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要处就那两三步

姜琍敏

2018年08月06日08:56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紧要处就那两三步

记忆中,那是一个相当阴冷的寒冬。1980年元旦前后的马路上,长久裸露着一堆一堆有待清理的残雪、冰堆。然而,人间却早早地吹拂起一阵紧似一阵的摧枯拉朽的春风——那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方兴未艾的改革开放。所有人都仿佛大梦初醒,往昔迟缓踌蹰的步履,突然轻快起来;心目中更是憧憬着,一个百花齐放的艳阳天,正驾着时代大潮,施施然降临人间。

这么一个特别的早春,也成了我个人命运的转折点。那时我还是一个刚刚发表过几首小诗的工人。元旦前夕,苏州文友尹平邀我陪他到南京,说要到《雨花》编辑部去,打听他投去一个短篇小说是否能被录用。当编辑告诉他小说刚通过终审时,他的表情突然呆怔,脸颊也抽搐起来。我清楚而羡慕地看见,两滴热泪滚下他的脸庞。而我,做梦也没想到,诗歌组的黄东成老师竟对我说:现在文学事业亟待发展,《雨花》需要借调几位年轻作者来协助工作,你能来吗?

因此一言,竟就此奠定了我的命运。在厂领导的支持下,我于元月2日来到《雨花》诗歌组当助理编辑。更令我未敢奢望的是,半年后,《雨花》因发展需要,新获几个编制。虽经周折,我终于在1982年春天,经省文联党组批准,如愿正式调入《雨花》,也一举由工人变成了事业单位干部!

环境决定命运。从此我义无反顾地正式踏上文学之路,并逐渐圆了儿时的作家梦。我在《雨花》获得宝贵的熏陶、培养和机遇,并从此扎根《雨花》,由诗歌编辑、小说编辑、编辑部主任、副主编、执行主编、主编直至退休,整整34年间,我万分荣幸地从《雨花》的产儿,变而为《雨花》乃至新时期江苏文学史的见证人和同路人。

少时读柳青的小说,印象最深的不是买稻种的梁生宝,而是书中的一句话:“人生的路很长很长,紧要处却往往只有几步。”我的文学履历不就是此言一个活生生的注解吗?而我的“紧要处”,又不纯是机遇二字可以概括的。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不会忘记社会、政治等根本前提对每个人的决定性影响。根本上说,如若不是我有幸赶上改革开放后“百废待兴”、“百事待举”这个划时代的大机遇,一切都无从谈起!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的个人命运,绝大多数同龄人的成长、发展之路,岂不是国家命运、民族命运的一个个深刻注解?

(责编:张帆、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