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

——浙江湖州生态文明建设纪实之二

记者 顾春、孙秀艳

2018年04月21日09:0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到湖州的外地人,常常会有这样的疑问:无需放眼全国,仅在浙江,“颜值”比湖州高的不是没有,“钱袋子”比湖州鼓的也不在少数,为什么湖州能够成为“生态美、产业绿、百姓富”的生态文明建设样板?

答案是湖州人善于转化。湖州坚定不移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推动生态经济化、经济生态化,不断把生态优势转化为生态工业、生态农业和生态旅游业的发展优势,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明显提升。

工业发展向“绿”转

一手淘汰落后产能,提升传统产业;一手培育新兴产业

看到今日湖州,很难想象,它曾经面临惨烈的生态危机。

穷了多年的安吉,改革开放后,一度“村村点火、户户冒烟”,挖石矿、造纸,空中灰尘飞扬,污水直排河流。1998年,国务院发出黄牌警告,安吉被列为太湖水污染治理重点区域。

另一个工业大县长兴,小作坊式的蓄电池企业一度遍地开花,年排放的铅污染物高达10余吨,有人将烟蒂朝河里一扔,竟起火了。因污染引起的群体事件不断发生,长兴被省环保部门列为重点治理区。

层出不穷的环境污染事件,把湖州逼到发展的悬崖边上。绝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老路已经走到尽头,必须痛下决心,转型求得生机。

在工业发展上,湖州一手淘汰落后产能,提升传统产业;一手培育新兴产业。

以壮士断腕的决心,轮番整治纺织、建材、印染、蓄电池等十几个产业,累计关停3000余家低小散企业。安吉的243家矿山企业只剩下达标的17家,占全县1/3税源的孝丰造纸厂制浆生产线一夜关停;长兴的支柱产业蓄电池,生产企业从175家整治到18家;不符合规定的企业一律不准落户。

积极引导蓄电池、印染、造纸、制革、化工等五大行业提升发展水平。从长兴一个小作坊起家的天能集团,淘汰原有产能,与顶级院校、专家合作,不断攀登科技高峰,相继推出电动车环保动力电池、锂离子电池、风能太阳能储能电池等系列高新产品,还开发出了电池回收、循环利用的完整产业链。“那番转型升级,改变了人们的观念,粗放发展不可持续成为上下共识,绿色发展成为普遍追求。”长兴县委书记周卫兵说。

现在,整个湖州铅蓄电池企业由225家减少到16家,产值由整治前的18.7亿元增加到250亿元,加上市外投资,产值达2000亿元。

位于吴兴区的美欣达是一家传统纺织企业,曾因污染被人诟病。美欣达一次次转型升级,在治污中尝到甜头,找到商机。现在的美欣达以垃圾处理为核心产业,构建固废生态产业圈,其证券简称也变更为“旺能环境”。美欣达集团董事长单建明感慨地说:“没有生死边缘的一次次倒逼,就没有企业的今天!”

新兴产业、高新产业集群的迅速崛起,更是让人振奋。

德清地理信息小镇,吸引了中科院微波特性测量实验室、浙大遥感与CIS创新中心、中欧感知城市创新实验室等一批创新载体落户,160余家地理信息企业入驻。大到通过卫星系统收集万里之外的空间信息,现代城市的智慧交通、环境监测,小到打开手机APP,可以方便地寻找到附近的商场和景点,未来生活的智能化,离不开地理信息技术。今年11月,首届世界地理信息大会将在此举办,信息经济又一新高地初见雏形。

一个小镇如何能吸引这么多“高大上”的客户?镇党委书记章伟忠说:“还不是因为我们这里区位便利,环境优美!”

这些年,湖州否定了500多个不符合环保要求的项目,“损失”上百亿元。经过10多年的培育发展,一批具有湖州特色的现代产业集群已经形成。动力电池、绿色家居等产业集群产值超千亿元,百亿级产业集群多达14个,形成了全球最大的办公椅、童装、蓄电池、木地板、竹业生产基地。同时,工业能耗强度、水耗强度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80%和60%左右。2017年4月,湖州成为创建“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是全国唯一以“绿色智造”为特色的试点示范城市。

(责编:金童、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