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厚大村:一门双柱国 十子九登科

2018年04月13日17:22  来源:金华日报
 
原标题:厚大村:一门双柱国 十子九登科

清明时节,金西大地已经草木繁茂、绿意盎然。依水而建的汤溪镇厚大村已经从阵阵春雷中醒来,厚大溪清澈的溪水通过村内外交错纵横的水渠,滋养着厚大村大大小小2000多人。柳树发芽了,房前屋后的花开了,一年里最繁忙的季节也到来了。

据《金华市地名志》记载,厚大村始祖范叔载于南宋嘉定十五年(1222)自兰溪香潭迁此,护祖坟而发族。厚大村“厚”取里居之纯美,求子孙积累之厚,“大”则望姓氏繁昌之意,故村名“厚大”。

一门七进士

在厚大村范氏的心里,最引以为豪的祖先是范锷。

范锷又名范隐之,南宋人。据说,范锷娶过两房妻子,大房姓姚,被封为长寿恭人;二房是徐氏,据说她是皇帝的奶娘,被封为鲁阳郡夫人。厚大村人说,他们这一支是徐氏的后代,“由此说来,皇帝吃过我们太婆的奶。”厚大村的范姓村民一提到这里,就会露出自豪的笑容,哪怕他们当中没几个人知道是哪一任皇帝,这个说法是否属实。至今,村里的范氏人去世后,墓碑上都会刻着“鲁阳郡”三个字,那既是追宗问祖的表现,也是一种荣耀的象征。

当然,真正让厚大村范氏引以为豪的还是范锷及其儿孙留下的“一门双柱国,十子九登科”的美名。宋仁宗皇祐五年(1053年),18岁的范锷中了进士,后官至光禄大夫,上柱国大府少卿,被封为长社郡公。他的儿子范筠也于1088年被封为上柱国(正二品)。而范筠的十个儿子中,溶、渭、浒等五人中了进士,与范锷、范筠一起被誉为“一门七进士”。另外,十个儿子中有九个在朝廷做官,故有“十子九登科”之名。只有八子范浚显得很另类,不愿意与奸臣秦桧同流合污,隐居不仕。

范筠的十个儿子中,恰恰是那个不愿做官的范浚最有名。

范浚在乡间著文讲学,精于理学,讲究存心养性,并创立了宋婺州学派。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哲学院研究所研究员徐儒宗表示:“范浚其学直宗孔孟遗经,而开婺州斯文之盛,故有‘婺学开宗’之誉。”南宋理学盛行,以薛季宣为代表的永嘉学派,以吕祖谦为代表的金华学派和以陈亮为代表的永康学派合称“浙东学派”。它是南宋理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其中以金华学派的影响最大、最久。而开浙东学派之先河,发浙东学派之先声者,正是范浚。范浚曾写《策略》25篇,评论富国强兵、御金安民之道与经国要务,供朝廷采择施行。朝廷知道他有治国之才,连续七次邀请其入仕,范浚一概拒绝。范浚的才气也得到了同时代理学家朱熹的赞赏,他曾经两次登门拜访范浚。据有关资料记载,淳熙九年(1182)二月,朱熹为范浚作传:“熹尝屡造其门,而不获见。”厚大村范氏族人传言,朱熹《观书有感二首》即“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一诗,就是他两次寻范浚未果而在范浚书房留下的。范浚死后,朱熹前来吊唁。由此留下了“朱熹三访地,朝廷七聘家”的美谈。

树大招风。范锷祖孙在仕途上的兴盛,遭到了秦桧的忌恨。一天,皇帝做了个九牛闹金殿的梦,让秦桧来解,秦桧牵强附会地说:“范筠的9个儿子都在朝廷当官,可能是他们要谋反,所以神灵就托梦给你。”于是,范筠一家就惨遭迫害。至于遭遇如何,如今的厚大人没几个讲得出,只知道七子范洵被秦桧安排去审问岳飞,范洵不肯,后在严州(今建德梅城)白石滩被秦桧差人追杀。

范洵下一代中,有个叫范端质的,他知道“九牛闹金殿”的厄运,深知官场险恶,就告诫后人不准做官、不准读书。此后数百年,兴旺一时的范氏一族沉寂了。

(责编:金童、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