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人莫便纤腰舞

赵青

2018年04月12日09:53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逢人莫便纤腰舞嘉兴女诗人杨绛子

明崇祯十四年(1641)六月七日,当名列“秦淮八艳”之一的柳是(字如是)嫁为六旬老翁钱谦益为侧室时,她的心中始终念念不忘着一个人,即依然独居于吴江垂虹亭畔的杨绛子。

杨绛子,嘉兴人,柳如是妹。史料中有关其生平记载虽然寥寥数语,却为我们刻画出了一位“性耽禅悦,终身不嫁”的沉静女子。

与其姊柳如是一样,杨绛子也喜欢作诗,并著有《灵鹃阁小集》。在柳如是嫁与钱谦益后,杨绛子并未跟随其姊而去尽享荣华富贵。

徐乃昌《闺秀词钞补遗》“杨绛子传”附有柴紫芳《芦峰旅记略》云:“柳河东君如是归虞山蒙叟后,其妹杨绛子犹居吴江垂虹亭,鄙姊之行,遂不与人往来。构一小园于亭畔,归心禅说。”

王蕴章《然脂馀韵》卷一又云:“质钏镯得千馀金,构一小园于亭畔,日摊《楞严》、《金刚》诸经,归心禅悦,颇有警悟。”

杨绛子虽然身为女子,却颇具超凡脱俗的名士之风,曾经游历名川大山,“尝谒灵岩榰硎等山,飘遥闲适,视乃姊之迷落于白发翁者,不啻天上人间。”其特立独行的的举止引来另一位名头很大的艺妓薛素的仰慕,“嘉兴薛素素女士慕其行,特雇棹担书,访绛子于吴门。相见倾倒,遂相约不嫁男子,以诗文吟答、禅梵讨论为日课。乃同至慧泉,溯大江而上,探匡庐,入峨嵋,题诗铜塔,终隐焉。”

薛素一名薛五,字素素,又字素卿,一作雪素、素君,小字润娘,江苏吴江人,金陵妓,后居嘉兴。举人沈德符妾。“人言素素有十能:诗、书、画、琴、弈、箫、饮酒、驰马、走索、射弹也。”著有《南游草》。

然而,好景不长的是,“其后素素背盟,复至槜李。绛子一人居川中,足迹不至城市。”

关于杨绛子与薛素的这段记载,陈寅恪先生经过考证后认为至明崇祯十四年,即为柳如是嫁与钱谦益为侧室之年,时薛素素年已六十八岁,柳如是则二十四岁,杨绛子年龄当为更少。“世间若有年近古稀之老妪,转与二十上下妙龄之少女共为盟誓不嫁男子者,禹域之外,当今之时,何所不有,或亦可能,至于三百年前崇祯之季自无此奇事,可以决言,故紫芳所述,其谬妄不待辨也。”

且不论杨绛子与薛素的这段轶事是否属实,而独自留在峨眉的杨绛子依旧不改初心,“河东君数以诗招之,终不应。未几卒。”

杨绛子虽然生前著有诗集《灵鹃阁小集》一部,但是留下的作品也只有一首《高阳台·春柳·寄爱姊》,“盖讽蘼芜之作也”。从中不难可以看出她对世态的淡漠与清醒的认识,也表明杨绛子对人生的诠释:

过雨含愁,因风助态,江南二月春时。少妇登楼,怜他几许相思。流莺处处啼声巧,织柔条、摇曳丝丝。散黄金,持赠旗亭,劳燕东西。逢人莫便纤腰舞。纵青垂若辈,浊世谁知。张绪风流,灵和情更依依。天涯一霎花给候,也应嗟、坠混沾泥。怨东风,垂醒芳魂,吹老芳姿。

最后要提到的是,陈寅恪先生同样也在《柳如是别传》第四章《河东君过访半野堂及其前后之关系(六)》中,质疑杨绛子与柳如是之间是否存在着亲姊妹关系,“然则绛子与河东君之关系乃勾栏中姊妹行辈之名分,非真同产,此其可信者也。”

柳是(1618-1664),初名隐斐,字如是,小字影怜,自号河东君,本姓杨名朝,字朝云,小字蘼芜,小名云娟、婵娟、阿云,后更名爱儿,号影怜、继而,嘉兴人。曾为“秦淮八艳”之一。著有《戊寅草》、《湖上草》、《尺牍》、《我闻室鸳鸯楼词》、《西山唱和集》,又辑有《古今名媛诗词选》。

可以说柳如是之所以在后世名头很大,很大程度归功于陈寅恪先生为其所作的《柳如是别传》。其人“丰姿逸丽,工诗,长于七言近体,分题步韵,顷刻立就。作书得褚、薛法。年二十馀归虞山蒙叟钱宗伯,而名始著”。

即便杨绛子与柳如是并非亲姊妹,可以肯定的是杨柳二人之间的关系很是亲近,使得柳如是一直对这位妹妹牵挂不已。

令人慨叹的是,当时的中国正值明清鼎革之际,内忧外患之时,封建士大夫醉生梦死者多,而杨绛子却始终坚持“逢人便莫舞纤腰”的人生准则,至死不渝!

(责编:张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