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人居环境如何建设(协商之路·民主党派调研行①)

——九三学社中央调研组赴浙江、江苏调研乡村环境治理

记者 张璁

2018年05月09日08:1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升,随之而来的人居环境问题日益凸显。相较于城市,一些农村地区由于投入少、整治力度小,成了环境保护的洼地、死角,甚至出现了一些污水横流、“垃圾围村”的现象,乡村环境治理面临着不少难题。

农村环境保护靠谁来投入?基础设施建起来了怎么运营维护?各地千差万别的实际情况如何统筹?3月27日至4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率调研组赴浙江、江苏围绕“乡村环境综合治理”,以农村污水处理、生活垃圾治理等为重点开展调研。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邵鸿参加调研。

算清建设运维这笔“经济账”

调研组在调研中发现,农村人口居住分散、情况多样复杂,较之城市集中建设、运行、维护的环保设施往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如何才能让农村环保设施建得起来,并在建起来后避免出现设施只是“晒晒太阳”成了摆设的问题?为此,调研组一路上都在算着这笔经济账。

虞宅乡是浙江省浦江县水晶产业的发源地,当地的新光村是有名的水晶加工专业村,曾有316家家庭作坊式水晶加工户,加工废水处理不规范,直接排入下水道或水沟,让清澈的绕村小溪变成了一条长年淤塞着工业废料的“牛奶河”。如今,这里污水直排现象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整套污水处理工程。

这套污水处理系统投入多大?“16万余元建堰坝,拦截上游垃圾及漂浮物;70余万元建设截污纳管工程和全村污水管道,为农户改厕57个并建设污水处理终端……”调研中,村干部给调研组一笔一笔算起了设施成本,建成后,治污还有一笔细账:每年每户80元的污水处理费、每年每亩1700元的湿地维护费、24小时不间断运行的电费……

在走访南京市高淳区期间,当地也给调研组算了一笔账:在农村生活垃圾处理上,江苏省对当地每村每年补助1万元,南京市补助每村每年10万—12万元,但这些都仅作为日常维护费用,目前并没有垃圾分类等方面的补助,而镇街、村集体财力有限,在保障设施建设、运行服务上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更严重的是,有些地区由于对城乡一体发展趋势预测不足,自然村落常住人口逐年减少,生活污水收集不足,导致运行成本加大,再加上缺乏专业运行力量,农村治污工程常常难以为继。

“设施建设的时候就要考虑后期的维护。”九三学社江苏省委主委、江苏省住建厅厅长周岚表示,目前资金问题已成为制约乡村环境治理的一个瓶颈,“以100户左右中等规模村庄为例,即使不含管网费用,一个成本较低的小型农村生活污水相对集中处理设施建设成本也约为30万—50万元。”周岚建议,在不能增加村级债务和负担的前提下,国家应加大资金投入。

“农村污水集中处理必须要掌握好‘度’的问题。”在浙江、江苏一路走访下来,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赖明认为农村建设运维成本的账必须要算好,不同地区人口的密度必须纳入考虑范围,“在一些人口稀疏的区域,且不说建设投入就可能达到三四百万,后期运维更是成本高昂,如果不规划好,很难实现可持续运营。”

(责编:金童、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