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念好新时代的“山海经”

浙江省委书记点赞平湖青田山海协作新模式

应丽斋、顾亦来、沈锋

2018年05月10日09:13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念好新时代的“山海经”

2018年5月6日,随着一纸任命的下达,嘉兴平湖市副市长何健和他的两人小分队正式开启了在青田为期两年半的挂职生涯。

与一般挂职干部不同的是,何健的新头衔除了“丽水市青田县委常委、副县长”,还兼任了平湖青田山海协作生态旅游文化产业园管委会主任。

这个地处青田的产业园,是平湖与青田的又一个“飞地抱团”项目,由两地的国有公司共同出资打造。

在此之前的2018年3月30日,浙江省首个跨县域“飞地抱团”项目——平湖青田山海协作“飞地”产业园项目在平湖开工奠基。青田156个集体经济薄弱村带着300亩土地指标和1.95亿元首期项目建设资金,在平湖最热门的区块、国家级平台平湖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德国产业园建设“飞地”产业园。

既有“飞”来,也有“飞”去;既接纳青田村级集体经济抱团发展项目落户平湖,又赴青田山区寻求生态型发展项目落地。就这样,背靠上海、面朝大海的平湖,与倚靠青山、坐拥绿水的青田以新的形式捆绑结对,开启了新时代山海协作新征程。

浙江省委书记车俊说,平湖与青田合作共建“飞地”产业园、联手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的新模式,是山海协作升级版的创新,希望及时总结经验,在全省推广。

开启精准脱贫新思路

山海协作是习近平主政浙江时提出的“八八战略”之一。它作为缩小地区差距、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有效载体,已经坚持了16年。新一轮的山海协作,在浙江省委、省政府吹响的“用三年时间全面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这一嘹亮的号角声中拉开帷幕。

肩负着嘉兴跨市合作“消薄”试点重任的平湖,牵手青田落下先手棋。

关于经济薄弱村,浙江省是这样定义的:村集体经济年经营性收入和总收入分别在5万元和10万元以下。

青田的“消薄”任务有多艰巨?一组数据可以佐证:截至2017年底,青田县414个行政村中,有266个是经济薄弱村。到今年9月底,全县要全面“消薄”,这是青田县委县政府立下的“军令状”。

“平湖‘飞地’项目是我们青田‘消薄’的关键托底!”青田县委组织部副部长钟锋伟说,作为著名的侨乡,青田是民富村穷。2017年,民间储蓄高达600多亿元。让村集体经济年总收入达到10万元,不是一件难事,难的是可持续。这些年来,通过山海协作,办成了许多事。但村里自身造血能力不强的状况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入股平湖“飞地”项目,正是补齐了这块“短板”。

“毛主席曾说,手中没得一把米,连鸡也唤不来。如果村集体不富,那么村两委班子的号召力很受影响。”66岁的青田仁庄镇小令村党支部书记阮崇新说,村里一年的经营性收入只有2万多元,但凡干点事都要靠社会捐助。捐得多了,老百姓也烦了,村干部的腰杆子也难以直起来。

小令村筹资50万元参与平湖“飞地”强村项目,其中10万元是自有资金,40万元是信用社贷款,县强村公司给予贴息补助。按照平湖与青田的约定,前五年是投资总额的10%作为投资的固定收益。这样一来,小令村今年的经常性收入就可越过5万元的门槛。65岁的村委会主任徐文俊展望2018年底,眉头舒展了起来:“感谢平湖的气度与胸襟,让我们共享发展红利,带着我们共同富裕。”

与徐文俊一样,对2018年“消薄”充满信心的还有其他参股村的村干部。在青田县“双增办”的“消薄”作战图上,156个底子最差的经济薄弱村同时把“消薄”路径标注为“参股平湖‘飞地’项目”。

(责编:金童、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