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党员父亲

2018年07月02日15:09  来源:湖州日报
 
原标题:老党员父亲

  父亲今年七十三岁,是老家一位平凡普通的退休工人,也是位老党员。上了年纪的人,想必都应该茶余饭后、家长里短了吧,可他是闲不住的,平日里参加一些社区活动,逐渐爱上了“管闲事”。最近他管上的“闲事”让远在异乡的我又操心又担心,因为这不是一桩小事而是一桩大事。以至于每次母亲打电话来,报告父亲的近况,总让我无可奈何,只能叮嘱母亲,多照看点父亲。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一场火灾。我们家住在老居民小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建成的房子,至今已30余年了,因为年代久远、居民众多,社区里配套设施早已跟不上需求。原先的公共车棚,早被一些住户偷偷改造成出租房,租给外地商贩;没有停车位,私家车主们总是在路边见缝插针地随意停放,一时间,社区里道路拥挤、人多嘈杂、垃圾乱扔,盗窃也时有发生,居民们都不敢多言,很多邻居相继搬走了。我们姐妹俩也都催促父母搬来同住,但是都被拒绝了,父亲自小在那里长大,对老社区有着非同一般的深厚感情。

  9月的一天,社区一户5楼的居民家中发生了火灾,因为阳台的电器起火,火焰和浓烟很快就被楼下过往的居民发现了。打电话报警后,消防队员在10分钟内就火速赶到了现场,如果一切如此顺利,火情早就被控制住了。问题就在于,达到现场后,消防员们惊奇地发现,消防车根本开不进去,因为主干道全是车辆和杂物。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大火将五楼住户家里烧个精光,还蔓延到六楼后才得以扑救。

  一个月后当我得知消息,不禁嘘吁不已。母亲告诉我,五楼住户夫妇俩来找我父亲了,因为这场大火后,除却他们自己的损失,五楼还要赔偿六楼及四楼以下各家的损失,共计约六十万元,父亲在社区有些声誉,所以他们希望父亲能从中调解,帮他们说句公道话,男主人一直没怎么说话,只闷头抽着烟,女主人急得直抹眼泪。

  父亲的性格,我是清楚的,他有正义感,也会心软,我怕他管这桩闲事,更怕他惹上麻烦,打电话去劝说他,可是他完全不听,他说,社区环境现在每况愈下,已经没有过去整洁有序的样子了,我是个老党员,难道就不该站出来说句话吗。

  于是,他晚上不看电视了,带着老花镜,开始查阅各类报刊资料,工工整整的、条理清晰的写下社区治理的建议和改造方案;白天也很少在家,跑到社区、街道或区政府找部门领导反映情况去了。母亲私下里对我说,他这样跑有什么用啊,人家不过看他是老同志,对他客气些罢了,肯定不会有什么效果的。话虽如此,可是不久后,区人大的领导到家里来了,接着区政法委、街道办事处主任都陆陆续续地来了,母亲告诉我,他们是来了解情况的,好像还跟父亲讨论着什么。

  每次母亲打电话来,我的心里总是七上八下,担心他累着,担心他受气,如果在老家,我一定会拦着不让他管的。可是转念又想,他是一名党员,是从特殊年代、艰苦岁月中走过来的人,对党要忠诚、对社会有责任是他们的信念和使命,也许后面还会有更大的麻烦,可父亲的心是火热的,是光明的,他会朝着自己的目标一步步迈进。

  随着社区张贴出的《关于整顿治理社区公共环境的公告》,规定了整改措施和时间,我所预料的麻烦还是找上门了。一位在公共车棚里私搭住房的外地大嫂,带着智障的女儿,气呼呼地跑到我们家里来,她跟父亲说,以后车棚不让住了,你叫我们这些外地人住哪儿去,我们每天卖菜能挣几个钱,没地方住,我就住你家里,说完她就一屁股坐下,不走了。父亲没有生气,他耐心地把道理讲给大嫂听,社区干部也及时赶到了,把这位大嫂劝走了。随后几天,也陆续听说有几位外地商贩扬言要找父亲麻烦,都被左邻右舍劝解了,没再上门了。父亲一如既往地照着日常作息时间生活,按照他的说法,怕什么,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说完他又抖擞一下精神,出门去社区活动了。

  后来那对家里着火的夫妇,又找上门来了,这次他们是来感谢父亲的,因为经过父亲的调解,街道答应赔偿他们20万元的经济损失,并且通过法院的财产损失评估和父亲的出庭作证,以合理的价格达成了多方调解,一场风波终于平息了。

  现在的社区,违章搭建都被清理干净了,车棚已经统一改造完毕,一排排整齐的蓝色铁皮小隔间,供每户停放车辆。社区还划分出停车位,不再有人随意停车了。外地的商贩通过中介租房,不再私搭乱建了,每天都有物业打扫和清理垃圾,楼道内宽敞明亮,邻里之间的关系也更加和睦了。

  我曾经想过,为什么这件大动干戈的事情,最后会顺利圆满的解决,除了父亲的推动外,大概,还社区一个美好舒适的环境,不仅是每一位社区住户的心愿,更是上至国家,下至地方每一位执政者的心愿。民心所向,政之所行。也许当每一个人都勇敢直面问题时,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