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蓑笠

王利明

2018年03月26日10:10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乡村的蓑笠

近日,“凤凰家”版面上汤闻飞老师所拍的《早春三月农民忙》老照片,拍摄了春日雨雪天气里,一个农民穿着蓑衣、戴着笠帽、赤脚在整理秧苗垅的场景,这是以前乡村的真实写照。这个照片让我思绪万千,往事历历。

蓑笠,是乡村人御风雨的工具。汉语词汇中是指用草或麻编织成的斗篷以及帽子。《仪礼·既夕礼》中有“道车载朝服,稾车载蓑笠。”诗文中最著名的是唐代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自从被贬到永州之后,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和压抑,用诗歌抒发自己孤独郁闷的心情。唐代的词中描写穿蓑戴笠最美的场景是张志和的《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张志和,字子同,初名龟龄。婺州金华(今浙江金华)人。唐朝肃宗时待诏翰林。后因事贬官,赦还,不复仕进,居江湖,自号烟波钓叟,词中的西塞山在湖州,这首词描写了秀丽的水乡风光和理想化的渔人生活,寄托了作者爱自由、爱自然的情怀。一蓑风雨,从容自适,水乡二月、桃花汛期,春江水涨、烟雨迷蒙。雨中青山,江上渔舟,天空白鹭,两岸红桃,色泽鲜明又显得柔和,气氛宁静但又充满活力,这既体现了作者的艺术匠心,也反映了他高远、冲澹、悠然脱俗的意趣。

乡村人的穿蓑戴笠,没有古代诗人的闲情雅致,穿蓑戴笠是劳动的需要,是辛苦劳作的体现。我小时候,家里有一大一小两件蓑衣,小的比较旧的那件蓑衣是我爷爷留下来的,大的比较新的那件是我老爸请人做的。我们一带的蓑衣不是青色的,是棕色的,因为是用纯棕榈来编织的。小时候屋前宅后的杂地上种有很多棕榈树,榈树是一种不割不长的树,只有年年剥割掉它的外皮,它就会长大长高,把剥割下来的粽存放起来,就可以等待穿村走坊制蓑衣是东阳师傅来制作。

在家厢房的门板上,东阳师傅用棕榈很熟练地编制蓑衣,两天时间完成。蓑衣形如古代的盔甲,人穿上它,手脚伸展自如,不影响劳动,它可以御雨保暖挡风,而且透气。斗笠比较简单,生资商店总有出售。春夏秋冬里有雨雪的日子,乡村人就穿蓑戴笠去劳作,尤其在插秧、播种、收割的季节,下雨也要争分夺秒去劳动,我也曾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去田间水沟的油菜花田里捕鱼,也曾去参加劳动挣工分,一天天风雨里劳作下来还是很累人的,没有悠闲自然的情意。

后来有了橡胶的雨披和塑料雨具,年轻人就不喜欢穿蓑衣了,只有年长的人依旧喜欢穿蓑戴笠,如今的蓑衣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线,很多农家人就把蓑衣挂在墙壁上,但如果家里建房上梁,在正梁上要钉红布后挂蓑衣,用蓑衣来驱邪扶正。

如今的蓑衣越来越少了,我家的蓑衣也被弃之了。蓑衣成了一种历史文物,还好我家南面张家角村上有个叫如清的人,在雨雪天里还是喜欢穿蓑戴笠劳动,店街塘“锦绣家源”的老房子里,还收藏着这蓑笠等一些旧物,让我们在怀旧中感慨时代的变迁。

(责编:王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