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帆停脚看风景

王占黑

2018年03月13日08:52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落帆停脚看风景

清代本地诗人朱彝尊在《鸳湖棹歌》第五十五首这样写道:

秋泾极望水平堤,

历历杉青古闸西。

夜半呕哑柔橹发,

亭前灯火落帆齐。

京杭大运河从苏州塘到杭州塘,有一段要从嘉兴城的东北角流向西南角,大约是旧时北丽桥到西丽桥的部分。由苏入浙,端平桥和秋泾桥之间,有一座杉青闸。这闸是隋唐就有的,古人称为“入浙第一闸”。闸西边有一座“落帆亭”。

亭如其名,船人南来北往,到了此地,望见高翘的檐头,便谢帆停脚,在这一处看着夕阳西下,沉入运河。而后岸上千家灯火亮起,远近忽闪,炊烟散开,一派夜晚的安宁。而岸上的人家也望向河中,看到成百只客船、货船停歇靠岸,船人进出,洗脸洗米,一盏盏水上煤油灯接连亮起,自是相看两不厌了。

不过这是我读这首诗的时候,依着已有的文字,脑中跳脱出的古代场景,运河景象真真什么模样,后人又怎么能一一知晓呢?只好感谢朱彝尊能有如此雅兴和耐心,一一写下往日嘉禾的风光,有了他的闲笔趣笔,我们这些居住于此的无名晚辈,才有机会想象自己脚下的土地,想象一段过去的历史。

落帆亭自建成以来,始终与杉青闸相伴而坐,一静一动,一虚一实,所谓“杉闸风帆”,说的就是此处风景。杉青闸官舍自唐代已有,落帆亭则是宋代加上的点缀。除了亭台,它还曾有一大片优美的宋代园林风景。史书记载,此地由宋熙宁年间建造,明天启年间重修,清代光绪年间再建。可惜后来陆路发展,而运河淤塞,水闸废弃,落帆亭也落得冷冷清清了。不过明代文人李肇亨有诗为证,仍可叫我们窥见当年运河畔的盛丽风光:

柳枝沙岸夕阳边,依归帆樯卷暮烟。

关于“杉闸风帆”,再往前一些,元代本地画家吴镇曾绘制《嘉禾八景图》,其一正是:

杉闸奔湍,一塘远接吴淞水,两行垂柳绿如云,今古送行人。

买妻耻醮藏羞墓,秋茂邮亭递书处,路逢樵子莫呼名,惊起墓中灵。

原来,早年的落帆亭不仅仅是观光园林,还曾作过邮件传递的驿站,它与周围的风景相互映衬,也显得更有层次感。落帆亭对面有一座“羞墓”,相传是汉代朱买臣妻子崔氏的坟墓。传统戏曲中的《马前泼水》,《三字经》中的“如负薪”,讲的都是这桩事体。朱买臣少时家贫,卖薪自给,每日砍柴,置书树下而读,崔氏不满,逼夫休她改嫁。后来买臣位居高官,荣归故里,崔氏羞惭而死。

崔氏羞不羞,恐怕没几个人真正了解,这“羞”字,只是后人的一种道德评价罢了。可是谁又能说女性不能追求自己的婚姻快乐呢?谁又能断言丈夫当了高官就能让婚姻圆满呢?不过这墓是真的存在过,可惜如今没有了。和“羞墓”一样消失的,还有落帆亭后面的“嘉禾墩”,“禾墩秋稼”亦是当年的嘉禾八景之一,自然也是禾城之所以为禾城,最经典的一幅秋收场面了。

待到我的祖辈在运河边生活时,杉青闸早已不再水流湍急,落帆亭边也不见千帆降落了。宽阔的河道上,一边是落帆亭,一边是近代才起的“洋关”——外国人建起的航运码头,又有天主教的文生修道院,城北的风景又是另一种东西结合的模样了。三足鼎立的桥梁里,除了衫青闸附近的端平桥,留下的一头是秀城桥,另一头是秋泾桥,两个古老的桥拱,像两位年岁已大的老人,背高高地躬起,桥面坑洼不平,世事在它们身上留下了印记,它们也看多了世事,平静,安详,毫不言语。

而父辈印象中的落帆亭,是同丝厂与丝厂宿舍联结在一起的。嘉丝联的老房子,有一部分至今仍留在原地,上世纪的建筑和装修风格,内里空荡荡的,夜间望去,窗户成了一个个黑黢黢的洞。

我不知道朱彝尊在写嘉禾船歌的时候,面对柔橹波光的运河千帆,是否想起过李肇亨站在同一地方所写下的诗句;李肇亨在独享热闹的码头风光时,又是否也曾想起过吴镇的画,而随之作出一番想象呢?可是当我站在这些沉默的旧地,总不免想起先人们的诗句,猜测他们的心绪,这大概是诗歌流传的最简单意义了。

小时候住在杉青闸附近,杉青闸这个词已经喊烂了,却从不去想其中的奥秘和历史。现在回过头去考察,又有一种古味融入日常的惊喜感,好像在自己和前人身上找到了一种神奇的联结。就像旧时私塾里的小孩子,摇头晃头背着四书五经,对其意义并不了解,直到滚瓜烂熟,成了秀才,反而从过往“口头禅”似的句子里寻找到全新的体悟,发现了这份时空留下的神秘礼物。

有时觉得,古人起的地名真是好听啊,秋泾,落帆,杉青,有颜色,有动作,有事物,充满诗情画意,又毫无“古迹”的高冷和做作,反而能恰如其分地融入一代一代人的日常生活中去。它们的面貌也和这些名字一样,把定格的端庄坐成了一种超越时间的美。

所以,即便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几年,大路小路来回走过千百遍,我仍感到目之所及,每一寸土地都有新的惊喜。

□读城名片

落帆亭,坐落在嘉兴城北的京杭大运河畔。古时船舶南来北往,樯帆如林,由于船入杉青闸时,必落帆才能驶过,有人便在西侧建造了一座亭子,取名为“落帆亭”,但始建年代不详。史书称,北宋神宗熙宁年初(1068年)曾重修;明代天启丙寅年(1626年)又重修;清光绪六年(1875年)再建。此亭风景甚好,有诗流传:“浓绿暗宫柳,肥红绽野梅”。后经改建,现为嘉兴本地的民间文化场所。

(责编:金童(实习生)、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