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哉,书韵青瓷

项献平

2018年04月09日20:29  来源:剑瓷龙泉
 
原标题:妙哉,书韵青瓷

龙泉青瓷是迄今为止唯一入选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陶瓷类项目,龙泉人自然以此为荣为幸。作为龙泉人,青瓷随处可见,难免会有些审美疲劳,因此对许多新作佳作,容易漠然视之,难以引起共鸣和震撼。走进张建平青瓷展厅,却让人耳目一新,震撼得几欲“哇”出声来!其视觉冲击大出意料,超乎预期。

尝试在青瓷器上融入书法的人不少,但佳作罕见。张建平的“书韵青瓷”,不仅让人顺眼,且让人凝思、遐想,回味无穷。字美、瓷美,自不待说,就连融入作品的小文也是美不胜收,遣词造句,看似信手拈来,却字字珠玑,字里行间充满了诗意、古意和情意。“书韵青瓷”,不是书法与青瓷器的简单叠加,而是两者的有机融合,是内在精气神相通和外在美感统一性的物化表现。融入了书的韵、文的“胆”,情的意,其作品不再仅仅是泥巴做成的器物,而是一个故事一种意境一种哲理一种情感一种追求一种想象或如此种种交叉综合的外在媒介,成了有生命有灵魂的精美神作。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一个观者都会有不同的感触和见解。

其作品“龙渊荷塘”为折口洗,粉青厚釉。上书文曰:“少居龙渊旧衙侧,衙前有荷塘一方,垂柳掩映。

花晨雪夕,无日不与荷塘为伴。或垂钓于塘畔,或纳凉于柳下。当仲夏之夜,繁星满天,荷香沁脾,蝉鸣蛙鼓,有若天簌;或当宿雨初歇,雾气缥缈,流青滴翠,荷露映日,游鱼戏萍,几疑身入瑶境,非复凡间。每自谓曰几世修行得生龙渊乎?”“内底画面为创作者自小生长玩耍的家门口荷塘,荷叶下游鱼、蝌蚪,自得其乐。”文之美,器之妙,釉之纯,三者融汇之精绝,令人拍案。其情之深意之浓境之美让笔者感动,心生共鸣。笔者依稀记得,当初的荷花塘,四周并不规则,也无围栏,只有垂柳环抱,显得随意而自然。有一沙子铺面的小公路从荷塘中间穿过,勉强可以通车。路侧有一珍稀古树,主干横出,凌空水面,名曰“老鼠桥”,孩童们在此攀爬嬉戏,把树皮都磨光滑了。夏秋时节,塘中的田田荷叶、亭亭莲蓬,隔老远便进入视线迎面而来。如今,沙子铺面的小公路拓宽成水泥大马路,荷塘成了两个小长方块,两水泥雕塑的“困龙”占居了狭小水面的不少空间,荷花塘四周更是被坚硬冰冷的水泥栏杆围得严严实实,碍了视线,非到近前,难睹荷莲芳容。当初的自然美,荡然无存也。无论是因了孩提时的情愫,还是心中那份美好记忆,或许还有其它更多动因,张建平创作了“龙渊荷塘”,多少给龙泉人精神上些许慰籍。

张建平的作品中,有许多似曾相识却未曾见过的器形,有状如山崖的“天行健”、形似顽石的“披云观日”、禽鸟般的“枯木逢春”、什么都不像的“梦”、不是玉璧胜似玉璧的“静能生悟”……也有不少作品是在传统器形上再度创作的,比如作品“成竹在胸”,取哥窑古盘形,呈天青色,冰裂纹衬托阳雕书法,盘口饰以回字纹,红木支架托盘,盘中书法的飘逸与红木支架的精美,相互辉映,显得异常高雅尊贵。整体感觉美极了。又如作品“凝霞滴翠”,取传统之洗,加以改良,青黄呈色,釉滴变幻,黄色环洗书幅与青釉协调相融,黄色洗口下挂滴釉,真的是“凝霞滴翠”啊!从张建平诸多作品中可看出,其创作思路开阔如天马行空,不拘俗成而器随心生,奇思妙想却不失尺度;题材广泛,承启古今;内容丰富,并收形神;器形大气恢宏,又不乏细腻;风格古朴典雅,亦具新意;其表现手法既有传统的,又有现代的,还有抽象的……笔者虽有诸多感触,然笔拙难以尽述。

张建平的学业本是体育,成为丽水学院的体育教育教授也算顺理成章之事。可文章、书法、瓷艺俱佳,又获得陶瓷艺术国家二级教授头衔(集双教授职称于一身),玩出个书非书、瓷非瓷的“书韵青瓷”另类来。

其作品“有容乃大”,还被美国哈佛大学永久收藏。跨界如此成功,让人感佩不已!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