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秀中老师

张进喜

2018年09月04日09:15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我的秀中老师

想想日子过得真快,屈指数来,到秀中读书已是将近五十年前的事了。1970年的冬天,雪下得很大,我小学的女班长踩着厚厚的积雪,把嘉兴第二中学的录取通知书送到了我手中。母亲听说我到二中读书非常高兴,她虽一字不识,却知道二中就是以前的秀州中学,在她的心目中,秀州中学是嘉兴最好的学校。

那个年代的读书也是天晓得,学校闹哄哄的,老师不能专心备课、上课,而是尽量少惹麻烦,怕说错话,怕被红卫兵揪出来批斗。学生也不在认真听课,而是玩得起劲,下课玩,上课也玩。初二的时候,李兆贤老师做起了我们班主任。她有她的方法:主要抓两头,一头抓学习成绩好的,另一头抓调皮捣蛋的。要求上进的同学读书比较用功,不用太操心;调皮捣蛋的后进生往往喜欢体育,她组织起篮球、乒乓多个兴趣小组来加强大家的团队精神,提高组织纪律性。我们班慢慢稳定下来,上课也不怎么吵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李老师就会出现在教室的隔栏外。我们都有点怕她,虽然她很矮小,又很瘦弱。

在我的记忆里,李老师比较在意工农子弟,她总认为这些孩子根子红,苗子正。作为校团委书记的她,还组织我们这一届班干部成立了学马列小组。她住在学校内的教工宿舍里,我到她家里去,人未进门先闻药味,一股煎中药的味道。煤饼炉子上,常有一个煎中药的药罐子,散发出浓重的味道。有一次我到她家汇报班里的情况,无意说起我父亲在县委党校学习《共产党宣言》,我也在看,她就叫我到讲台上去讲。说是讲课,其实是拿着《共产党宣言》的辅导读本在念,坐在下面的同学哪里听得进,课堂上闹哄哄的,她很生气,就站在后面督着大家听我讲。我急得满头大汗,估计大家也听得云里雾里。没办法,她终于宣布大家自学,我的讲课也悄然结束。临毕业时,我和祥林几位男生加入了共青团。我的一生,受她的影响还是蛮大的,她用自己的言行教诲我们做人要正直上进,做事要刻苦认真。

毕业典礼上,我们这届同学在健身房观看八班自编自演的越剧《半篮花生》,剧情很简单,主要讲农村孩子珍惜粮食,把掉落在田里的花生捡起来的故事。演出中,有一个细节深深印记在我的脑海里,演捡花生的女同学下场后,站在后台的老师拿着外套急忙给她披上。在寒冷的冬天,这外套似乎披在我身上,心里暖暖的。我暗想,我读高中的话,能分在她班里该多好啊!还有,她班里漂亮女生也多。

当到高中教室报到时,我的眼睛一亮,站在我面前的就是拿外套给女同学披的郑美英老师。她把我们三位共青团员留了下来,并让我担任班长。在班里,我的学习成绩只能算中上游,也就是语文成绩好一些,但体育绝对是最好的。高二的时候,学校开运动会,我参加了多项长跑,1500米不仅拿到第一,还打破了学校纪录。班里总结会上,郑老师只是轻描淡写地赞扬了几句,她更看重学习成绩的提高,似乎并不在意学生跑得快与慢。

高二时,全国正在开展批林批孔运动,老师也不大敢管学生,校外的人也常到学校来捣乱。班里有个同学和社会上的一些混混常欺负小同学。有一次,我实在看不下去,一怒之下出手打了比我高出一头的大同学。一拳过去,眼眶黑了一圈,像个大熊猫似的,这下可闯了大祸。终于有一天,校外的人来到我们教室,对我进行围攻,在这危难关头,没有一个男生敢于站出来,挡在我前面的是矮小瘦弱的郑老师,她为保护我挨了不少拳脚。多少年过去了,我一想到这件事,总觉得愧对郑老师。

读高中时,教化学的陈善老师和我比较要好。我常常会在上学路上碰到她。她家住在勤俭路图书馆对面的小高墩上,我去上学是必经之路。有趣的是,她去家访,没带上自己班的班干部,而是拖上我一起去。实际上,我不太喜欢上她的化学课,难记的分子式令人头痛,所以成绩也一般。但她喜欢我的性格,认准了的事会踏实去做,还有争强好胜不服输的劲头。还是那次校运动会,她在自己班里总结会上,拿我作典型特别表扬:“你们看看五班的张进喜同学,1500米打败了体育班的长跑选手。体育班有什么可怕的,不照样被打败了吗?他这种不畏强手,勇于争先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这是分到她班上的初中同学告诉我的。

陈老师是军人出身,她的身上自有军人的坚强和刚毅,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市政协的领导下,她参与了“秀水业余文化补习学校”的创办,经过3O多年的创业发展,成为拥有近2O0亩土地,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的多功能校园。我平常和她交往还是比较多的,她的忘我精神使我感动,满头的白发,听不大清的耳朵,微微弯驼的背,80多岁高龄了,却怀揣着科教兴国的热情,迄今仍工作在学院管理的第一线。要知道,作为她曾经的学生,我如今亦已退休。

岁月蹉跎,回想秀中读书的日子,感慨良多。老师一生中教过学生无数,许多时候,老师不再记得曾经讲过的话、做过的事,但老师的言行举止对学生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或许只是一个鼓励、一句肯定,却会改变学生的人生走向。

现在,只要一提到秀中,我就会想起她们,想起我敬爱的老师们。

(责编:张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