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船

叶生华

2018年07月13日20:37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网船

  夏天的时候,村部附近的河里经常停着几只网船。

  上学走在桥上,看见网船上的大人小孩都忙着倒黄鳝。他们动作麻利,先拿起黄鳝箩摇摇,然后打开副筒上的盖子,将黄鳝泥鳅倒入桶里。有时候倒完后还往里面瞄一下,然后用力甩几下,甩出一条死去的蛇。黄鳝和泥鳅身体滑溜溜的,容易倒出来,而蛇的身体很毛糙,不容易倒出来。我看见蛇禁不住毛骨悚然,因为我最怕蛇。

  傍晚放学时,停网船的地方只有一帮小孩子在玩耍,大人们和稍大一点的孩子都去田野张黄鳝箩了。

  黄鳝箩由竹篾编织的一个主筒和一个副筒组成,两只筒的一端成九十度垂直状连接在一起,里面开了一个洞相互连通。主筒上有两个向外敞开的进口,口子上各安装一只倒笼,由尖尖的竹片组合成喇叭状,小口朝向里面。副筒上的口子用盖子盖着,里面放了一段蚯蚓作诱饵,用一根竹签固定着。网船上人将黄鳝箩置于岸边水田里,黄鳝闻到了蚯蚓的腥香味,抵不住诱惑,便趁着天黑出洞觅食,从黄鳝箩的主筒口游进去,顺着蚯蚓味道游进了副筒,就出不去了,因为倒笼上尖尖的竹片挡住了出路。不知道哪位先人,想出如此妙计,让黄鳝有去无回。

  翌日清晨,网船上人去田头收黄鳝箩,握住黄鳝箩摇一摇,黄鳝箩湿漉漉沉甸甸的,里面发出扑扑声响,张箩人便微笑了。

  每只网船上都有好几个孩子,他们穿的衣服很破旧,弄得很脏,说的话我们听不懂,所以我们只有好奇地观望,不与他们来往,有时候还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们。听大人说网船是从苏北那边摇过来的,苏北那边经济条件比我们这儿还要艰苦,那时候黄鳝泥鳅不值钱,他们捉到了黄鳝与当地人换米换旧衣服,养活一大帮人。他们生活过得很艰苦,这边的人看不起他们,叫他们“网船上人”,叫船上女人“网船上娘娘”。

  午饭后,网船上人倾船出动,去岸边地头挖蚯蚓,叽里呱啦说着苏北话,引来很多好奇的目光。大人们开始注意他们,还提醒这儿那儿不能挖,因为他们经常将结实的田岸挖破了,将生长中的庄稼根部撬松了。有时候他们也去村子里的空地上挖蚯蚓,大人们很警觉,叮嘱在家的孩子看着点,担心晾晒的衣服被网船上人顺手牵羊了。

  顺手牵羊的事确实经常发生,主要发生在瓜果菜地里。邻居家种在河边菜地里的青菜经常被拔掉,我家菜地里的南瓜、番茄也常常不翼而飞。大人们对此很痛恨,虽然没有亲手抓到,但一致认为是网船上娘娘干的,所以像避贼一样避着网船上人。

  也有与网船上人走得很近的人家。

  村子里有个叫有贵的中年男人,经常去网船上转转。开始时走在窄窄的踏板上身体晃悠悠的,后来走熟了身子就笔直了。有贵走进船舱时将头缩得很低,怕撞着了低矮的棚沿,有一只手从船舱里伸出,引导有贵进去。有人看见那只伸出来的手很小巧,手指尖尖的,是女人的手。村里人听了都不以为然,有贵平时胆子不大,不会有那种事,再说找相好的也不可能找被人看不起的网船上娘娘呀。有贵娘子也听说了,笑笑说:有贵喜欢吃黄鳝。

  网船上人与有贵好,是因为有贵大方。那天有贵在菜地里摘青南瓜,正好有个网船上娘娘带着几个孩子来地边挖蚯蚓。那几个小孩子看着菜地里红彤彤的番茄淌口水,有个小孩将手伸到了番茄架下,被网船上娘娘喝住了。

  有贵第一次很认真地看了网船上娘娘一眼,看见网船上娘娘喝住孩子时,脸都涨红了,额上沁着汗珠,伸手捋汗时,将盖在头上的蓝花巾捋掉了,露出了长长头发圈成的一个发结。她大概三十来岁,穿得很旧但很整洁,身材修长,脸色微黑,挥锹挖蚯蚓时,胸部一耸一耸的。有贵没想到,网船上娘娘也有这般风韵。几个孩子帮着捡蚯蚓,眼睛却往番茄那边瞟,有贵动了怜悯心,立即摘下番茄给小孩吃,还拿着一个递到网船上娘娘面前,网船上娘娘红了脸说谢谢,没接。有贵走时,又采下一只很大的青南瓜给了网船上娘娘,她说不要,有贵说拿去炒了吃吧,很酥很腻的。

  第二天午饭前,网船上娘娘拎了半小桶黄鳝送到有贵家里。有贵娘子开心得连说谢谢,要留网船上娘娘吃了饭再走,网船上娘娘说不客气了,就拎起空桶回了。有贵看得清楚,网船上娘娘今天穿了件花格子衣服,没戴头巾,将脸全部露着,比那天在地里时靓丽多了。

  晚饭后,有贵娘子去菜甏里摸出一大把水花菜,叫有贵送去。有贵娘子说,网船上地方小做不了这种咸菜,我们得礼尚往来,不能白吃了人家的黄鳝。从此,有贵家与网船上人走得近了,有贵经常去网船上转转。

  有一次,有人看见网船上娘娘的男人带着一帮孩子出去了,后来有贵进了网船,那只伸出来的女人手没去遮棚沿,而是搭在了有贵肩上。后来,网船摇晃得厉害,四周河面摇出很多波纹。

  有贵家与网船上人继续友好地来往着。有一日晚饭后,有贵娘子带着两个孩子去生产队仓库场上乘凉轧闹猛了,网船上娘娘又拎着小桶去了有贵家里。有贵娘子忘了带蒲扇,回家去取。家里暗着灯,有贵娘子拉亮电灯,惊呆了,有贵和网船上娘娘正扭扭捏捏地抱在一起,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那只小桶踢翻了,地上爬满了黄鳝……

  天亮后,有贵娘子就去停网船的地方骂人了,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我上学走在桥上时,看见有贵娘子将网船上人收回来的黄鳝箩一个个踩扁了。网船上人没做大的反响,他们自知外乡人斗不过像有贵娘子这样的“地头蛇”。

  中饭前,网船悄悄摇走了。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