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慢慢走

全陈蓉

2018年06月26日21:32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京都,慢慢走

  去京都,当然是去金阁寺。

  几年前,在微博上看到介绍京都的风情,就写下了“京都,慢慢去”。

  真的去京都了。

  在疾驰的汽车里,京都就像小时候在河面上划的水片,嗖嗖嗖地不断向后飞奔而去,竟是如此仓促得匆匆一瞥。可在车里,紧挨着现代建筑身边,不时闪过一些老旧、低矮的房屋,如同饱经风霜的老人,散发着陈旧的沧桑感。

  京都是日本千年的古都,作为首都的时间长达1075年。

  相对于东京、大阪的现代和摩登,京都有着历史的厚重和古老气息。据导游介绍,京都有各种古建筑3000多个,其中千年以上的有14个。坐在车里,依稀能看到那些老建筑的木质楼板、走廊,泛着陈迹斑斑的岁月时光,仿佛让人穿越,重新回到了古都。

  京都的街道不宽,行人并不多,不时有几辆自行车穿行而过。自行车道与人行道在一起,那种像以前国产的凤凰牌自行车,笨重而结实,只有黑灰等素色,哐当哐当地回响在古都。也有穿着藏青色西装、挎着包的行人匆匆走在街头,一幅一丝不苟、严谨的样子。这一切好像一下跌进小津安二郎或是枝裕和的电影里。隔了几十年,古都依然保持着原先的风貌,流去的只是时间,不变的依然是风情。

  京都也被称为园林城市,在日本堪称杰作的园林,约半数在京都。京都的许多寺院本身就是一座秀丽古雅的园林,坐落在京都市区西北角的鹿苑寺,以用金箔装饰的舍利殿——金阁而闻名。

  当然已久闻了金阁寺的大名,早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走近它了。

  到了金阁寺,不大的寺院,兜一大圈就走完了,可寺内有不少百年甚至千年大树高耸云间,显得格外庄重而富有生机。紧邻镜湖池畔,前面突兀屹立着金灿灿的三层楼阁状建筑,那就是慕名已久的金阁寺了。

  从网上查得资料,金阁寺(舍利殿)是一座一楼延续了当初藤原时代样貌的“法水院”(属寝殿造风格,也就是平安时代的贵族建筑风),二楼是镰仓时期的“潮音洞”(一种武家造,意指武士建筑风格),三楼则为中国(唐朝)风格的“究竟顶”(属禅宗佛殿建筑)。寺顶有宝塔状的结构,顶端有只象征吉祥的金凤凰装饰。

  去京都的那天恰是阴天,金阁寺没有在阳光照射下的熠熠生辉,却是如此安静、高雅,以一种内在的圣洁召唤着人的灵魂,仿佛让人有种精神上的超度。也许,这就是三岛由纪夫笔下美得让人颤栗,美得让人毁灭的力量。

  对于金阁寺,最初就是从三岛由纪夫同名小说中得知的。

  《金阁寺》讲述生来为口吃苦恼的青年沟口从贫穷的乡下来到金阁寺出家以后,终日沉迷于金阁之美,幻想在战火中与金阁同归于尽的壮美场面。然而战争的结束使这一愿望永远化为泡影,绝望之余,他毅然将金阁付诸一炬。小说中金阁的美与现实的丑,压抑的人性和精神的枷锁,把沟口这样在成长过程中阵痛的青年逼向一条毁灭的道路,又从毁灭中寻找到一种自由和精神上的出口。也许这就是日本美学中的物哀、幽玄和侘寂,让我们在沟口对金阁寺美艳的绝望、痛楚、重生中得到文学艺术的熏染,让金阁寺成为一座可望不可即可望不可即的艺术圣殿。

  相对园林,日本神社也十分普遍。

  八坂神社是日本全国约三千座八坂神社之总本社,也是京都香火最旺的神社之一。人们到神社去,一般是先在神社前的水池边用一个长柄木勺净手,然后到屋脊两边翘起的神社拜殿前,往带木条格的善款箱里扔点零钱,把手拍几下,合十祈祷。有的拜殿前还挂有很粗的麻绳,祈祷者摇动两下,撞得麻绳上的风铃发出响声。祈祷者除了不少游客,还有不少情侣,听说祈祷终身幸福很是灵验。

  而对面的祇园花见小路也是热闹非凡,不时能看到一些身穿艳丽和服的女子,也有一群群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的学生,相互嬉戏着游玩。

  日本的教育十分宽松。幼儿园的小朋友学礼仪和规矩,小学基本以玩为主,下午一点就放学了,初中开始打工,高二和大学才拼命读书。学业负担轻,玩的机会多,很少看到戴眼镜的学生。

  去日本前,我看了由川端康成同名小说改编的《古都》,电影中的京都,被绿荫和大树环绕的寺院,以及五彩斑斓的院中大道,是如此美艳,只是去京都,实在过于匆忙,无法邂逅这些美景。

  京都,真得要慢慢去,更值得慢慢走。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