璀璨的瑰宝。

不幸的是,《古今名媛百花诗史》出版在即,一场大病却令归淑芬辗转病床,“外君葵庵促余授梓以公同好,奈梓未毕,而病魔复侵。伏枕又经年,真影瘦如梅骨,瘦如竹矣!”病愈后,归淑芬亲自为诗史作序,“至小春,望日晴窗,强起默坐焚香。恍如天女散花,馥馥布于空中。乃命侍儿涤砚,觉墨花顿涌,是不可无文。联赘数语。”

最后摘录归淑芬《百花诗史》中一首《木香花》以飨读者:

玉蕊含香垂绿丝,丹心默忆故园时。

故园萧瑟春依旧,无计留春只自垂。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