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年高考

张学玉

2018年06月06日09:15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难忘那年高考

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只上过识字班,没有多少文化。他们一方面有着对知识的渴求与敬重,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孩子们脱离农村繁重的体力劳动,所以勒紧裤腰带也要我们姐弟三人好好上学。

那年高考完毕,我就和父亲下地干活了。那时候农村没有电话,信息闭塞,等候录取通知是一件非常煎熬的事情,尤其是当同学们收到录取通知的时候,我就更加忐忑不安了。快开学了,父亲不断地请在镇里上班的人打听消息,妹妹则站在路口不住地张望。母亲安慰我说:“考不上,明年再考。”父亲抽着烟闷出一句:“晦气话!”然后蹲着一声不吭,在他吐出的烟雾里,我看到了一声声叹气在缥缈。

唉!我怎么忍心复读?弟弟和妹妹一个上高一,一个上初二,正是花钱的时候。猪圈里的那两头猪,只够一个人的学费。弟弟则懂事地说:“姐姐尽管上学,我力气大,已经能在工地翻沙运砖了,这个暑假赚了十块钱呢。”弟弟才十六岁,看着他手上的血泡和被石灰烧烂的双腿,我泪流满面:“姐姐不复读了,我打工供你和妹妹上学。”父亲噌地一下站起来,暴怒道:“你是姐姐,要给弟妹做个好榜样,哪个胆敢说不读,我打断你们的腿!”妹妹吓得一哆嗦,紧紧靠在母亲身边不言语,屋子里火药味浓重,一点就要爆炸。

开学前几天,小村庄像被扔进了一颗炸弹,人们奔走相告:“咱村也有大学生了!一个闺女家的,居然考上大学了。”录取通知书还没送到我家,消息已经蔓延开了。家里顿时欢天喜地,母亲高兴地抹眼睛,弟、妹则和父亲跑前跑后地招呼亲朋好友。

我拿到通知书悄悄躲在猪圈旁,看着两头猪发呆。庆幸考的是专科,能节省两年学费,但心中不免有些遗憾。父亲不知道啥时候站到我身边:“你若是选择复读考本,我们也会支持你。学费爹会想办法,放心吧,爹不偏心,你们三个谁都有学上。”我知道,父亲是个孤儿,对我们姐弟三人宠爱有加,他的话,也是特别有分量的。当初很多人劝他:丫头大了迟早要嫁人,何苦浪费钱供她上学呢?是父亲的坚持,我才能有今天。

父亲请人杀掉了一头猪,挨家挨户地送猪肉,并请了左邻右舍和老师们吃了全猪宴。村里比过年还热闹,人们吃得欢天喜地,并决心让自家孩子也好好上学,摆脱泥腿子的生活。在那个信息短路的年代,消息竟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得好远好远。

经过深思熟虑,我选择了上专科,想尽快结束学业参加工作,也能减少家里的负担。开学后,我收到了弟弟的来信,我的眼泪哗地一下流出来,朦胧中,看见父母和弟妹,用人力耕地,拉车运送庄稼……

一晃很多年过去了,我也早已参加工作。弟妹也都争气,都相继考上大学并顺利参加工作。我们也都非常孝顺,不管大节小节,只要有时间,就会带着孩子回家和父母享受天伦之乐,而这个时候,是父母亲最开心的时刻。

每次回家,我都会心潮澎湃、暗自寻觅,企图从家中看到当初那两头熟悉的猪、还有那张让全村惊动的录取通知书。岁月流转,我知道它们早已离我远去,可在一次又一次的找寻中,我分明看到父母爱的足迹,它们一点一滴装满了整个屋子,也占满我的身心……

(责编:郭扬、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