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秀山青宜为家(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浙江生态文明建设侧记

记者 王慧敏、顾 春

2018年05月29日08: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站在浙江省档案馆的历史照片前,总让人产生一种疑惑:这是浙江吗?

岩石裸露的山丘上稀疏地长着几棵小树,低丘的褶皱里横陈着一排排陈旧破败的瓦屋;两条呈十字状交错的街道,逼仄得容不下两台并排行驶的卡车。这是改革开放初年的义乌。

再看这张:酱油色的河道里,漂着塑料袋和泡得鼓囊囊的家畜。这就是昔日的长兴。

而现在的浙江,可以从不久前网络上热传的一组照片和博文一探究竟:今年4月,法国青年罗意周在浙江游玩一圈后发文惊叹:这里的环境丝毫不比法国逊色!他的镜头里,宁波滕头村一排排整齐的别墅如同一幅油画,丽水山区翠绿的山峦和粉墙黛瓦的民居让人仿佛置身仙境……

是什么引来这一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任接着一任干,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空间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遇到了“成长的烦恼”:钱是多了,可水脏了、山秃了。靠水晶制造富起来的浦江老百姓叹息:“坐在垃圾堆上数钱,躺在病床上花钱。”

浙江的决策者们清醒地认识到:仅仅生产发展、生活富裕,并不能给群众带来幸福感。只有尊重自然、保护自然,才能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的空间。

2003年6月,浙江召开“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作会议,时任省委书记习近平提出,用5年时间,从全省近4万个村庄中,选择1万个行政村进行全面整治,把其中1000个中心村建设成全面小康示范村。

在推进“千万工程”建设中,浙江紧紧抓住农村人居条件改善的主线,整治村庄环境,完善农村基础设施。几年下来,浙江广大行政村通上了高等级公路;垃圾收集、污水治理等公共服务设施实现全覆盖……

2008年下半年以来,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浙江GDP一度大幅下滑。是复原传统增长方式、先把经济指标搞上去,还是继续坚持生态文明建设?时任省委书记赵洪祝提出:环境保护的“硬杠杠”不能宽,节能减排的“紧箍”不能松。省里决定:对选址不符合生态环境功能区规划、不符合产业政策等要求的项目,实施禁批制度,从源头上控制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

2013年,浙江省委将生态文明建设又往前推动了一步:打响“五水共治”战役,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有个形象的比喻:“五水共治”好比五个手指头,既竖起治污水这个“大拇指”,从群众最深恶痛绝的污水治理抓起,也把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等捏成“拳头”,齐头并进。“五水共治”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生动实践,从那时开始,浙江已累计消除垃圾河6500公里、黑臭河5100公里,全面消除劣Ⅳ类水质断面。国家首次“水十条”考核中,浙江名列第一。

生态建设15年,一任接着一任干。现在的浙江,不但看不到濯濯童山——全省森林覆盖率超过60%,大川小河皆碧水清清。“敢到池浦河里游泳吗?”这是3年前网民对浙江环保部门下的“挑战书”,池浦河是浙江温州出了名的臭水沟。而今,池浦河不但可以游泳,而且虾戏鱼翔,成为垂钓者的天堂。

(责编:王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