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西子乔

韩今

2018年03月29日08:43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诗人西子乔

深色短呢子大衣,光亮的棕色皮鞋,灰色礼帽,一米八出头的他站在中山门的路口等我。我们约好去钟山脚下王安石的故居半山园走走,“也许能找到几根王安石的头发,绑在琴弦间,弹出思古之情。”

西子乔,一位七十岁的新诗诗人,西湖桥边出生,以此为笔名。著有诗集三本:《太阳雪》,《太阳鸟》,《太阳船》。几个晚上,我都在读这位退休后才开始写新诗的长者的诗集,用诗人的眼光观察世界,感悟人生。

一个偶然的机会,刚从中学语文老师岗位退休的他,在书店里看到舒婷的诗集,翻阅后爱不释手!“我从小就是一个‘激动分子’,就是那种看到美景会大喊‘啊’的那种人,大家都说我有诗人的潜质,没想到这一潜就是半个世纪。”他买下这本《舒婷诗集》,废寝忘食地反复阅读,用铅笔在诗的空白处加批,写感想。空白页被填满,书页卷起边。于是再买一本,再读再涂。直到第四本,西子乔自己的诗开始喷薄而出。三年1000多首,一天一首。

西子乔的诗,多为十到二十行的短诗,语句凝练,轻盈,富有跳跃性,多用比喻,象征,有时是夸张的手法,注重在意境上下功夫。我喜欢他的诗,是因为他的新诗内容多为生命中对美好事物的感受和追求,明朗,健康,向上。

“海天像一本书/打开着/繁星是宝石镶嵌的文字/我是孤独而胆怯的读者”《仰望海星》。

“一只老猫/爬到树上去欣赏日落/我在树下/从它眼睛里看到晚霞”《黄昏与猫》。

在他早期的新诗中,旅游风景的描写占有半壁江山。听到早新闻说洛阳大雪,黄河封冻,他便收拾两件衣服,打车去火车站,去看“洛阳的雪,黄河的冰”。

2015年,他购买了“歌诗达中国环球首航”的船票,和611个中国同伴,用了86天时间环游全球。他以每天在博客上发一首诗的形式,记录了从上海出发,经马六甲海峡到印度洋,穿过地中海和大西洋,再横渡太平洋回到上海的见闻和感想。第一首诗的题目就是《我疯了》,“带三个本子/四支新笔/一腔冷血/冰凉而透明的海天/摸不着边的水晶棺/我疯了”。

花20万周游世界,见识了低调的温州亿万富翁、充满爱心的台湾妇人、下了船就在异国他乡街头弹吉它的富二代。还有一个原准备周游世界后跳海自杀的癌症女患者,后在同行的一位九十岁的老中医劝导下,决心珍惜生命。这些人和事,和那红海夜航大风的冰冷,西西里岛上埃特纳火山的雄壮,爱琴海上圣托尼里岛的绮丽,以及纽约的豪华和白人眼中的冷漠,都成了西子乔的诗歌素材,都记入了后来的诗集《太阳船》。不断创新,写出“我”的诗,这是西子乔的志向。

在最近扬州的几首诗里,我感到了他着力创新的努力。“五亭桥亭角的铜铃声/肥肥的/把秋风撞痛/乱了我的心/瘦了她的羞”——《五亭桥》。诗人用拟人化的手法把铃声女性化,她高兴,兴奋,应该是肥的;害羞了,就瘦,就苗条了。

(责编:张帆、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