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小城故事多”

浙江桐乡:“三治合一”开创社会治理新格局

郭扬

2018年06月07日08:09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乌镇管家”的优势在于人熟、地熟、情况熟,能更好地守护一方平安。王天乐 摄

出租车司机,奔走的快递员,甚至是晨练的路人,买菜的大妈都戴上整齐划一的服饰,走街串巷,解纷争、捡垃圾、疏交通、报险情……在浙江桐乡乌镇,一支名叫“乌镇管家”的服务队名声鹤起。

70多岁的周丽影就是其中的一员。自从加入“乌镇管家”后,周丽影学会了手机发微信,拍照。“只要出门,我们就是‘乌镇管家’。路上买菜的时候,看到有垃圾乱倒、电线断掉、路灯坏了这些事儿,打个电话,或者发微信,拍个照片,给我们社区就成了。”周丽影边介绍边拿出手机,给记者看他们社区“乌镇管家”的微信群。

在乌镇,像周丽影这样的“乌镇管家”如今已有近4000人。“这支队伍是在2015年成立的,‘乌镇管家’是我们社区工作人员的眼睛、耳朵。”南宫社区的工作人员刘亚智告诉记者,社工人数有限,难免有顾及不到的地方,“乌镇管家”的出现,让基层管理的触角能伸到家家户户。

党委政府“搭台”,让市民“唱戏”,乌镇管理模式的改变,是浙江省桐乡市2013年开始推出的法治、德治、自治“三治”建设的一个缩影。

“发挥自治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基础作用,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改革发展中遇到的问题,用崇德向善的力量,预防和减少社会矛盾。”桐乡市委书记盛勇军介绍,近年来,桐乡市以“红船精神”为引领,推行百姓议事会、乡贤参事会和法律服务团、道德评判团等载体,做到以自治消化矛盾、以法治定纷止争、以德治春风化雨,实现了平安市建设十二连冠,夺得浙江省“平安金鼎”。

自治为基,法治为本。以法治“定分止争”,是近年来桐乡治理基层各项疑难杂症的一方“好药”。在屠甸镇,“板凳法庭”已经成了村里的化解矛盾的首选办法。

在村委会大院或是村民家门口摆上一张小桌、几个板凳,一个“法庭”就齐全了。由老党员、村干部和司法所工作人员等组成的“评审团”,走村串户进行调解,将“板凳法庭”开到村民门口。

“虽然这样的‘审判’没有法律效应,但这样的形式可以让村民在处理问题的同时更加了解法律。村民听了大家的分析评判后,纠纷往往很快得到平息。”屠甸镇司法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14年开始,屠甸镇将人民调解工作下移,各个行政村都有了自己的“调解室”。由老党员、村干部、司法所工作人员等组成的“评审团”,走村串户进行调解。谁家闹了矛盾,哪里邻里不和等情况,只需一张桌子几条板凳,就能调解开来。

“现在,我们心里都有一把‘法尺’,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屠甸镇红星村村民王宏伟深有体会。在他看来,老百姓现在已经习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地缠着村干部,更不用上访闹事。

越丰村组建百姓议事团、百事服务团和道德服务团,村里大事小事由村民商量着办。

桐乡市委宣传部供图

法治的方式,解决了改革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崇德向善的力量,则从根本上预防和减少了社会矛盾。近年来,桐乡连续开展道德模范评选表彰,设立道德模范关爱专项资金,常态化开展“桐乡好人”“身边的真善美”等先进典型选树,激励全社会向善向上、向前向美。

通过道德模范、文明家庭等评选活动,桐乡涌现出了一大批群众身边的道德模范和先进人物。这些从群众身边走出来的先进典型更是为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了道德支撑。

“三治”融合,产生了1+1+1>3的效果,形成了“大事一起干、好坏大家判、事事有人管”的基层社会治理生动格局。三年来,该市共调处矛盾纠纷17999件,成功率99.2%。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苏竣认为,“三治”结合是社会基层治理的一次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和集成创新,实现了政府服务、公民自治、道德共建的有机互动,也实现了法律与村规民约的互动。

“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去年,发源于桐乡的“三治”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经验更是借着十九大报告的东风吹向全国。下一步,桐乡将继续建设三治融合的示范地、引领地,把三治融合打造成全省乃至全国的可学、可看、可推广的“桐乡经验”,桐乡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潘川弟如是说。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