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老外”办民宿点缀中国美丽乡间(记者观察)

2018年07月03日08:2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北京怀柔渤海镇北沟村,长城脚下的“瓦厂”精品酒店。

  

喜洲插秧节上,外国游客朋友跟当地村民学习插秧,感受当地传统农耕文化。

  

浙江省德清县裸心谷航拍。
  资料图片

越来越多的外国朋友走进中国乡间,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开拓了事业,找到了情怀,让农村不再是“荒芜的农村、留守的农村、记忆中的故园”,而成为人们向往的田园

喜林苑花开三朵

徐元锋

如果你来到云南大理喜洲的喜林苑,十有八九能碰到美国人布莱恩·林登。他是喜洲人嘴上调侃的“洋村长”,这并不是说他当了村干部,而是说他扎根当地10多年,和村民们“打成一片”,热心村里的公益事业、文化活动,像个村干部。

2008年,林登一家人卖掉美国的房子在大理开了客栈喜林苑。很快,喜林苑就声名远扬,引得许多国际名流前来下榻,在国际知名旅游网站的排名靠前,成为国内民宿界的翘楚。如今,喜林苑花开三朵——在大理喜洲经营三个院落。林登说:“我这个美国人,在中国的乡村实现了梦想!”

林登出生在美国芝加哥一个普通家庭。1984年,他申请了到北京语言大学学习的中国公费留学资格,从此与中国结下不解之缘。2004年他和妻子在大理喜洲旅行时,被浓郁的本土文化和田园风光深深吸引,一家人认真商量后,在喜洲定居下来。

“我们去过许多中国古镇和乡村,对中国乡间保存的传统文化非常感兴趣。”林登认为,城市固然是现代文明聚合之地,但乡村哪怕是边远村寨,也大多保留着本真而富有特色的传统之美。登上喜林苑“杨品相宅”的大平台,眼前正是林登所说的乡村之美:远处是波光粼粼的洱海,背后是青翠磅礴的苍山,农田里稻浪翻滚,劳作的人点缀田间,好一片苍洱风光。

林登在喜洲经营的几个院子,多是文物保护单位,其中“杨品相宅”还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当地政府对文物保护与开发制定了严格标准。“杨品相宅”是三进式白族传统民居,三房一照壁、四合五天井、走马转角楼满是文化。这儿保存着“祖先堂”,还有小型博物馆和图书馆,客房只有16间,时常举办各种文化讲座。

“杨品相宅”建成于1948年,在林登租下前已经破旧。林登请了将近100个本地工人,耗时近1年对老宅进行修缮。整个修缮过程基本都是用手工修复,以精巧工艺重现建筑风采。此外,还需解决自来水和供电问题,在排水和消防上也非常注意。为了这项修缮工程,林登花了约60万美元(约合400万人民币),“等于再造一个房子”。从最初洽谈建筑修复,再到办齐所有手续合格证,耗时近4年,喜林苑才开始正式运营。林登说:“如果破坏了老建筑或者对当地造成环境污染,我的良心过意不去。”

穿过喜洲古镇热闹的商铺和街巷,林登领着记者去看喜林苑的“宝成府”院。一路上,他热情地和当地人打着招呼,无论身着民族服装的老太太,卖旅游产品的商户,还是蹬三轮车的壮汉,都对他报以笑脸。看得出,林登在这里很受欢迎。

为了融入当地,喜林苑会组织员工和客人参加保护洱海的义务劳动,几乎每次村子里的节庆活动也都少不了他们。“我们会带客人乘着马车,和白族乡亲们一同过本主节、插秧节、绕三灵、火把节等。”林登说。而林登自己,经常是村民办红白事时的座上宾。

乡村虽然有浓浓的人情味和发展乡村旅游的机会,但也不是那么容易适应的。喜林苑年轻的总经理牟玉江很佩服林登能呆得住。牟玉江从小在大理长大,在美国留学后到上海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来到喜林苑,在与林登一番长谈后,他下定决心留下。牟玉江告诉记者,做出这个决定需要勇气,身边的人都难以理解。“后来索性不解释了”,牟玉江告诉记者,“在乡间过的生活更接近自然和朴素的人情世故。”

喜林苑的员工基本都是本地人,他们以前是附近种地的农民,转行做起服务行业也很专业。“我们的酒店一共有40多个客房,员工却多达60人”,牟玉江介绍,“这不仅能保证服务品质,还能带动当地人就业。”

喜林苑发展得越来越好,林登计划将民宿开到附近的剑川县和腾冲市。在剑川的项目选址在一个传统村落——石龙村,而在腾冲界头的项目,则是对一个传统收烟叶、烤烟叶的“烟站”进行改造。根据他的设想,客人们会被带领着深入民间村落,走访当地家庭,逛镇上的早间集市,参观乳扇制作、扎染等白族特色手工作坊,为客人提供一次文化之旅。

此外,林登还希望把喜林苑打造成一个国际文化交流平台。他以前做过一些与国际教育相关的工作,决定从学生交流入手。喜林苑的第二个院子“杨卓然”院,是他所做的白族民居保护项目。林登以“杨卓然”院为基地,由喜林苑提供场地,为到大理进行实践调研项目的国内外学生提供住所和教室,也为对大理当地民俗文化感兴趣的学者、志愿者和学生们提供便利。目前,喜林苑已经跟美国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以及西德维尔友谊中学等学校建立合作。

在喜洲扎根10年,林登常常和人谈起:中国是自己真正的师父。“师父”这个词对他来说有特殊意义——一是“师父”给了自己改变人生命运的机会,他感恩于心;二是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大理民间文化也让他流连忘返,改变了自己对人生的看法,值得终生学习。

2017年,林登获得了云南省政府颁发的“彩云奖”,这是专为在云南工作的外国专家设立的最高奖项。林登告诉记者:“我已经55岁了,但在推动文化发掘和交流方面,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我会坚持不懈地做下去。”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